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籃網一役後,看Collin Sexton深談過去與「重建之路」

·1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哈士奇Husky

此篇為騎士隊後衛Collin Sexton在今年2月3號於The Players' Tribune發表的文章。

在一月底,Collin Sexton甫以生涯最高的42分在二度延長賽中擊敗剛成立且聲勢浩大的籃網隊三巨頭。他在比賽中展現出一夫當關的氣勢,屢屢在關鍵時刻進球,以一人之力打退對手。騎士在LeBron James離開了以後,戰績長期委靡不振,原本期待與LeBron James聯手的Sexton經歷了球隊重建的陣痛期,糟糕的戰績讓外界不斷對其帶隊能力提出質疑。在與籃網一役後,媒體開始對他百般讚揚,球迷們突然對騎士充滿期待,讓他一時之間成為所有鎂光燈的焦點。

在這篇文章,Collin Sexton想要告訴大家,是時候讓所有人再次注意到克里夫蘭的籃球了。

〈因翻譯前後時日相隔甚遠,還請不吝指出不通順之處,致上萬分感謝。若有興趣觀賞原文,可上網搜尋The Players' Tribune〉

---

全文開始:

在十七歲時,我讓自己出現在球探的雷達上。

很多人喜歡在他們球探報告裡說我是“憑空冒出來的”,但那不是完全正確。在亞特蘭大的人們當時都知道我很會打球,在十六歲參加世界杯時,我打得真的很好。從很多地方都收到了招募邀請,我當時真的非常努力。

但即使如此,我仍然認為我被低估了。我知道我的名字並沒有出現在應該進入的討論之中,我確信我可以得到更好的機會。所以在我十七歲參加Nike菁英籃球聯賽的那個夏天,我認為我必須試著去擊敗所有的對手。

我真的徹底擊敗了他們

那時,一開始我們就接連打了好幾場的比賽。要記得,我還未被列入全美球員排行。印象中,我當時場均就得了接近三十五分?這還不是那種拚死拚活得來的分數。我就是視若無睹的在球場上不斷取分,表現得像是體育館裡最好的籃球員。

夏天的尾聲,我以場均接近三十二分霸佔了得分排行榜。

在Nike菁英籃球聯賽的表現讓我在最後一刻接到了美國U17世界盃訓練營的邀請—那是一次在世界盃前的選拔賽。那次的邀請讓我感受到一個信息,「我們看到你的表現了,我們看到你主宰了整個Nike菁英籃球聯賽,現在讓我們再看到一次,證明你在夏天的表現是貨真價實的。」

我接著想,每次在有人想要對我提出挑戰後,我就不只是會達成它,我還會超過它。我將超越任何人們可能對我的期待。

這些選拔賽的內容最後與過去發生的沒有任何不同。

當我了結一切,我不只是進入了代表隊—我更在世界盃中獲選了最有價值球員。

.

🔥更多最新 NBA 精選好文:

繼續當船長? Kawhi Leonard續留洛杉磯的優勢

03年之後的最強梯次? 18年天才三俠與母隊的未來

Baby LeBron 還是 Young Harden?Luka 還沒準備好踏出生涯的後撤步⋯

.

---

我第二次受到球探們注意是在剛進入阿拉巴馬大學。

我們當時在紐約的巴克萊中心經典賽上,打了那場著名的「三打五」的比賽。〈你知道如果要稱呼那場比賽,它會被稱作一次“傳奇”,對吧?〉為了給那些正在看這篇文章,卻又可能只是NBA的粉絲,從來沒聽過這場比賽的你們,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我們在冠軍賽上碰到了明尼蘇達大學,一開始這只是場普通的比賽,我們在半場時一度落後十二分。

在比賽剩下十四分鐘時,口角發生了......在一片混亂中,我們板凳區所有的球員都衝上了球場。毫無疑問地,規則載明無論你在何時衝上球場,都會受到驅逐。所以我們隊上隨後有五個球員都被迫下場,事情就是這樣。在過了一兩分鐘後,我的隊友Dazon Ingram在一次爭搶籃板,被裁判吹了犯規,這已經是他那場第五個犯規了,他也因此被罰了出場。接下來,我們開始四打五。同樣在過一分鐘之後,John Petty投了一記三分球,對手防守時順勢滑到了他即將落下的位置,導致他在著地時扭傷腳踝,無法再繼續上場了。我們整隊只剩下三個人,我自己、Galin Smith還有Riley Norris。此時,我們還落後明尼蘇達大學十一分。

感覺上這場比賽應該已經結束了,對吧?

