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地緣五百年大翻轉

西安VS.廣島,全球地緣之爭擂台賽同一時間在極具象徵意義的兩個城市上演,就全球地緣戰略角度來看,也意味著全球地緣之爭正式邁入3.0階段。

人類歷史的發展,就時間維度觀察,從舊石器、新石器、青銅、鐵器等,一直到現在的晶片時代;從空間維度觀察,則是從陸權時代開始,繼之海權,然後是陸海雙權,以及未來的陸海太空三權時代。

一直到15世紀的大航海時代(前有中國鄭和,後有西方的哥倫布、達伽馬、麥哲倫)來臨之前,人類的活動基本在陸地及離陸地不遠的沿海之內,所以自古以來,所有重大文明(巴比倫、埃及、希臘、羅馬、波斯、印度、中華)都發生在亞、歐、非這一整塊地球最大的陸地之上。

捲動即可繼續閱讀內容
廣告

但這個後來被稱為「世界島」的陸地太過廣衾,在交通工具只有馬和駱駝的情況下,只能通過「絲路」聯繫交流,古絲路的起點即為今稱西安的長安,西出長安再西出陽關之後即無故人,只能靠佛護佑了,敦煌的佛龕因此見證了人類的千年文明。

終於人類開始掌握在大洋之上的航海技術了,大船優勢明顯大於馬和駱駝,於是從公元4世紀南北朝以降,歷經隋唐、五代、西夏、元幾代的敦煌,一入明朝即失去光環,因為海上絲綢之路出現了。鄭和七下西洋後戛然而止,讓中國錯失寶貴的海洋機遇;但西方則從葡、西、荷開始,牢牢抓住了海洋,人類文明發展及全球地緣的優勢自此從1.0的陸權時代邁入2.0的海權時代。

從葡、西、荷到法、德、英,再到俄、日、美,9個海洋強國先後崛起,書寫了人類近500年的海洋強國史,當然也同時是人類歷史中極為不堪的帝國史、侵略史和殖民史,也正因如此,包括中國、印度、中亞、阿拉伯及波斯這些偉大的陸上文明先後步入黑暗時期,一蹶不振。

2.0海權時代的高峰出現在18、19世紀的大英帝國及20世紀的美國霸權,結合了同樣成為帝國主義的德、法、意、加、日,就成了目前已開始式微的G7。

與此同時,歷經了百年消沉的中國開始崛起,邁向復興之途,綜合實力直逼美國。更關鍵的是,競爭力可以比肩甚至渴望超越海上運輸的高鐵出現了,自長安以西,經中亞、西亞以迄中東與東歐的這一幾乎已沉寂了500年的廣衾大陸,在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加持下,正迅速重現生機活力。

中國—中亞峰會的舉行,及作為一帶一路任督二脈的「中、吉、烏鐵路」的開建,傳達了睽違已久的陸權時代已然重返的重大訊息。然而,緊接著那個2.0單純海權時代結束的,並非僅僅是陸權時代的單純復甦,而是陸海雙權3.0時代的到來。

當代中國除了是一個復興的老牌陸權大國,無疑也是新興的海權大國。中國正以這樣的優勢主導著正在持續擴容的上海合作組織和金磚國家組織,作為G7領頭的美國及一眾成員,顯然都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3.0之後,緊接著即將來臨的是海陸太空三權時代,中國世紀將會延續多長,目前看來似乎還望不到盡頭。

檢視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