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HBK】Ice Cube:不會再有下一個Kobe了!16年的這封信現在更讓人感觸很深。

HBK
Kobe Bryant(持球者)。(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cott Nelson/AFP via Getty Images)
Kobe Bryant(持球者)。(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cott Nelson/AFP via Getty Images)

Kobe Bryant離開了,在如此無預警下。

然而這不僅是籃壇失去了1位籃球傳奇,洛杉磯的籃球文化圖騰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且對於整個好萊鎢娛樂圈,全世界渴望被激勵、想努力追尋成功之道的人來講,全都是難以想像的巨大損失,因為Kobe Bryant的個人影響力老早就超過籃球本身。

Kobe Bryant於2018年以「親愛的籃球」獲頒年度最佳動畫短片獎。(Photo by Jordan Strauss/Invision/AP, File)
Kobe Bryant於2018年以「親愛的籃球」獲頒年度最佳動畫短片獎。(Photo by Jordan Strauss/Invision/AP, File)

攻下奧斯卡小金人、出書做為小說家、扮演商業達人CEO,即便離開籃球,Kobe Bryant仍在各個領域發光發熱,絲毫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這也使得他無疑成為1名成功者的代言人,擁有著很多人力致想追尋學習的態度。

早在2018年,就有美國媒體評估Kobe Bryant是從政最有可能成功的運動員之一,尤其他在洛杉磯的地位與形象和人脈,在好萊鎢娛樂圈上也有舉足輕重的話語權,不少演藝界人士都相當欣賞與崇拜這位紫金的傳奇黑曼巴。

這裡就分享1篇好萊塢很有份量的Ice Cube就曾經在好幾年前寫過1封信致敬Kobe Bryant,而此信的內容現在看來更格外令人心酸與懷念並同時完全感受到Kobe其偉大迷人之處。


Kobe Bryant(圖左)與昔日湖人總教練Del Harris。(Photo by Vince Compagnone/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
Kobe Bryant(圖左)與昔日湖人總教練Del Harris。(Photo by Vince Compagnone/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

而這封信的內容如下:

我第1次看到Kobe打球,是他從該死的板凳出發,而我看了很不爽,我把上半場的時間拿來嗆Del Harris。(當時的湖⼈總教練)。

那是Kobe的菜⿃賽季,賽季剛開始Del不太讓他上場,我的老婆Kim跟我坐在我們常坐的座位上,⼤概在板凳區的後10排,我⼼想,「不,老兄!我們不是付錢來看這年輕⼈坐板凳的。」

我試著吸引Del Harris的注意⼒。

「Naked Gun!Naked Gun!」(1988年此部的美國電影男主⾓跟Del Harris有點像),這是我給Del Harris的綽號,你懂吧?


「把那個⼩⼦放上去!」


那是1996年,那是個美好的年代,Bow Down這⾸歌在那⼀年發⾏,在Westside Connection這個專輯出現,此專輯的那1年,改變了很多我們的⽣活,WC、Mack 10還有我,當第1次我在紅燈前停下,聽到旁邊的⼈放著我的歌,我就知道那將是美好的1年。

也即將有1個從費城過來,會說義⼤利語的⼩孩,即將變得偉⼤,只是當時我們還不知道。 

你必須了解,那是1996!我們說的是湖⼈搬遷到Staples Center之前,Staples很酷,但是Forum?(湖⼈前主場),那才是真正的玩意兒。那才是我從⼩到⼤的籃球,那個場館是我的後花園,我可以從我家跳出去,騎上腳踏⾞,花15分鐘飆到那裡去。

LOS ANGELES, CA - 1981: General view of a tip off for a Los Angeles Lakers game at The Forum, Inglewood, California. (Photo by Jayne Kamin-Oncea/Getty Images)
LOS ANGELES, CA - 1981: General view of a tip off for a Los Angeles Lakers game at The Forum, Inglewood, California. (Photo by Jayne Kamin-Oncea/Getty Images)