老實說,我還滿驚訝沒有規則認為我們應該就此喪失比賽資格。但就因為真的沒有,他們選擇讓我們繼續打比賽。所以,就讓我這樣說吧。只要你繼續讓我上場打球,我就會盡我的一切所能。

在最後的十分鐘裡,即使是在三打五的情況下,我仍舊得了十九分—在比賽剩下一分半鐘時,我們成功將比分追進到只剩三分差......最後,明尼蘇達大學逃過了險境。雖說如此,我們還是讓他們在比賽的下半場就像走在鋼索上一樣心驚膽戰。我們藉此成功製造了一點新聞話題,這件事登上SportsCenter和所有其他的新聞媒體,這應該是我第一次讓很多籃球迷認識到我。當時很多言論像是,這個Collin是誰啊?!他做了什麼?!什麼時候?!你說他得多少分?!他們隊最後贏了沒?!

我一直很高興這場比賽是人們認識到我的方式,不是那些酷炫的傳球或是誇張的灌籃之類的事情。這就是我打籃球的風格,那種Okay—這是你會想要在戰場上跟你並肩作戰的那種人。

Collin Sexton,永遠不會選擇放棄

---

我第三次讓自己被所有人注意到,是在上個月對陣籃網的時候—老實說,讓我們不要在這裡用“我”這個詞,這裡沒有“自我”。

在二度延長後,我們對籃網的最終比分來到147-135。

我們對陣的是NBA總冠軍的強力競爭者。

我們對陣三個名人堂等級的球員。

我們知道他們這場比賽的目標是

勝利。

對於我來說......那是“我們”的時刻。這是一個我們挺身而出的夜晚,像一個團隊一樣團結在一起,然後讓所有人知道:該是克里夫蘭騎士隊進入你們雷達的時刻了。

是時候讓所有人再次注意到克里夫蘭的籃球了。

有趣的地方在於,這就像是歷史再度重演。擊敗籃網,並再度推動我的生涯到達新的高峰,再次驚艷所有人—這甚至讓我感覺回到那些我在U17所帶來的盛大表演。又回到了那個無名小卒在一夜之間轉動一切,被全世界看到的時刻。

在一方面,我愛極了這種感覺。我好愛世界上所有這種快樂氛圍都圍繞在騎士身上,我好愛我們被大家注意到了。但另一方面,我認為這有點誤導了—現在好像在說我們爆冷贏球了。真相是,這支球隊從來就沒有取得一夜的成功,這一直都是一場旅程.....一切都伴隨著起起伏伏。

我們一直在為此而努力。

我會說:一切的努力從起跑時就開始了。我新秀賽季就在這裡,我不會撒謊......曾經這裡有著許多艱難的日子。我們有許多球員來來去去,每個晚上都登錄著不同的陣容名單。我認為我們說不定已經打破了某種使用最多不同陣容的紀錄,我們就是沒有穩定的角色可以依靠。

我認為還有一件事是人們不夠關注的,當他們談到“重建”或是任何你認同的講法時,紙上談兵會讓你感覺一切都很容易。經歷一些慘淡的賽季,取得許多的選秀權,並把所有這些被選中的球員組成一隊,一切便會水到渠成。但我不認為他們真的明白這會有多艱難,那些“重建”的日子......從來就不是紙上談兵,那些都是球員的真實生活。球員們必須上場,然後苦吞失利—這些失敗最終都必須要付出代價。

你知道,對於我來說,作為一個菜鳥進入這個聯盟,我過去從來就沒有輸過這麼多場的球。我曾經是個贏家,在球場上一直是最好的球員。直到我進入聯盟,這真的很瘋狂......許多球員在那年不斷送給了我失利。Steph在我頭上拿了42分還有9顆三分球〈然後在下次對陣我的時候,再次拿下40分和9顆三分球,我還進步了。〉Kyrie很快就把我打爆了,Kemba在對到我的時候打得非常出色。我甚至還記得Tony Parker,一個傳奇,在他待在聯盟的最後一年—以板凳球員的角色出場,他的輪替前面還有一個菜鳥......記憶裡,在我明白發生什麼事以前,我已經背上了四次的犯規,他簡直把我耍得團團轉。

真的有著很多讓人難熬的夜晚。

但有一件事讓我真的很感激,就是當那些失利發生時,我並不會感覺到孤單。即使這些失敗不斷在累積,球員名單也不斷更換。我總是能感受到有許多圍繞著騎士的人們在支持著我,從最高層的管理人員,到球隊裡的老將們—Kevin Love,還有來自克里夫蘭的你們。雖然我們的戰績是如此,但總感覺我們有著更遠大的目標。

這幫助了我很多。

---

接著,當Bickerstaff教練在賽季中期接掌兵符時——那毫無疑問地成為了球隊的轉折點。

我認為我們隊的教練環境,唉......那是另外一件我覺得當人們在這幾年,看到我們的紀錄時,可能忘掉的眾多問題之一。我這樣說不是要責怪任何人,只是這就是事實:當你們在兩個賽季內就擁有過四個總教練,特別對於還只是一個像我們一樣正在釐清自己角色的年輕球隊時.....你很難取得太大的進步。從正反角度出發,你希望在一定的球隊系統內保持延續性,無論是化學反應或是球隊文化。如果教練來來去去,球隊陣容永遠在變動,這會讓你很難繼續保持一樣的能量。

