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災悲歌 走在死亡鋼索上|工傷啟示錄|華視新聞雜誌

64,102 次觀看
新北市 / 陳沿佐 採訪/撰稿 張書堯 攝影/剪輯 您曾經留意過勞動者們,在社會各個角落辛苦工作的身影嗎?他們的安全又是否受到足夠保障呢?2022年,全台共有320人因重大職災不幸死亡,創下6年來新高,職業安全亮起紅燈。74歲的林振弘大哥,過去曾當過建築工人,20多年前,他從三層樓高的鷹架上跌落,從此半身不遂,人生也墜落谷底。儘管各縣市政府祭出不定期勞檢,但稽查量能足夠嗎?政府及雇主,又該如何讓勞工在工作時,更安全更有保障呢?追蹤報導,我們就從近日好幾起工安事件,開始看起!濃煙直竄天際,消防隊員全副武裝,救援任務,十萬火急。消防隊員(2023.4.25)說:「先給氧先給氧,你不要哭,你說樓上現在還有幾個人。」2023年4月25日清晨,位於彰化北斗鎮的聯華食品工廠,2樓廚房起火,超過20名員工受困,身陷危機,無情惡火透過熱顯像儀無所遁形,只見工廠內部猛烈燃燒,煙囪管線燒成一片通紅,消防隊員逐層搜索,最後在四樓冷藏庫內,發現9名受困員工。彰化消防第四大隊副大隊長江錦松(2023.4.25)說:「他們有在廚房先做初期滅火,他們沒辦法滅火後打119。」當時正在上大夜班,準備交班的顏先生,被救出時嚴重嗆傷,一氧化碳中毒失去意識,醫護人員在他肺部及呼吸道,清出漆黑碳粒,從死神手中救回一命。事後業者被查出,未進行建築物公共安全檢查申報,一場大火,釀成聯華員工9死15傷,也燒出中部近十年,最慘痛工安悲劇。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專員賀光卍說:「因為我們《職安法》,基本上是硬體的,就是設施設備要用得好,軟體的教育訓練其實是非常不好,真的火災一發生的時候,他們還是跑錯地方。這個是這20年來,我們一直看到,國家在這個制度軟體建設上,沒有讓雇主負起責任,我覺得這個地方應該要根本地來討論。」鏡頭來到200公里外,座落於淡水河畔,新北市五股區觀音坑溪橋,橋面塌陷,場面怵目驚心。2023年4月21日,7名工人正操作吊車,在橋面上進行生鏽吊索抽換作業,施工過程中,橋梁無預警斷裂,3名施工人員受到輕傷。施工人員莊先生(2023.4.21)說:「當下我在橋上,我只看到往右傾斜,接著橋就垮下去了。」確切事故原因還在調查,沒想到事隔五天,現場再度發生意外。新聞片段(2023.4.26)說:「整條鋼索突然脫落,底下工人閃避不及,硬生生被打中。」事故發生後,華視新聞團隊重回現場,發現橋梁結構已經被切割拆除,準備送交鑑定。台灣省土木技師公會鑑定委員會主委張清雲說:「主要是我們要看看這個地方,它的鏽蝕的情況,因為這裡之前都是比較遮蔽掩蓋的部分,現在拆下來以後就知道說,像這種情況都有一些鏽蝕。」一連串過失誰該負責?立委林淑芬追查發現,最初受傷的3名工人,全都未加保職災保險及勞工保險,政府及雇主嚴重失職。立法委員林淑芬說:「今天這個悲劇,竟然是由市政府的公共工程,帶頭不遵守法律,然後還一而再再而三,不遵守法律,新北市政府,要負起最後所有的責任。」記者陳沿佐說:「位於新北市的觀音坑溪橋,在4月21日發生橋梁坍塌意外,當時在橋上進行橋梁維修作業的3名工人,因此受傷。根據勞動部的統計,2021年全台總共有1萬3448人次的勞工,因職災造成失能或是受到傷害,其中又是以製造業為最大宗,總共有5705人次,另外包含了批發零售業以及運輸倉儲業,也都有1300人次以上。從近年數據進一步分析,我們發現,全台平均每年都有1萬人次以上的勞工,受到職業災害,我們不禁想問,台灣的勞動者們,工作時真的安全嗎。」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專員賀光卍說:「台灣職業安全衛生的防護網,真的沒有考慮到勞工的尊嚴,跟我們的生命。」賀光卍說:「這個國家它到底怎麼了,法令上你自己也覺得要改的,讓大家都要保勞保,結果你看自己雇的公共工程也沒有,所以我覺得上梁不正下梁歪,這件事情,可能是最根本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工傷受害者林振弘說:「我叫林振弘,我在民國83年,在鷹架上面從三樓跌下來,變成我的脊椎嚴重損傷,半身不遂。」