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是DNA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賴清德批評國民黨「沒有民主的DNA」,就生物學、遺傳學的角度來說,當然是句信口開河的胡話,「民主」是人類後天思考出來的一種社會制度,跟先天遺傳的因子完全扯不上任何關係;但這句話卻十足顯示出賴清德「民進黨優越論」的可怕觀念,完全違背了人類生而平等的最主要的民主原則。想當初希特勒豈不就是以「亞利安優越論」的觀點,發起了死傷超過幾千萬人的世界大戰,並殘殺了數以百萬計的猶太人?

這完全是一種專制、獨裁、霸道的意識形態反應,如果套用賴清德的話術,也就是說,唯有民進黨才是有資格談論民主,而且也是唯一應該存在的政黨,這種「黨天下」的論調,與過去中國歷代「家天下」的專制皇帝,有什麼兩樣?這種話,恐怕是連民進黨內的人都未必能夠認同的,毫無保留的凸顯出,恐怕是賴清德個人的DNA,就是含有專制、獨裁的遺傳因子的吧!這讓我們很難想像,萬一賴清德有機會主掌台灣政權,台灣的民主會被扭曲成怎樣的一種狀態,也難怪自蔡英文執政以來,會對凡是「非綠」的黨派、異議的人士,展開無上限的壓制與迫害了。

捲動即可繼續閱讀內容
廣告

民主雖未必是人類所能設計出來的最佳政治制度,但其連帶涉及的「自由、平等、博愛」的精神,基本上也還是從人類的「善性」出發的,也是讓人類社會朝穩定、和平路線發展的最重要的憑藉。但是,此一「善性」,卻未必能夠永久持續下去,主掌政權的人,為了個人的私利、財富、權勢,往往可能在自覺或無自覺當中,忘失或泯滅了此一「善性」,反而假借「民主」的名目,作出「打著民主反民主」的荒謬作為。這就好像是孟子所說過的,「牛山」上面原來也是遍植著茂密的森林,曾經擁有過美麗的風景;但是,由於「有利可圖」,許多人天天上山去砍伐,「旦旦而伐之」,最終所有的樹木都被砍伐殆盡,成為一片光禿禿、童濯濯的「童山」了。

民進黨創黨的元老,當初創設政黨的目的,也無非是想藉「自由平等博愛」的民主精神,增進全體台灣百姓的幸福,轟轟烈烈,也是「嘗美矣」的了,但是後繼的諸君,因個人的私欲、權力,橫加摧折,原先還頗令人期待的民進黨,如今卻轉型成為摧殘民主的劊子手,已然是面目全非的了。

民主,不是遺傳而來的,而是基於人類的「善性」設計出來的,但「善性」的保存不易,執掌民主大權的人或黨派,必須以更謹慎小心、謙虛為懷的態度,盡全力加以護持,才能生長成茂密美麗的民主森林。民主不是DNA,但「善性」卻是最根本的,倡言只有他自己,或是只有他的黨派才是具有民主DNA的論調,就是變相的納粹「亞利安優越論」的心態,在賴清德的言論中,我們彷彿可以窺見到「蓋世太保」的幢幢鬼影了,可不懼哉!(作者為退休大學教授)

檢視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