再次申明,我不是要責怪任何一個人,更多的是為了褒揚Bickerstaff教練。我所要表明的是,在Bickerstaff教練接掌兵符的當下,所有的事情開始塵埃落定。這種感覺就像—現在我們擁有一個可以讓我們信任的教練了,我們無論何時都可以倚靠他。現在大家都打得更加自由奔放,因為他們知道他們不會因為球場上發生的一個錯誤,而在輪替中進進出出,或承擔其他後果。我也無疑是其中之一—我認為我當時開始變得更有企圖心,以一種完全不同的心態。我開始進入自己的節奏,奇怪的來了,越來越多的比賽對我來說,都開始變得緩慢。

我們全部人都一起意識到了,這就是我們的「團隊」—勝利或者失敗,沉下去或是浮上來,就都讓我們一起承擔吧。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我們不是“突然崛起”。我認為去年人們看到我們只得了十九勝四十六敗,就以為這是我們的全部了。但我只看到了兩件事情,在Bickerstaff執掌兵符前,我們只取得十四勝四十敗。但在那之後,我們取得了五勝六敗。我們並不是什麼超級球隊。但,我們仍在競爭。我們處在那種心態之中。

我們展現了這些跡象。

---

我會說另外一個對我們意義重大的轉折點是,無論你相信與否─那就是我們被排除在泡泡賽之外。

我不是要說我們被冷漠了或什麼的。戰績就是如此,我們值得被如此對待,我們的確該打包回家。但即使是存著這樣的想法,這還是讓人很挫折。我們在這兩年內第一次有了共同的目標,獲得了一些動力,然後賽季就突然地被劃下了休止符。

接著我感覺到那些針對我們球隊、戰績的討論,都不是我們想在上季所得到的。我們這樣想一點都不正常,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吧?大部分有我們這種戰績的球隊,在掉出季後賽競爭的行列後,剩下的最後十五到二十場比賽,對他們來說都成為了例行的公事—他們所想的,只有趕快把這季的比賽打完。

但我們不是這樣。

當宣布泡泡賽名單,而我們不在裡面的時候—這是否意味我們的賽季就這樣結束?大家都對此感到非常生氣。讓我告訴你們一些實話:我們失望透頂了!我認為我們都嚐到了那種在Bickerstaff執教下渴望競爭的滋味,這滋味是真的不賴。

我們充滿飢餓感,想要得到更多。

我們對於一直努力追求的目標感到非常驕傲—我認為我們都想為了那份進入泡泡的自尊心打球,一切都太糟糕了。

我很高興我們教練發現了這件事—他知道後,便利用了這個心態。

泡泡賽宣布開打後,他舉行了一次團體視訊。他要傳達的訊息基本上是—讓我們不要忘記這個感覺。我們必須沉浸於其中一下子,再來談論這感覺有多難受,然後記住它。讓我們開始整個休賽季的工作,去確保這樣的挫折不會再次發生。

那次對話對我們意義重大。不僅僅是字面上,更多來自於對話底下所要傳達的訊息,我們團隊現在的方針。這是我們圍繞的核心思維,一個純正的理念。

我們的工作並沒有隨著賽季結束而完結。

---

這讓我回想起上個月面對籃網的那場比賽。

我愛人們來到球館後都在討論別隊的球員,一直到最後,卻全部都在討論騎士隊的樣子。我愛那種讓所謂的專家大吃一驚的感覺。我愛讓那些憑著上季的印象,把對到我們的比賽都標記成賽程中的一場勝利的隊伍,最終都必須吞下意想不到的失利。

我愛被寫成一支“重建”的球隊。

然後,這就是我要說的:我愛被寫成一支“曾經擁有LeBron”的球隊。

我就愛所有這一切,因為這將讓我們的旅程更加的甜美,讓我們在完成努力已久的目標後,得到更多的滿足感。

騎士隊的球迷們,謝謝你們的耐心等候。Brown(※註一)的粉絲們,我們也懂你們。

到了克利夫蘭向前邁進的時刻—這讓人感覺非常的美好。

我們重新回到正軌了,

就讓我們維持一段時間吧。

〈※註一:Brett Brown是過去76人隊的教練,以重建球隊為名,經典的口號Trust the process就是出現在他執教時期。〉

.

🔥更多最新 NBA 精選好文:

DeMar DeRozan 時代正式告結,馬刺的未來該由誰當家?

預約下季大爆發?可能迎來生涯年的 5 位自由球員

波特蘭 “Dame Time” 時間到?Lillard 交易與否的各種解方

大齡新秀現正火燙中 三名即戰力級別的NBA新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