我跟我朋友當時沒有錢可以買票,不過我鄰居的親戚當時在入⼝處⼯作,他讓我們進去,而當我們進去的時候,我們當然沒位置,但是我們在裡⾯,這是我們唯⼀在乎的。

我們隨意找了空的位置坐,裡頭,老兄…..我們看到了歷史,看到Magic、Kareem、Jamaal、Wilkes、Norm Nixon、Michael Cooper這些⼈,我們⾛在那個場館,彷彿我們是該死的國王。 

我第1次⾒到Kobe,正是在那個偉⼤的場館。

事實上,我的老婆是第1個告訴我他是1個從⾼中跳級的18歲孩⼦,在那個球季之前,我聽都沒聽過Kobe的名字,我記得我當時⼼裡浮現的想法是:「他沒有7呎⾼?那這孩⼦有什麼特別的?」

因為這太不尋常,他不是Kevin Garnett那種類型,所以我⼼裡有些懷疑,但我必須⽤我的雙眼仔細看看這個孩⼦。

但是到了第2節,Kobe依然坐在板凳,於是我開始催促Del:「那個孩⼦呢?Naked Gun!」

我的老婆試著讓我安靜下來,但是內⼼裡我知道她跟我想得⼀樣,或許Del最終聽到我的叫喊聲,因為在第2節結束之前,Kobe上場了,我依然記得當時發⽣什麼事,Kobe在側翼拿到球,當下我就注意到他的特別。

他上場很理所當然,這有關於他在球場上的感覺,我⼀直都很喜歡看年輕球員,因為你可以從他的肢體動作,看出他們對比賽的了解,而在某⼀個瞬間,我甚⾄不記得他是怎麼鑽到籃下,他過了防守者,進攻籃框,把球塞了進去。

Kobe Bryant灌籃。(Photo by Wally Skalij/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
Kobe Bryant灌籃。(Photo by Wally Skalij/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

整個場館的⼈都瘋了,我跟老婆同時⼤叫:「Damn!」他灌籃的⽅式,那個體能,那是多麼具有彈性的⾝體,⼀道想法閃現,我對她說:「我們再也⾒不到同樣的東⻄了。」我當時還不知道他將會爆發出什麼。

我在⼈⽣中認識2個天才,其中1個是Dr. Dre。

每個在South Central的孩⼦,都打籃球⻑⼤,但是Dre沒有,該這麼說吧,我不覺得我看過Dre投過籃球,當我⼀邊寫歌、打球、陷入⿇煩,做⼀切有的沒的,Dre已經開始錄唱片了。

所以即使Dre有投過籃球,也不會有⼈看到,Dre從未有時間玩遊戲,這是你必須知道關於他的事,他並不是試著跑到遊樂場。如果你想要在那個時候找到Dre,你就必須去錄⾳室找他,他會在那裡,他對他的⼯作的奉獻與付出是前所未有的,他⼈⽣全部都關於⾳樂、⼯作。 

我⾄今錄過最困難的1⾸歌,就是跟Dre一起錄的那1⾸,直到現在依然是如此。

因為你必須弄合聲,他會要你⼀直弄合聲,1次⼜1次、1次⼜1次,⼀直到錄到最完美的狀態為⽌,因為他是個完美主義者,如果你跟最棒的⼈⼀起⼯作,那你也必須拿出你最出⾊的⼀⾯。

另1個我會把他放進天才這個類別的傢伙,就是Kobe。 

我可以告訴你像⼭一樣多的Kobe紀錄,但是你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我可以講⼀些天賦的事情,但是很多⼈其實都有他們與⽣俱來的天賦,Kobe擁有上天給與的難以置信天賦。

⽽他其實可以讓部份天賦休息,並且依然成為1個偉⼤的球員,但他並沒有這麼做,你已經知道他總是第1個到球場,最後1個離開,在每個暑假之後,他總是在他的比賽裡⾯添加新的東⻄。

