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11年籃球最後卻成了流動畫藝術家的謝昀庭

·3 分鐘 (閱讀時間)

打了11年的籃球,最後卻不是靠籃球維生,她是謝昀庭,如今投入藝術教育跟創作成了流動畫藝術家,在另外一個領域揮灑自己的潛力。

「早安。」口氣高亢又熱情,約在下午三點的訪問,開頭我就被她的開朗和不做作給嚇了一跳。

從HBL打到UBA,謝昀庭都是甲組球員,在不同時期,她和所有臺灣學生運動員一樣,都在思考著自己是否還要繼續走下去?高三因為校隊解散、大學因為受傷,謝昀庭都曾提早和籃球暫別,「我覺得這都是最好的安排,老天爺要我面對的都是我能承受的,就正向思考。」謝昀庭如今也用同樣的態度面對疫情的工作空窗期。

卸下甲組球員的身份後,謝昀庭研究所選擇就讀運動心理學,她也正是在這階段開始接觸了流動畫,或許很難想像,但謝昀庭自認美術天分並不高,「我其實畫不出實體東西….那時候碩一課業壓力大,在網路上看到國外有這種畫風,很興奮心想:『哇!世界上有這麼特別的畫』我就寫信去問,開始查資料研究。」謝昀庭說道。從一開始畫畫紓壓,到真的成了專家。2017年到現在,她算是少數堅持繼續做的藝術家,甚至可以說是台灣流動畫的先驅。

畢業後謝昀庭先從事了學齡前兒童潛能開發的工作,直到去年九月,她決定放掉工作全心投入藝術教育跟創作,「那時候很猶豫,但流動畫我做得非常非常開心,我願意花更多錢和時間在上面。」謝昀庭如今是教學者、創作者,也從國外進貨研究成份自己賣流動畫的媒材,「在台灣的材料找不到我要的效果,所以我找廠商去做。」隨便算算她至今花了超過50萬在材料上,為了這個喜好能賺多少錢好像並不是這麼重要。

令人意外,謝昀庭在訪問過程中說出了這麼一段話,「其實我非常不喜歡打籃球,」但她卻從來沒忘記籃球帶給她的,「打球是賦予了我個人特質的重要過程,它讓我學會堅持的態度。其實打球和畫流動畫很像,它們都是某種人體流動的過程。」謝昀庭用著抽象的語氣說。

和許多運動員相同,謝昀庭自認在主動思考和提出疑問的能力很弱,這或許也是體育教育留給她的「後遺症」,因為過去身為選手他們沒這樣做,但謝昀庭做對了一件事,她提早的思考了自己的未來,並在不停地摸索試探中找到自己的價值,現在只是起步,就讓我們看著在她身上慢慢成熟的藝術天份逐漸綻放。

謝昀庭個人資訊

.昀想藝術工作室創辦人

.台灣唯一流動畫三種媒材均有創作藝術家

.【Moptional 流動體現】2020年3月開展

.酒精墨水畫教學超過上百場

.受邀大型企業員工內訓,例如:資生堂、南山人壽等

.IG、DCARE 粉絲超過15000人追蹤

相關新聞
人美又會打球!林文佑空白兩年更成熟
HBL「小綠綠」轉模特兒走向伸展台-薛夢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