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專欄】走出傷痛重拾賽揚身手:Justin Verlander重返榮耀的血淚史(上)

·Yahoo奇摩運動專欄作家
傷癒復出的Justin Verlander。(Photo by Carmen Mandato/Getty Images)
傷癒復出的Justin Verlander。(Photo by Carmen Mandato/Getty Images)

在動了Tommy John手術一年後,肌腱尚未完全吻合的Justin Verlander在去年九月還在復健,但他對投球的渴望已經達到頂點。他向休士頓太空人球團高層提出想法:讓我投一局,剩下的看著辦。

但太空人當時並不敢承擔這風險,畢竟他們在Verlander缺陣下度過了一整年。倒是替Verlander操刀的Keith Meister醫師,就斬釘截鐵多了:如果想要現在燃燒自己,以最璀璨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涯就去吧;如果想要繼續投下去,那現在上場就是白癡。

「我周遭的人都告訴我:大哥這你的心意我們感受到了,但別當隻小笨狗。」Verlander在接受ESPN棒球權威作家訪問時回顧當時的情況。

即將邁入不惑之年的Verlander,非常了解他的極限在哪。他對棒球相當著迷,注重各種比賽中的細節與韻律,甚至是縫線上的顆粒都不放過。但他漫長生涯的第一次手術,卻硬生生奪走了他在棒球場上的美好日常。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棒球。」他表示。

「我真的沒辦法。這就像是拿一根胡蘿蔔在馬前面晃,或是放一隻兔子到獵犬面前誘惑一樣。如果我是一隻腿受傷的獵犬,你把那兔子放我面前,我會做什麼?我會他X的追著那隻兔子跑。」

Verlander才剛在2019年拿下美聯賽揚獎,儘管年齡已經到了大部分選手高掛球鞋的階段,他卻仍然處在生涯高峰,準備把生涯延續到四十歲之後。但當他的手肘受傷後,只剩下韌帶替換重置手術一條活路可走,此時已經賺了好幾億的Verlander不禁自問:接下來十八個月的復健,真的值得嗎?

當Verlander決定要接受手術治療後,他很清楚這代表什麼:為了讓他的手肘痊癒,為了維持他的生涯,他必須要做出一件不僅違背他的直覺甚至是背棄他過去的事情……,他必須徹底忘記棒球。

如今,Verlander手肘上的傷疤,成為每天提醒他要重回世界頂尖,達成前無古人之創舉的印記。在棒球的歷史上,只有老左投Jamie Moyer能夠在如此的年紀動了Tommy John手術後還可以回到場上,而他的球速當時也鮮少跳到80英哩。但現在的Verlander,不僅球速可以達到95英哩,他的曲球、滑球與變速球,照樣還是會在他的掌控下把打者耍得團團轉。他現在還並列大聯盟勝投王,防禦率也只有2.30,表現相當出色。而以他的成績和地位,他如果在明星賽擔任先發,大概也沒有人敢吭聲。

在接受ESPN訪問的那天,Verlander一派輕鬆且興高采烈地坐在球員休息室,儘管鬢角逐漸被灰白吞噬,但臉上的容光煥發,絲毫不亞於十五年前剛成為底特律老虎大聯盟球員時。在這十五年間,Verlander已經造就一段傳奇生涯,成為當代最具續航力和主宰性的強投之一。他在休士頓的東山再起,也並沒有在2017年太空人奪下爭議性的世界大賽冠軍後結束。在2018與2019年展現強投本色後,Verlander當時看似又要繳出優秀成績,但他的手肘此時卻提出了異議。

在COVID-19腰斬了2020年賽季後,Verlander在首戰感受到他右手肘突來一陣刺痛,然後他就休戰了兩個月。此時的Verlander,右手肘的內側副韌帶也已經磨損了,但仍希望足夠的休息可以使它恢復健康。

在九月十六日,他在休士頓丟了一場模擬賽。現場的測速槍秀出了非比尋常的數字:89、90、91……,卻遲遲沒有出現95到97英哩等Verlander過往飆出來的速度。他以為這一切是他內心的恐懼在作祟,所以不斷重複告訴自己:「別害怕」。

比賽來到二局,Verlander決心全力催速,但測速槍卻無情地呈現了89英哩。而當他在下一球投出讓他當時刺痛的曲球時,Verlander感到他手肘的骨頭碰撞在一塊。模擬賽告一段落,Verlander也知道自己是時候要進入手術房了。

「我當時發覺:我必須要離開一陣子。」Verlander受訪時回想當下的五味雜陳。「我已經打很久了。往好的方面想,我有了漂亮的女兒和家庭……。」

他楞了片刻,擦拭著泛淚的右眼。

◤品牌好康下殺◢
👉CROCS全館5折起 滿3千再折3百
👉PUMA 618獻禮 新品2件8折
👉優惠倒數!New Balance全館5折起

◤推薦文章◢

👉賽車知識+》七分鐘帶你看懂台灣也看得到的金卡納國民賽車

👉賽車 X 旅遊》MotoGP在茂木賽道恣意享受風馳電掣的快感

👉賽車 X 旅遊》用華麗的甩尾到日本看D1大獎賽

👉【MLB/正義鷹大俠】驚喜現身支持遭霸凌國中生:Ken Griffey Jr.的跨時空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