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瘋/游泳小將王冠閎 不畏疫情游向世界舞台

·3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才當選精英獎最佳新秀運動員的游泳好手王冠閎,今年因為去匈牙利訓練比賽大幅突破自我成績,年僅19歲就成為精英獎史上上最年輕的最佳男運動員。王冠閎說去一趟國外更清楚自己的不足,但也對明年東京奧運增添不少信心。(陳楷報導)

王冠閎今年在疫情下堅持前往匈牙利參加了ISL職業游泳聯賽,在25公尺的短水道裡200公尺蝶式1分49秒89、400公尺自由式3分42秒08,都超越全國甚至世界青年紀錄,雖然因為ISL賽事不屬於國際游泳總會系統,沒辦法馬上承認紀錄,但他證明了自己可以跟世界頂尖選手並肩比賽。

王冠閎的教練黃智勇表示,上半年接到邀請時疫情嚴峻,但是考量機會難得,仍然跟協會以及體育署爭取出國。大會也很緊張,匈牙利的一個半月一共被檢測十次。「剛下飛機馬上去檢測,三天後第二次,再來每隔五天。他們那邊比較特別,他們一起插,我們臺灣只有鼻子,他們喉嚨完再插鼻子。」

而密集的訓練跟高強度的比賽,也是王冠閎從來沒有過的體驗。「ISL大概都是一個禮拜可能比兩場比賽,比賽很接近,有時候訓練怎麼調整才能達到比賽的最佳狀態,也是對教練跟選手的考驗。」黃智勇也跟著教練團一起學習。「可能兩天比賽,五天訓練,我是看中這個機會,像我當教練,可以從中學習,看這些世界級的教練怎麼帶選手。」

19歲的王冠閎初出茅廬站上世界級的舞台,沒有什麼名氣、身材條件也不出色,「他們其實也不看好我,一百七十幾公分,人家都一百八十幾、一百九。去的時候他們覺得我可能只能游一個兩百蝶,其他都不能游。結果因緣際會,剛好可以游到四百自。我一開始不在四百自名單裡,游了一趟之後,我變成四百自的選手了,我把一個人擠掉了!自己也滿不好意思的。」

雖然最後拿下兩百蝶的銅牌,但王冠閎在亮眼成績的背後,看到的卻是更多自己要改進的缺點,「我不足的地方太多了。剛入水,光水下的蝶腳,其實我在國內已經算不錯了,但是國外馬上被拉開。我能贏的只有在水上游的跟轉身速度。」雖然成績不差,但教練黃智勇說出國就是要放大優點縮小缺點,水下動作最重要的就是肺活量,而這也是王冠閎現在自我加強的部分。「沒辦法像他們都是潛好潛滿15公尺起來,我可能十公尺、四五公尺就探頭起來,差他們差很多。」

黃智勇表示,每個星期訓練調整、不斷嘗試,再比賽驗收,就是參加這項賽事的最大收穫。「從每個禮拜賽事找出優點跟缺點,及時修正。我希望他下次游另一種配速或游法,也有可能游不好,我們就可以剔除。所以現在慢慢找到勝利方程式,愈來愈有經驗,愈來愈穩定。」黃智勇表示,現在成績已經在東京奧運的決賽範圍,希望明年奧運前還能再參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