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探索〉美陸對抗 東亞緊張陷惡性螺旋

外界推測,拜登近期可能簽署新的行政命令,嚴格限制美企投資中國大陸的半導體、人工智慧、量子運算等關鍵領域。(路透,資料照)
外界推測,拜登近期可能簽署新的行政命令,嚴格限制美企投資中國大陸的半導體、人工智慧、量子運算等關鍵領域。(路透,資料照)
趙文志

美國對中國大陸掀起貿易戰、科技戰還在持續,近期在東亞的戰略部署更是動作頻頻;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十九日起至二十一日於日本廣島舉辦,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先於十日在奧地利維也納與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王毅進行會晤。美中(中國大陸)關係且戰且走,舉世關注。

捲動即可繼續閱讀內容
廣告

美國前總統川普在二0一八年三月宣布針對由中國大陸進口部分產品加徵懲罰性關稅後,掀起美中貿易戰;另一方面,美國以國家安全的戰略層面著眼,對中國大陸科技發展的箝制,在人才、金流、設備與擴廠計畫限制令,仍在不斷的加碼中。

 

美陸貿易戰 未改變高依存度

外界推測,拜登近期可能簽署新的行政命令,嚴格限制美企投資中國大陸的半導體、人工智慧、量子運算等關鍵領域。目前規劃十九日在日本廣島舉行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前後採取行動。

美中貿易戰、科技戰愈演愈烈,但美中貿易額、貿易逆差卻都在持續加大。二0二二年美中雙邊貿易額達到六千九百億美元的新高,美國對中貿易逆差從二0二一年的二千五百三十五億美元驟增至二0二二年的三千八百二十九億美元。

這顯示了美中貿易關係緊密、依存度高的事實。特別是近三年來受疫情、俄烏戰事與通貨膨脹影響,加上美元強勢,進口商品變得便宜,使得美國對中國大陸的廉價消費商品需求強勁。

談到美國經濟,美國債務違約風險正是火線話題。美國財政部長葉倫頻頻示警,敦促國會儘快調高舉債上限,否則恐將引發「經濟災難」。美國財政部預估,若國會不提高現行三十一點四兆美元的舉債上限,聯邦政府最快六月一日現金用罄,屆時將有債務違約問題。

美債上限看似已迫在眉睫?其實,自一九六0年以來,美國政府已歷經了七十幾次的債務上限風暴,這次應該是第七十九次;只是,這回美債是破紀錄的三十點四兆美元。共和黨居多數的眾議院同意提高債務上限的同時,要求政府應逐年刪減開支。

 

美債危機 恐將撼動美元霸權

美國政府開支不斷增加,稅收卻不足以支應,是美債不斷堆高的主因。民主黨的拜登政府批共和黨人堅持要求大幅削減國內支出,可能損害就業、社福、醫保基金,並讓經濟衰退風險大幅增加。這對已經宣布要競選連任的拜登而言,政治風險極高。

從國際經濟角度看,美債違約一旦發生,除了引爆國內金融危機外,國際社會對美債失去信心,將引發全球性拋售美國公債,進而影響美債信評。未來,美國政府借貸成本勢必上升,也必然會衝擊對美元的信心。

美債上限困境,目前卡在美國國內兩黨政爭,未來的發展值得關注。但依過去的經驗,民主黨與共和黨還是會找出妥協方案,不至於因為內部衝突導致美國的整體金融信用被大打折扣。

再從國際經濟走勢觀察,美國經濟發展的變數、人民幣國際化、國際貿易走向本幣交易等趨勢,是否帶來減持美元的避險現象?進而撼動了美元霸權?這個問題,除了看要美國經濟未來發展外,也要看是否有其他貨幣足以挑戰美元地位?

進一步言,人民幣是否能取美元而代之呢?目前的答案是保留的。理由有四:第一,中國大陸實施資本帳管制。資金不能任意在中國大陸進出,這將很大程度影響持有人民幣的意願。

美國在東亞軍事布局動作頻頻,包括強化台灣武裝、深化美菲同盟。圖為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步出五角大廈。(取自美國印太司令部官網)
美國在東亞軍事布局動作頻頻,包括強化台灣武裝、深化美菲同盟。圖為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步出五角大廈。(取自美國印太司令部官網)
美軍事布局 陸不會放任不管

第二,中國大陸欠缺健全的金融市場。持有人民幣除了買中國大陸產製的商品,缺乏其他金融投資標的與機會。第三,法律制度可否捍衛投資者權益?如果在中國大陸投資發生狀況,與政府之間衍生司法訴訟,又有多少勝算?

第四,使用美元習慣不易改變。二次大戰以來,美元一直是最被廣泛使用的強勢貨幣。目前,全球外匯交易有八成使用美元,各國外匯存底有六成是美元。整個國際貿易、商業系統要改變美元計價的系統,恐怕十至二十年內都難以被替代。

美中戰略對抗的結構已定,貿易戰、科技戰只是其中一環。近期,美國在東亞軍事布局動作頻頻,包括加強美日安保合作、朝鮮半島形成核對峙、強化台灣武裝、深化美菲同盟,乃至於北約要設東京辦事處等。

美國在東亞的戰略部署,預設了一個假想敵,大家都清楚是針對中國大陸而來;中國大陸對此絕不會放任不管,必然也會思考如何制衡。如此一來,雙邊對抗導致的地緣政治、區域安全的緊張,勢必陷入惡性螺旋。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日前在非洲展開訪問,G7外相會議也提出要與非洲國家深化合作關係。圖為岸田文雄與肯亞總統魯托會面。(路透)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日前在非洲展開訪問,G7外相會議也提出要與非洲國家深化合作關係。圖為岸田文雄與肯亞總統魯托會面。(路透)
拉攏開發中國家 G7也抗陸

今年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將自十九日起至二十一日於日本廣島舉辦。預期將會聚焦在俄烏戰事、與中國大陸相關的台海安全、全球經貿議題等;此外,在美中戰略競爭下,G7是否會從經濟主軸走向軍事安全同盟?也備受關注。

目前觀察,G7還不至於走向軍事同盟。主要原因有二:其一,G7國家包括日、美、英、法、德、加拿大和義大利,G7若要走向軍事同盟,必須得要成員國家的一致同意,目前看來機會不大。

其二,目前已有三十一國參與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美、英、澳也有AUKUS軍事同盟協議,相對應的軍事機制已經存在,美國目前沒有推動G7軍事同盟化的需要。但是,G7對於安全議題如俄烏戰事、台海局勢,很可能會表達關切。

此外,G7另一個關注點,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日前在非洲、全球南方展開了一系列訪問,G7外相會議也提出要與非洲、中亞及中南美洲國家深化合作關係。對於拉攏開發中國家,G7已新闢場域與中國大陸展開競爭。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趙文志口述,記者趙家麟採訪整理)

檢視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