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小白球不再揹黑鍋,科學數據有佐證

羅開Golf 頻道

【羅開新聞中心葉怡君台中採訪報導】高爾夫球是一項列入亞運、奧運的國際性運動,然而由於其特性需要使用大面積的高爾夫球場,常受到汙名化,揹黑鍋,包括假借環保議題牟利的有心人士提出各種質疑,可是這些質疑不但沒有提出實際的查證資料,且沒有科學數據佐證,讓高爾夫球場揹上莫須有的罪名,例如高爾夫球場污染環境等。

事實上,雖然高爾夫球場需要使用農藥及肥料等維護草坪,但並沒有像農作物耕地般的用量,且許多球場也致力於減少化學藥劑的使用。

長期關心高爾夫球場發展的國立屏東科技大學農園系榮譽教授謝清祥說:「其實草在自然界本來就是生命比較旺、競爭力比較強的植物,在農業的操作上,它需要的肥料是比較少的。管理十公頃的地,以單位面積來說,所使用的農藥量,不太可能和管理五分地一模一樣,因為如果將管理五分地的農藥量,放大至十公頃,所費不貲。」

謝清祥進一步表示:「相對於高密集度的管理如種植蔬菜、水稻的農作物耕地,高爾夫球場草坪管理屬於低密集度的管理。」

此外,高爾夫球場工作人員需要每天在球場上工作,也不會去使用有害的化學物質,讓自己受到毒害。而高爾夫球場也會對土壤進行化學藥劑殘留量調查,且高爾夫球場的湖泊當中也都經常有魚類及蝦類,顯示湖泊當中沒有受到汙染。

有「草博士」封譽的鴻禧太平球場執行副總陳宏銘,擁有三十年高爾夫球場場務經驗,目前也是中華民國高爾夫球場事業協進會場務主任委員,陳宏銘說:「我們球場每年都會進行土壤化學藥劑殘留量調查,我們發現像以陶斯松(殺蟲劑)來講,噴灑大約四個小時之後,經過太陽紫外線分解,殘留量只剩下0.01ppm,而在日本飲用水的含量是0.05ppm,高爾夫球場土壤內的陶斯松含量都比日本的飲用水含量還要少,其實是很安全的。」

「球場的工作人員都是生活在這個環境裡面,所以我們當然希望球場是安全的,不可能用有害的化學物質保養場地,危害自己。另外,我們也致力於減少化學藥劑的使用,包括利用設陷阱的方式,如性費洛蒙及黑光燈吸引害蟲掉入陷阱中。」

陳宏銘指出,球場也可以使用放射線菌這種生物製劑的材料,來防治土壤中的線蟲,達到減少化學藥劑的使用。

一個國家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任何的開發案都會面臨是否衝擊當地環境生態的疑慮,然而因為有人質疑就原地踏步,就是因噎廢食,如果大眾能對高爾夫球場有正確的認識,那這個運動也將更蓬勃發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