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和戰士-Sean Manaea

美國職棒雜誌

文/盧養宣

People said:「馬納亞很有潛力,能在交易裡得到他大概是我們想都沒想過的。」

(Manaea is considered the guy with the most upside, and probably the type of player we didn’t think we could get in this type of deal.) —-運動家前任總管Billy Beane

I said:「我現在有這樣的自信,認為自己可以丟一些讓人難以招架的球路,不需要擔心,也不需要期待(就可以投出)。」

(Now that I have that confidence, I’m thinking that I’m going to throw pitches, I am going to throw something nasty. Not worrying, not hoping. )

去年8月,大聯盟官網作家凱利(Matt Kelly)撰文分析馬納亞(Sean Manaea)愈漸精準的滑球時,不禁拿他與同樣是四分之三斜肩投球、出手點極低的紅襪王牌塞爾(Chris Sale)相比,當時馬納亞表示他有看賽爾投球的習慣:「不一定是去看他的投球機制,反而會注意他在投手丘上的心態。我喜歡看他投球、(看他如何)專注做好他的工作。」

4月21日,馬納亞迎來與這位王牌的首次同場對決,在塞爾背後的打線則是全聯盟戰績最好、甫拿下八連勝的球隊。強敵壓境,馬納亞毫無懼色,靠著對左打的變速球作為致勝武器,終場記分板上的H是完美的零,成功完成奧克蘭運動家史上第七場也是本季第一場無安打比賽,也正式成為第三位在無安打比賽對紅襪隊送出10次三振的投手,前面兩位是名人堂的投手班寧(Jim Bunning)和強森(Walter Johnson)。

紅襪隊到當天為止已經25年沒有被無安打,勝率0.895(17勝2敗)更是史上被無安打比賽時戰績最佳的球隊。賽後塞爾也不禁流露欽佩之情:「他整晚控球精準、表現十分稱職。當今晚是屬於你的,就會是你的。」

隨遇而安

 

一夕之間便躍為鎂光燈焦點,對馬納亞來說不是件陌生的事,卻不見得每次都有這麼完美的結局。

自稱「從小在玉米田中長大」的馬納亞成長於印第安那州的純樸小鎮,資質平凡,高中畢業後未獲選秀便直接進入印第安那州立大學就讀。馬納亞開始嶄露頭角是在大二時,他在鱈魚角夏季聯盟(Cape Cod Baseball League)繳出5勝1敗、防禦率1.21、85次三振只有7次保送的成績,最後獲選聯盟最佳投手及最受期待新秀。頓時他成為2013年選秀前炙手可熱的投手,與後來第一指名的艾佩爾(Mark Appel)誰才是最後的狀元成為熱門的話題。

距離選秀不遠時的三月,馬納亞在滿滿的測速槍下於都會巨蛋球場(Metrodome)面對明尼蘇達大學投出完投勝,璀璨的未來似乎就要展開,不料卻是噩夢的開始。事實上,當天投手丘的凹陷處讓他整晚都在不是很舒服的姿勢下投球,腿部也在幾周開始疼痛難耐,選秀前的最後一場比賽現場大約來了90名球探,在場的球探後來回憶,馬納亞當天只投了兩球便下場。

檢查後是髖關節唇撕裂傷,馬納亞從前五指名的期待掉到在第34順位才被皇家隊選走,他開啟職業生涯的方式不是走向球場,而是往醫院報到。

馬納亞面對這段過往則這麼說:「生命裡的每件事,我都會順著它走,事情發生就是發生了。」父親來自美屬薩摩亞,南島民族性格裡的樂天知命流傳了下來。「這是我從父母身上學到的,我的一生都奉行這個準則。」

 

兇悍本色

2015年皇家季中補強超級工具人佐伯列斯特(Ben Zobrist),也將馬納亞送到了奧克蘭,隔年即登上大聯盟的他菜鳥年表現不俗,去年上半季延續好表現,16場比賽還是繳出3.76防禦率的成績。明星賽後開始的八月卻判若兩人,後來當月防禦率暴增至9.17。體重下降是投不出球速的罪魁禍首,原來馬納亞季初被診斷出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處方的副作用讓他完全沒有食慾,體重掉了25磅,連帶球速也無法發揮。

事實上,馬納亞也並非速球型投手,除了速球之外,他的主要武器為滑球及變速球,一直以來亦都有控球不穩的問題。他的變速球是某天從大學室友那裡習得,特殊的握法讓他當年在夏季聯盟繳出意外好表現。但到皇家隊後,卻被要求改回標準的握法,馬納亞遲遲無法適應,在無法投進好球帶的情況下,後來便很少使用,直到來到運動家,才改回到他自認比較像「指叉變速球」的握法。戮力改善控球問題的滑球則因易混淆打者視聽、被用來當關鍵時刻的決勝球,「(他的)滑球有比較多上旋、速球則比較多後旋,」投手教練艾默森(Scott Emerson)表示,「但如果他都能投到位的話,打者很難去辨別不同。」

今年健康的馬納亞回到球場後,球速雖比上季更慢,控球顯然更加精準、也能更有效率的投球,直球均速雖只有90英哩初,但以往會投到右打的外角,現在則可以投到兩側。「控球一直以來都不是我的強項,有記憶以來我便很常投出保送,找不到適合的出手點和投球機制,我不確定球速下降是否幫助了控球,但我覺得就是做好準備、找到適合我的投球機制、接著重複(相同的機制)。」今年他的保送率從去年的8.0%下降到目前4%上下。四月4勝2敗,防禦率僅1.03,更寫下連續14局無安打的隊史新紀錄。

曾被大學教練史邁利(Brian Smiley)形容「很難被激怒、很難生氣、就像一隻泰迪熊」的馬納亞,坦承前兩年有菜鳥症候群,「前幾年我只是很開心能來到這裡,對於能成為球隊的一份子感到高興,然後希望我能做得好,我覺得我的天賦可以讓我在大聯盟表現出色,但當然不是這樣的。」

現在的他不僅能更自在使用三種球路,在心態上也有很大的轉變,「我覺得有時候我太友善了,而(這種心態)會轉移到球場上,我知道如果要變強,必須在投手丘上改變。現在我開始用這種方式,不去在意誰在打擊區上,只想攻擊打者。」薩摩亞民族雖然樂天知命,性格不慍不火,但另一方面,從島上最受歡迎的運動是美式足球或許可以看出,南島語族戰鬥起來可是真正的戰士。上到大聯盟第三年,馬納亞開始學會把性格另一面展現出來。擺脫初來乍到的興奮之情,性格溫和的他終於知道一旦站上投手丘,就得化身冷血戰士,誓言將眼前敵人全部殲滅。

【完整內文刊登於美國職棒雜誌2018年 六月號】

https://www.facebook.com/mlbmagtw/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