高爾夫》安瑟美巡賽出頭天,墨西哥旗插世界高壇

羅開Golf 頻道

【羅開新聞中心Minsey Weng綜合報導】贏球令人開心,但有時候輸球也不見得是壞事,像上週在紐澤西州Liberty National Golf Club(自由國家高爾夫俱樂部)落幕的聯邦快遞盃季後賽首部曲-The Northern Trust(北信菁英賽),第三年參加美巡賽的Abraham Ancer(阿布拉罕•安瑟),靠著一張第二名的佳績,不但取得明年奧古斯塔名人賽的資格,更有機會成為史上首位在總統盃升起墨西哥國旗的選手。

現年二十八歲的安瑟,決賽日在十六和十七洞連續博蒂,點燃了爭奪希望,可惜收尾洞沒打好,不過救下關鍵的六呎平標準桿,終場以一桿之差敗給Patrick Reed(派崔克•瑞德),單獨名列第二。

這是安瑟在美巡賽的最佳成績,但季後賽威力驚人,其所獲得的聯邦快遞盃積分等同兩座大賽冠軍,原本還在生存權壓力線的邊緣,瞬間攀升至第八位,提前預約Tour Championship(巡迴錦標賽)年終三十強的入場券,這也意味著明年將可以獲邀參加所有四大賽。

「真的沒想到單獨第二就能有這樣的收穫,」安瑟說道:「顯然,我很想贏得冠軍,努力那麼多年,終於在今天製造機會,可惜未能拿下勝利,不過真的非常開心,等不及要參加首場名人賽了。」

更讓安瑟興奮的是,北信菁英賽的世界排名積分僅次於五大賽,單獨第二就能大賺45.6分,比許多美巡賽單站冠軍還高,一舉挺進五十大行列的三十九名,並讓他的總統盃國際隊積分榜從第十進步至第五。根據規定,本週的BMW Championship(寶馬錦標賽)結束後,前八名可自動取得一席之地。

「我不想等待別人的決定,我想要靠自己實力打進球隊,這也是我今年的主要目標。」安瑟說道。

「如果能成為第一位打進總統盃的墨西哥人,那將會是很偉大的成就,現在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快起雞皮疙瘩了。我想這對墨西哥高壇是好事,對我來說也是重要的里程碑,屆時應該會很有趣。」

事實上,安瑟是在德州出生的,不過從小在墨西哥的Reynosa(雷諾薩)長大,讀過Odessa College(歐迪沙大學)和University of Oklahoma(奧克拉荷馬大學),總計NCAA時期共留下六勝的紀錄,2013年轉入職業,隔年通過威巡賽(今年改名為光巡賽)的資格考試。

安瑟的威巡賽菜鳥球季贏得Nova Scotia Open(史考提亞公開賽),年終獎金排名二十一畢業,順利直升美巡賽,不過2016年的大聯盟球季僅僅進帳162,811美元,加上總決戰補考沒打好,2017年回到小聯盟重新磨練,結果這回靠著三個第二名,年終排名第四。

2018年球季重返美巡賽場的安瑟,再也不是兩年前的那位菜鳥安瑟,一路打到季後賽三部曲,年底更奪得三十二分級的Emirates Australian Open(澳洲公開賽),年終世界排名五十六,只是年初表現平平,無力打開奧古斯塔大門,不過仍連打了三場大賽,其中PGA錦標賽並列十六。

例行賽結束,安瑟的聯邦盃積分榜名列六十七,面臨能否晉級寶馬錦標賽的壓力,但隨著紐澤西州之旅的「快樂第二名」,接下來將獲得更多大賽的先發地位,墨西哥國旗也將跟著他一起飄揚在世界各地。

「我們總是為了某些東西而戰,」本季已經累積2,622,950美元戰果的安瑟說道:「不管在哪裡,不管能否名列一百二十五強,我們總是為了某些東西而戰。我想我現在就能夠克服外在考驗,全力專住於自己所做的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