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台灣水情吃緊,李鴻源:應聚焦節流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羅開新聞中心葉怡君台北市採訪報導】台灣正逢半世紀來最大乾旱,許多地方水情吃緊,然而台灣降雨量高,卻長年有缺水問題,羅開高爾夫頻道專訪前內政部部長、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李鴻源,探討台灣缺水問題,以及高爾夫球場水土保持、運動產業等相關議題。李鴻源分析台灣缺水,與台灣水費低廉、並未積極進行水資源回收等原因有關。

根據經濟部的資料指出,以色列國土面積百分之七十被沙漠覆蓋,年均降雨量低於435毫米,僅為全球平均降雨的百分之四十,然而以色列不僅沒有發生水資源危機,甚至還可以將剩餘的水出口至鄰近國家,其原因包括世界最高的百分之九十三廢水回收率、用水配額內的水費分級制、滴灌技術、由政府統一管理與分配的水權,以及海水淡化技術等,由此可見「節流」的重要性。

李鴻源為台灣首屈一指的水利專家,2013年他擔任內政部長期間,通過「公共污水處理廠放流水回收再利用推動計畫」,推動六座公共的再生水示範廠,李鴻源指出,南台灣缺水是必然的,因為中南部的水,百分之九十是颱風帶來的,只要颱風不來,中南部就會缺水,且南台灣從兩千年以後,就沒有大型的水資源開發計畫。

李鴻源說:「台灣汙水處理廠的主管官署是內政部營建署,水資源開發單位是經濟部水利署,兩個署是不會在一起開會的,所以我在2013年就把營建署署長跟水利署署長都找到行政院來,告訴營建署,把我們要丟掉的水,讓水利署收回來,所以我那時候計畫推動六座再生水示範廠。」

李鴻源進一步指出:「當時六座再生水示範廠編了一百八十幾億,我在任的時候,積極督促,第一座廠鳳山溪再生水廠已經供水四萬五千噸,供給中鋼,所以現在南部再怎麼鬧水荒,中鋼都不缺水,因為它一天有四萬五千噸再生水可使用。」

事實上,再生水產業無法在台灣生根,與水價太低有絕對的關係。李鴻源表示,再生水成本一度二十七元,自來水一度十元,然而自來水成本一度原本是三十元,由政府補助二十元,全世界倒數前三名低廉的水費,自然無法發展節水產業。反觀新加坡的自來水,一度最高達四十元,高昂水價也刺激回收水、節流等相關產業。

李鴻源說:「我很納悶,我都離開內政部七年了,那其他五座廠在哪裡?所以這就告訴我們,其實台灣目前習慣的思考方式,還是開源,我們從來不談節流,事實上我們有太多的節流空間,我們每一天從汙水處理廠處理完就把水給扔了,我們一天扔了兩百八十五萬噸的水,兩百八十五萬噸是什麼概念?一千萬人的用水量!」

李鴻源說:「我們今天應該是很嚴肅地看這個問題,把我們大部分的生活汙水,全部回收再利用,然後把這些水拿去做工業用水,把要去工業用水的自來水換回來,其實基本上我們是不缺水的!」

以草坪需要大量灌溉的高爾夫球場來說,建造之初就有設置水池,除了發揮景觀與障礙的功能,還可以當成天然水庫,匯集雨水,作為維護球場用水。此外,高爾夫球場更設有廢水處理廠,將民生廢水在過濾之後,作為植栽之用。

水資源十分珍貴,需要政府與民間共同努力節約水資源。

【圖說:羅開高爾夫頻道主持人葉怡君(右)專訪前內政部部長李鴻源(左),探討台灣缺水問題,以及高爾夫球場水土保持、運動產業等相關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