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徐薇淩終於能說:我是LPGA冠軍了!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羅開新聞中心Minsey Weng文 照片/LPGA提供】經過將近七年的奮戰,徐薇淩終於在Pure Silk Championship presented by Visit Williamsburg(純絲錦標賽)嘗到贏球滋味,從此齊名涂阿玉、鄭美琦、龔怡萍、曾雅妮和盧曉晴,成為史上第六位加入美國LPGA冠軍俱樂部的台灣選手。

這場在維吉尼亞州Kingsmill Resort(金斯米爾渡假村)進行的賽事,週日下午形成徐薇淩、Jesscia Korda(潔希卡‧柯達)和Moriya Jutanugarn(莫莉雅‧茱塔努岡)爭霸的局面,其中茱塔努岡剩四洞時一度領先兩桿,不過徐薇淩在十五洞的老鷹咬住對手的雙柏忌,瞬間扭轉乾坤,終場以兩桿之差獲勝。

事實上,徐薇淩賽前因連續幾天沒睡飽而沒有抱持太多期待,沒想到拖著疲憊的身驅,反而打出生涯代表作。值得一提的是,自從盧曉晴在2013年贏得美、日LPGA共站的Mizuno Classic(美津濃菁英賽)後,直到這場比賽才出現另一位台灣選手笑傲LPGA,總計共花了徐薇淩一百四十七場比賽。

「我知道已經久沒有台灣選手在這裡贏球,」徐薇淩在冠軍記者會上說道:「我確實很想當下一位突破者,並且告訴大家,無論來自何處,小個子選手同樣能夠贏球。」

「高爾夫不是只有打遠,你還要有穩定性和控制。我想我在這方面做得很好,我沒有去追球距離,我的強項是短切和推桿。」

現年二十六歲的徐薇淩,來自台北,小時候有一次跟著爸爸到練習場玩,在爸爸友人的聳恿下拿起球桿,第一次揮桿就把球擊出去。當時七歲的小心靈受到鼓舞,加上因緣際會看到一篇關於宏碁季賽的報導,徐薇淩一頭栽進高爾夫世界,而本身就是教練的爸爸,自然是女兒的啟蒙教練。

2012年十月二十三日,剛滿十八歲沒幾天的徐薇淩正式加入職業陣營,生涯首場比賽就是球星雲集的揚昇LPGA台灣錦標賽,最後並列四十五,緊接著在中國信託女子慈善公開賽並列十一。

徐薇淩很有企圖心,一直以美國為目標,轉職業前便有計劃地參加LPGA資格考試,結果連過兩關,可惜未能如願,不過至少保有旗下「小聯盟」辛巡賽的一席之地,2013年正式展開美國夢追尋之旅。

這位初生之犢僅僅花了八場比賽,便在紐約進行的Credit Union Challenge(信用合作社挑戰賽)高舉冠軍盃,當時挺進年終十強的畢業名單,只是隨後表現平平,獎金榜落居十五,錯失直升LPGA的機會,年底的資格考又差了兩桿。

徐薇淩繼續留在「小聯盟」磨練,不過2014年剛好贏得全年獎金最高的Self Regional Healthcare Foundation Women’s Health Classic(南卡州菁英賽),威力等同於兩座冠軍,隔週又在Friends of Mission Charity Classic(友誼慈善菁英賽)名列第二,奠定年終以第六名畢業的基礎。

升上大聯盟的徐薇淩,除了2016年的二年級生涯獎金榜名列一百零三位之外,每年都能守住八十強的種子行列(去年因新冠疫情不算),其中2018年在Pure Silk Bahamas LPGA Classic(巴哈馬菁英賽)名列第二,另外在U.S. Women's Open(美國女子公開賽)並列第五,世界排名一度來到生涯最高的五十九位。

徐薇淩接下來多次為自己製造敲開冠軍大門的機會,像同年底在大溪球場進行的裙襬搖搖LPGA台灣錦標賽一路領先了五十四洞,可惜尾盤自亂陣腳,2019年初的ISPS Handa Women’s Australian Open(澳洲女子公開賽)又在前三十六洞攻佔並列領先榜,但第三回合只打出七十四桿,等到尾盤回神六十八桿時已經太遲了,不過最後收住第三名的佳績。眾所周知,只要累積愈多的領先經驗,就愈有機會迎來屬於自己的一天。

徐薇淩並沒有等太久,她從過去的失敗教訓中成長,上週如願在金斯米爾渡假村的River Course(河流球場)衝破層層障礙,奪冠剎那掩不住拚戰多年的的淚水。

「我想這是我最快樂的時刻,怎麼會哭呢?」徐薇淩賽後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竟在最後一洞哭得稀里嘩啦,但感覺很開心,就非常開心。」

「經過那麼多年的努力,我終於可以告訴所有朋友,我現在是LPGA冠軍。這種感覺太美妙了,我們從小就設定類似要對抗世界頂尖選手的目標,如今我可以大聲說道:『我在LPGA贏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