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北歸/張雲香

張雲香

從煙雲裏飛來,銳利的雁尾裁剪歲月
背上,有火般跳躍的陽光。半空中
舞成圖騰,被一朵雲細細端詳

人到中年,等待變得四處透風。時光
一瞬間就成為記憶。一些疼痛
已經陳舊,穿過風與水,煙與火
生活了幾十年的小城,還是讓我成為了陌生人

在一個丟失結尾的童話裏
北方的春天,依然獨自蒼茫
我在此山仰望,聆聽長空雁叫。有些牽掛
帶著由來已久的固執,難以落下

檢視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