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對戰恩怨情仇》場外朋友 場內敵人

Netherlands' Arjen Robben (right) and Argentina's Lucas Biglia battle for the ball during the FIFA World Cup Semi Final at the Arena de Sao Paulo, Sao Paulo, Brazil.   (Photo by Mike Egerton/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阿根廷與荷蘭這2個亦敵亦友的國家,將在本屆8強賽再次碰頭。 (Photo by Mike Egerton/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文/破風

荷蘭和阿根廷在本屆世界盃8強戰再度相遇,將會是他們第6次在世界盃交手。這2支傳統上以進攻為主的強隊,在球場上鬥個你死我活,成就了不少經典大戰。相反在球場以外的政治經濟世界,荷蘭和阿根廷自古以來都相當友好。

荷蘭和阿根廷的關係建立始於19世紀中期,當時阿根廷政府積極吸引歐洲各國人士移民到當地務農,於是開始有荷蘭人移民到阿根廷,縱然人數只有寥寥幾百人。由於阿根廷當時經濟情況相對落後,政治環境也比較混亂,所以沒有太多荷蘭人願意越過大西洋和赤道前來。於是阿根廷政府向來自荷蘭的移民提供全額經濟資助,令移居到阿根廷的荷蘭人人數明顯增加,不過在最高峰的時候,還是只有僅一萬多名荷蘭人居於阿根廷。2戰結束後,阿根廷政府不再提供資助,阿根廷國內無論農村和城市都面臨經濟衰退,於是在1946至1981年,再有超過3600名荷蘭人選擇回到祖國。

直到今天,居於阿根廷的荷蘭人後代已經很少,主要只在阿根廷東部城市特雷斯阿羅約斯一帶居住,所以在阿根廷國家隊一直沒有看到擁有荷蘭人姓氏的成員。不過2國近年在貿易和經濟上建立相當緊密的關係。在2020年,荷蘭是阿根廷第7大貿易輸出國,主要產物是農作物,同時荷蘭人也是阿根廷國內外資投入規模第3大的國家,在製造業、金融業、資訊科技業和礦業都可以見到荷蘭企業的參與。

至於在球場方面,荷蘭雖然只是在1974年才開始出席決賽圈,卻已經跟阿根廷碰過面5次。第1次就是在1974年1屆,兩隊在第2輪分組賽相遇,如日中天的荷蘭由「球王」克魯伊夫梅開二度,以及Krol和Rep各進1球,以4:0大勝阿根廷,從而取得重要2分,奠下打進決賽的基礎。4年後荷蘭和阿根廷再次相遇,舞台升格為世界盃決賽!擁有主場之利的阿根廷由Kempes先開紀錄,沒有克魯伊夫參賽的荷蘭在完場前才由Nanninga追平,令比賽進入加時。Kempes在加時賽上演盤球連過數名荷蘭守衛的好戲,為阿根廷再次領先,然後Bertoni再下一城,令阿根廷以3:1擊敗荷蘭,第1次贏得世界盃,相反荷蘭就連續2屆決賽輸給地主國。

之後荷蘭和阿根廷的交手就要等待20年後再繼續,第3次交手是1998年世界盃8強。在法國馬賽大球場上,Kluivert在12分鐘先為荷蘭領先,5分鐘之後,Claudio Lopez為阿根廷追平。下半場雙方踢得愈來愈刺激,情緒也愈來愈激動,繼承馬拉度納10號球衣的Ortega,竟然因為一時沉不住氣,而蓄意用頭頂了荷蘭門將van der Sar的頭顎,被裁判直接出示紅牌,令比賽形勢完全傾向荷蘭一方。結果Bergkamp在完場前接應Frank de Boer的長傳,以精湛球技拐過對手之後妙射破網,協助荷蘭以2:1贏球晉級,這1球也成為世界盃史上其中一個最經典的金球。

可惜荷蘭和阿根廷在往後2次的世界盃交手,比賽場面就乏味很多了。2006年世界盃分組賽,由於荷蘭和阿根廷在頭2場比賽都贏球,已經肯定雙雙晉級,所以雙方在這場比賽都以大部分副選球員出戰,雙方也沒有贏球的意思,結果以0:0悶和完場。而最近1次雙方在世界盃交手,就是2014年的4強,雙方都踢得非常保守,踢完120分鐘都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威脅對手的攻門,結果當然要以互射12碼球決勝。阿根廷門將Sergio Romero救出Vlaar和Sneijder的射門,令阿根廷以4:2擊敗荷蘭打進決賽。

荷蘭和阿根廷在這1屆比賽展現的水準是勢均力敵,相信很可能又是1場值得後世談論的經典比賽。

◤世足推薦文章◢
👉網紅撞臉內馬爾!IG粉絲破百萬,連美國媒體都認錯
世界盃球評僅說錯1個字 只播半場火速被解僱
看更多👉世足不可不知

 

👉瘋足球,預測冠軍抽好禮

👉瘋足球聚會美食全面下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