我真的感激Kobe所做的⼀切,我感謝他的天賦與職業態度,但是我真正尊重Kobe的,比任何事物都尊重的點,在於他的殺⼿本能。

沒有⼈跟他⼀樣擁有那種東⻄!這是讓Kobe變成天才級別的事物,你該怎麼形容?有⼀⾸歌叫「Natural Born Killaz」(天⽣的殺⼿),我在20年前跟Dre⼀起做的,那個專輯並不關於籃球,但是那個感覺是屬於Kobe的,完全不⽤懷疑。

Kobe Bryant親吻冠軍戒指。(Photo by Jeff Gross/Getty Images)
Kobe Bryant親吻冠軍戒指。(Photo by Jeff Gross/Getty Images)

當我唱著「All weak motherfuxxers,give me ring a kiss」(所有沒⽤的廢物們,給我的戒指⼀個親吻),這正是Kobe的感覺,那是純粹的Kobe,給他的5枚冠軍1個親吻。他是1個殺⼿。

Kobe是競爭意識的最純粹狀態,是你真的想要在運動員⾝上找到的東⻄。這是你在這個時代看不太到的東⻄,每個⼈都想要成為朋友,⼀起出去旅⾏等等之類的,那很酷或什麼的,但是你不是付錢看朋友打球,你付錢是想要看敵⼈在場上對尬。Kobe是最壓迫性的傢伙,在每1個play,每1場比賽,在這該死的20年來。

他就是⼀個天⽣的殺⼿。

你知道這像是什麼嗎?Kobe就有點像是河裡的細⼩⽯頭,當握在⼿裡的時候感覺不錯,很柔順,但是那是付出代價才變得這麼柔順,這需要時間,但那依然是個⽯頭,一個你無法被打破的。

如果我拿他砸你的頭,你會被我砸暈,Kobe就像是那顆⽯頭,結合了柔順與堅硬,是職業態度、殺⼿本能、技巧與驅動⼼的完美結合,那是你要在L.A.達到的事情,也是Kobe的模樣。

Kobe Bryant退休2件球衣,高掛於洛杉磯湖人主場。(Photo by Kevork Djansezian/Getty Images)
Kobe Bryant退休2件球衣,高掛於洛杉磯湖人主場。(Photo by Kevork Djansezian/Getty Images)

所以當湖⼈要同時退役Kobe的2件球衣,真的不⽤太驚訝,因為他有2個超級巨星。


1個柔順,1個堅硬:8與24。

2個名⼈堂集合在1個⼈⾝上。

 

這就像是我在他菜⿃賽季時說的話,我們再也無法看到⼀樣的東⻄,未來也不會。 

在我的職業⽣涯中,我試著將籃球寫進我的歌裡,每個在South Central地區的⼈都是打籃球⻑⼤。

「It Was a Good Day」就講述了那種感覺,那⾸歌寫得是每天的⽣活,所以你

知道的,我會講籃球。 

如果你還記得第1段的最後2段歌詞,他們是這樣的

Freakin’ brothers every way, like MJ.

I can’t believe, today was a good day

我在1993年寫下這⾸歌,公⽜隊統治那個時代,我⼩時候看到⼤的Showtime已經接近落幕,但是我們依然能夠擊敗超⾳速。 

Kobe在此3年後才會進入聯盟,而我不記得哪個時候,但是在Kobe時代的某⼀個時間點,當我唱這⾸歌的時候,我開始改歌詞。

Freakin’ brothers every day, like Ko-BAY

I can’t believe, today was a good day.

Hell yeah,就是這樣。


謝謝你,KB8/24這20年。


很希望這段旅程可以再⾛另⼀個20年。


Kobe Bryant。(AP Photo/Mark J. Terrill)
Kobe Bryant。(AP Photo/Mark J. Terrill)


⬛我的Instagram
https://tinyurl.com/y2w7lgm5
文/  HBK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