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L成功不同於SBL成功

105學年度HBL男子組冠軍賽由南山高中出戰松山高中,終場松山以74:62擊敗南山。松山高中後衛高國豪攻下全場最高的38分,外帶10個籃板,一路領先下以74比62擊敗衛冕的南山高中,完成甜蜜的復仇,摘下隊史第5座冠軍盃。松山曾經在97學年度到99學年度拿下HBL男甲級至今唯一的3連霸,103學年度第4度摘冠,去年在冠軍賽敗給南山,今年完成復仇,贏得隊史第5冠。

HBL高中籃球「最後四強」高潮落幕,超過一萬人瘋狂大場面,NIKE大力投資視覺全場投影科技開場,再度創造獨特和領先,「最後四強」學校大動員,台北小巨蛋球場球賽氣氛、激情、張力勝過一切,這是HBL最成功展現。

在另外一個場館,兩千名「買票」球迷在彰化體育館,享受SBL超籃季後賽的比賽張力和精采對抗,這是更高水平和層級的職業賽事,彰化的氣氛和瘋狂無法跟小巨蛋的激情比較,一個是學生聯賽,一個是職業聯賽,屬性和結構、有價無價,原本就大不同。 

但HBL、SBL都是籃球,都是台灣最火熱、運動人口最多,學生球迷和族群最龐大的一群,HBL的成功,如何延續到SBL的成功,HBL熱潮,如何延續到SBL的瘋狂,HBL的文化,如何成為SBL文化,兩者並非各自獨立,而且這是互動、相通、有密切關聯性。

愈來愈多的HBL畢業生選擇旅外,去美國、日本念大學,打大學籃球,這很棒,開拓視野,增加學習機會和空間,並且帶來刺激。 

但絕大多數,包括旅外念書打球的HBL球員,百分之九十九最終都要回到SBL舞台,這是HBL球員的未來,也是所有頂尖籃球員,對籃球懷抱夢想球員一定要參與的大平台。 

HBL成功營造形勢、氛圍、聲勢,建立高中籃球品牌和口埤,並且吸引一窩蜂的人潮和學生。 

但這些為HBL瘋狂,認為高中籃球更讚的球迷,在看完高中後,絕大多數不再成為籃球迷和球員支持者。為什麼? 

這很不正常,也非常不合理,雖然內幕和真相不難理解,但沒有人能精準說出其中的道理和緣由。 

有許多觀察和現象,是值得大家和喜歡籃球,以及主事參與者一起思考的問題。 

第一、HBL高中籃球玩的是熱血,打的是激情,決策統一,軍事管理,把高中球員當職業球員操,加上事權更快決策,使得廠商、贊助商更好投入和操作,這是HBL可以營銷成功的基石。 

在最後四強的舞台上,這批學生球員,他們的高中生活宛如「職業球員」,每天訓練超過5、6小時,四強賽前,一天訓練甚至超過7、8小時,這樣的生態和文化,是HBL瘋狂激情背後,非常要命的潛在危機。我們的高中球員書念太少,進入大學也絕大多數沒有正常學習,這對球員進化和文化建立是致命傷害。 

第二、HBL成功,照常理推,這股動力、文化和喜愛籃球的根,應該會延續到UBA、SBL。但事實並非如此,看完高中,球迷散了,進入大學,球員鬆懈了,大專生涯不同於高中生活,高中可以軍事化管理,大學籃球可沒辦法照著辦,層層上去,台灣籃球的文化產生質變,整個籃球產業發展出現畸型生態。 

SBL超籃的比賽、內容、對抗和層級更好、更精采,但為高中籃球瘋狂和一窩蜂的球迷並不買單,這也顯示台灣籃球產業和文化的空虛和假象。這是一時激情和學生運動文化,台灣籃球產業和聯賽要強大健全,從HBL、UBA到SBL,就得有一套完善嚴謹的組織規畫和營銷。 

第三、HBL最後四強的孩子,如果延續籃球生涯,他們絕大部分都要回到SBL舞台上,這是台灣籃球金字塔最頂端,SBL的成功營銷和品牌形象,更能加深HBL的價值和魅力,大專籃球同樣要做出改變和提升,這是環環相扣的問題。 

HBL激情過後,SBL若有所思,UBA還關著門自己玩,沒有人可以整合並且做出改變。 

台灣籃球要真正解套,學習進化,還是太難,HBL瘋狂激情,最終也只是一點小火花,無足輕重。 

 

看過這篇的人也看了...

重播改判Gobert絕殺 爵士延長苦勝國王

NBA》鵜鶘擊敗湖人 雙塔連手發威終獲首勝

HBL的MVP獎盃 跟科比有關聯

歐布萊恩惡夢 富邦季後賽只有獎金能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