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雜項:大聯盟裁判

好讀出版

進入大聯盟的夢想

每個打球的孩子從小的夢想都是能進入大聯盟,但這條路卻很漫長,因為進入職棒後絕大多數還是得從最低階開始努力起,然後一路往上爬,但也不保證最後能抵達終點。

有一種職棒工作也是和所有球員一樣,他們想在美國大聯盟立足,佔有一席之地,其辛苦還歷經的過程有時並不亞於職棒選手,他們就是場上執法的裁判。

裁判養成計畫

每一年國家聯盟、美國聯聯盟還有裁判養成計畫(Umpire Development Program)所共同組成的裁判養成委員會,會經由開會及討論當中去挑選二十五到四十名左右的人員,成為具有下一季小聯盟執法資格的準職棒裁判。

專業訓練

這些能有機會在職棒執法的候選人,絕大多數是從佛羅里達黛特納海灘(Daytona Beach)的艾爾山莫斯(Al Somers)或比爾金納門(Bill Kinnamon)等裁判學校畢業。在他們被挑選成為準職棒裁判之前,可得經過一番長期的考驗不可,首先他們必須自費參加五週以上的專業訓練,而每一期裁判學校的學員差不多有三百名左右,也就是你必須培養各種裁判技能,通過職棒裁判的初級測試之外,還得從數百名的「同學」中脫穎而出,其比例不到百分之十五,競爭激烈程度和職棒選手相比不遑多讓。

從小聯盟開始

有幸被裁判養成委員會挑中的新裁判必須從新人聯盟(Rookie)或1A聯盟開始裁判生涯。而不幸被刷下來的,雖然沒有機會進入職棒,但有些人仍會執著於這份工作,而到社區高中或俱樂部球隊比賽執法,因為他們曾受過專業的訓練,所以也普受歡迎。至於那些雀屏中選的裁判,則和所有小聯盟選手一樣,因為他們和大聯盟裁判相比,不論是福利、待遇各方面都有天壤之別,所以就有人以漢堡和牛排來形容大小聯盟裁判的差別,就因為有這樣的差異,這些小聯盟的裁判在其執法過程中莫不戰戰兢兢,認真的面對他的工作,目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到最終的夢想「大聯盟」去擔任判官的工作。

MLB專欄

球場上不討好的工作

站上大聯盟是每一個進入裁判學校的人的夢想,即使最終到了大聯盟,和各種棒球比賽一樣,裁判受到球員冷嘲熱諷及球迷的叫罵,簡直就是裁判工作的一部分,有時甚至是更嚴重的挑釁,像1981年釀酒人和洋基一場季後賽,就曾發生激動的球迷在第七局跳進場內,一把抱住裁判萊里(Mike Reilly)的攻擊事件,而當天現場在洋基球場共有超過五萬名觀眾目睹了此一攻擊事件。

名人堂裁判

百年的美國大聯盟歷史當中也不乏因其裁判公正而受到人們敬重,甚至最後還能進入名人堂的,包括國家聯盟裁判克倫(Bill Klem)、孔仁(Jocko Conlan)及美國聯盟的赫伯德(Cal Hubbard)、伊凡斯(Billy Evans)和孔納利(TommyConnolly)等。

*本文精選自《圖解MLB》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