20多年前,曾經是建築工人,如今75歲的林振弘大哥,望著遠方工地,內心百感交集。林振弘說:「台灣的勞工,做工作很辛苦也很可憐,為了生活要冒著危險去工作。」80年代,台灣營造業盛極一時,林大哥天天在工地打拚,扛起家中經濟,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人生從此變調。林振弘說:「很大的感慨,生不如死,當時我如果死掉的話,我的妻兒也不會煩惱,我現在還活著,結果我的妻兒全都離開了,我變成獨居老人。」受傷後,林大哥積極走上街頭,替勞工夥伴爭取權益,和他並肩作戰的,還有同樣身為工傷受害者的賀光卍。賀光卍說:「我在1998年的時候挖台北捷運,這個是一個危險工法,人在裡面會有所謂得到潛水夫病,因為洩壓洩得不好的時候,鼻腔就會很容易受傷。我當時受傷流很多鼻血,他們就趕快去通知日本人(廠商),這個流鼻血的意思是什麼,其實是你已經得到潛水夫病。」勞工奉獻青春和體力,為雇主賣命,卻換來一身病痛,台灣勞動環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新北市勞動檢查處檢查員魏聖展說:「你好,我這邊是新北市勞檢處,今天要做勞動檢查。」頂著午後豔陽,新北市勞動檢查處檢查員魏聖展,前往板橋一處建築工地,突襲檢查。魏聖展說:「我們通常會先看它有沒有合格的標章,然後再看它的腳座,還有插銷跟交叉拉桿是否有穩固。」高空作業,攸關工人安危,安全不能妥協。記者陳沿佐VS.新北市勞動檢查處檢查員魏聖展說:「(這是還沒蓋好的樓梯耶),這個就還沒蓋好的樓梯,我們一定會檢查這個,(扶手),很多地方他們上來扶手都沒有做,(所以就容易跌倒),勞工在這邊作業很容易摔下去,所以這個我們一定會檢查。」施工人員謝先生說:「在這種地方特別危險,因為鋼筋都是有點生鏽的,稍微擦到一下,基本上就會破皮,身邊這些都是自己的同事,都要互相注意。」記者陳沿佐說:「營建業的勞工不只辛苦,工作環境相對危險,因此對於安全的要求也特別地高。像是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通風管道的上方,就有加裝防護網,避免工人不小心跌落,另外像是現場這些鋼筋的尖端,也必須要做彎曲,工人才不會因為不小心墜落而刺傷,像這些也都是勞動檢查的重要項目之一。」2022年,全台共320人因重大職災死亡,平均每1.14天,就有一名勞工死於職災,其中以營造工程業最多,共156人,比例將近五成。從死亡原因分析,超過三成屬於墜落或滾落,風險較高的建築工地,也成為勞動檢查的主要目標。工地安全衛生人員余明發說:「我們除了自主檢查之外,也希望勞檢來幫忙,如果由勞檢單位來的話,可以再看到我們看不見的缺失做改善。」新北市勞動檢查處檢查員魏聖展說:「工程所有的組成分子,像業主承攬商勞工,還有政府機關,如果人人能善盡自己的職責,我們就能把職業災害降到最低。」隨機勞動檢查,為勞工安全把關,2021年, 全台僅1千位勞動檢查員,針對全台事業單位, 共發動12萬家次稽查,這樣的稽 查 量能足夠嗎?賀光卍說:「台灣有一百萬的事業單位,要六年才會輪到一次,裁罰率又在10%以下,你覺得這樣,製造業的雇主會怕嗎?」勞動部職安署職業安全組組長朱文勇說:「檢查沒辦法全面涵蓋,所以我們在檢查規劃是有一個策略,風險高的一定是加強檢查,石化業、營造業就是我們的高風險。」依照現行法規,雇主若違反《職安法》,未提供必要安全衛生措施,最高罰則僅30萬元,難以嚇阻不肖廠商,也必須檢討。賀光卍說:「如果它是一定規模以上,就以它的營業額來算,可能至少10%、30%,讓他馬上就怕。可是我們發現,我們花了20年的時間,罵了政府罵了雇主,勞工還是死傷慘重,當國家消極地不願意作為的時候,你就是得要自保。」2023年5月10日,台中文心愛悅建築工地,吊臂從高樓墜落,造成搭乘中捷的民眾1死10傷,事後查出,業者興富發早有多次工安違規紀錄,該如何監督究責,打造更安全的勞動環境,守護勞工及社會大眾,攸關每條寶貴性命。 原始連結
運動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