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戴上隊長臂章殊不簡單

·3 分鐘 (閱讀時間)
23 August 1980 - Norwich v Leeds United - English Football Division One - Norwich - Paul Reaney of Leeds United. -    (Photo by Mark Leech/Offside via Getty Images)
Paul Reaney。(Photo by Mark Leech/Offside via Getty Images)

承上篇……

那年剛好是足總盃誕生100周年紀念,為了留下值得紀念的歷史,英足總邀請皇家工兵團和牛津大學代表出席活動,還有身著維多利亞時期足球服飾的表演者加入遊行。「靈機一觸,我想到設計出隊長臂章,Jack Charlton已同意我的計劃,由他說服了總教練,於是我給隊長Billy Bremner一個深藍底白字C的臂章,但是,Bremner拒絕了。」

Trevillion依然死心不息,努力推銷這場大戰,並在英國小章《太陽報》準備兩頁大特寫照片,上面是十一名《閱樓》成人模特兒,並穿起里茲聯球衣。顯然,這做法在那年頭實在走得太前,始終未能成事,但他再把隊長臂章的想法告訴adidas創辦人的兒子Horst Dassler,「里茲聯總教練不同意,但Horst卻不同,他是觸覺敏銳的商人。」

1974年世界盃決賽,西德國腳Franz Beckenbauer穿上adidas裝備,加上同場的荷蘭國腳Johan Cruyff,就成為帶領「隊長臂章」潮流的男人,不久更散發出英雄主義氣息。弔詭的是,1973年歐洲優勝者盃決賽對AC米蘭,里茲聯隊長Paul Reaney原來已戴著臂章拍照,「為何教練讓我佩戴,我真的記不起了。」

說回1972年5月的決賽,Bremner拒絕佩戴,直至同年11月份,里茲聯全賽季吃到37面黃牌,總教練希望減少這種情況,於是委派前者與裁判溝通,其他不遵守指令的隊友會被懲罰,隨後把建議上報給英足總。然而,正如所有提案一樣,不是人人贊成,1973年足總盃決賽前,桑德蘭總教練Bob Stokoe投訴:「哪球例說明隊長有權向裁判申辯,反正球隊已嚴禁球員質疑判罰。」

太陽底下無新事,七十年代《鏡報》專欄就批評,英格蘭球員賺錢太容易,導致比賽態度和紀律欠佳,「十幾年前,球員們便宜像家畜,現在平平無奇的年輕球員,一年竟然賺到一萬鎊,導致一些球星沉迷毒品和派對。」 原來,英格蘭球員的「不可一世」,並非英超誕生的「後遺症」,亦因如此,用臂章作為管束個人行為就成為教練的方法之一。

總結而言,1966年世界盃的十六支國家隊,共有八隊選擇戴上隊長臂章,如前蘇聯、法國、前西德、葡萄牙和義大利等;1970年世界盃,比率同為一半左右,但前西德隊長Uwe Seeler卻時戴時不戴,顯然當時仍沒明文規定。1974年世界盃,Emlyn Hughes成為英格蘭首位戴上隊長臂章的領袖,直至1993年,前利物浦和曼聯中場Paul Ince就是首位英格蘭黑人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