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比洞賽爆冷機率高,多次出現黑馬冠軍

羅開Golf 頻道

【羅開新聞中心Minsey Weng綜合報導】眾所皆知,比桿賽是現今高爾夫比賽最常採用,最容易理解的賽制,選手打出的桿數加總起來就是最後成績,星期天下午最低桿者帶走冠軍盃,但原定本週在德州Austin Country Club(奧斯汀鄉村俱樂部)開打,卻因新冠肺炎「2019-nCoV」(2019 Novel coronavirus)威脅而取消的World Golf Championships-Dell Technologies Match Play(世界比洞賽)可就不一樣了。

顧名思義,比洞賽屬於「洞」的競技,每一洞桿數低者獲勝,誰贏的球洞較多,誰就是贏家,所以總桿低者不見得笑著離開。基本上,這種賽制更強調進攻能力,而且在對的時間打出對的桿數才有用,畢竟再怎麼爆桿,最多只會輸掉該洞。

在早期的發展歷史過程中,比洞賽一直扮演重要角色,1958年以前的PGA錦標賽就是如此,另外最古老的兩場業餘大賽-英國和美國業餘錦標賽,百年來始終延用這樣的傳統。來自世界各地的選手,直接或經由資格賽進入會內賽(英錦賽高達二百八十八人),前兩天先在不同的球場舉行兩回合比桿賽,接著取六十四位選手參加單淘汰制的比洞賽。

經過比桿賽的「去蕪存菁」,類似樹狀的籤組表正式出爐!主辦單位根據比桿賽排名決定順序,也就是所謂的種子排名,第一對上六十四,依此類推,各組捉對廝殺。這種從六十四變成三十二,再從三十二變成十六,最後剩下一人的賽制,就像大家在電視上常看到的職業網球比賽,冠軍必須連贏六場比賽,途中輸掉一場比賽便淘汰出局。

比洞賽向來是業餘大賽的戲碼,職業比賽相對比較少,至今只剩世界比洞賽。可能是因為爆冷機率相對較高,大種子球星稍不留神提前打包是家常便飯,萬一是兩位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對票房和收視率將產生不利的衝擊,這某種程度也是PGA錦標賽後來會改為比桿賽的原因。基於票房和收視率,世界比洞賽在2015年首度採取小組賽事,也讓場中的六十四強選手至少可以露臉三天,而不像前幾年那樣面臨一回合就提前打包的窘境。

根據賽制,四位選手分成一組進行循環賽,取各組戰績最佳者十六人晉級,接著在過末兩天上演單淘汰制,直到冠軍出線。

儘管如此,過去兩年還是出現黑馬驚奇,先是世界排名三十九的Bubba Watson(布巴‧華生)擊敗三十二名的Kevin Kisner(凱文‧基斯納),隔年基斯納退至五十名,雖然小組賽初登場吃下敗仗,但接著一路過關斬將,冠軍決戰力克二十四名的同胞大哥Matt Kuchar(馬特‧庫查),成為史上首位開局輸球,最後還能帶走勝利的選手。

回顧過去二十屆冠軍,爆冷機率確實非常高,其中2001年唯一沒在美國進行的賽事,也讓當時世界排名九十的Steve Stricker(史蒂夫‧史崔克)得以補進六十四強名單(五十五種子),結果在冠軍戰擊敗四十五的瑞典選手Pierre Fulke(皮耶‧佛爾克)。

隔年輪到排名六十四的Kevin Sutherland(凱文‧薩德蘭)爆冷封王,他以六十二種子參賽,創下世界比洞賽史上贏球的最差種子,另外Geoff Ogilvy(喬夫‧歐葛維)在2006年的以五十二種子封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