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職人系列/盼能帶給觀眾快樂 球評汪蔚傑的轉播哲學

李升愷
·9 分鐘 (閱讀時間)
汪蔚傑(圖右)與緯來主播張立群。(汪蔚傑提供)
汪蔚傑(圖右)與緯來主播張立群。(汪蔚傑提供)

採訪/李艾純、李升愷,文/李升愷

2004年起,汪蔚傑擔任球評的時間已邁入17年,始終秉持著「希望可以帶給觀眾一個歡樂的早晨時光」的轉播理念。

「轉播需要時間去累積經驗」

一通來自緯來體育台的文大培(培哥)、同時也是汪蔚傑輔大的學長來了電話「你要不要來?」,培哥在電話那頭劈頭就說,「你就來這邊。我有很多的比賽可以讓你播。」

在許多輔大朋友、人員比較熟悉下,且如培哥所說,當時緯來拿到許多在地大、小型賽事的轉播,從國中、高中、大學、NBA等大大小小的賽事、盃賽都有,有更多發揮的機會與空間,「因為這行是需要時間去累積經驗的,不可能一開始播就順風順水。」汪蔚傑選擇加入緯來。

儘管機會更多了,但汪蔚傑也坦言「真的很硬」。「一天最多播過4場比賽。」他笑著說道,「常常要靠咖啡和提神飲料撐完。」就這樣以戰養戰,一播就是十幾年。

球評的準備工作

汪蔚傑認為每個人個性不同、準備的方向也不同,「有些人上了轉播台要他笑,他也不太敢笑,就是很嚴肅地轉播,要怎麼融會貫通,就是需要經驗累積。」他也舉個例子,「若是現在正要轉播的比賽因疫情延賽而臨時要改場次,我和立群是可以馬上播的,因為我們每天都在看比賽,球隊、球員的近況是可以掌握與分析的,轉播也就不會只是報報數據這麼制式,且報數據也不是球評負責的部分,不可以搶了主播的工作。」

「我早上基本上就是看球賽,玩玩Fantasy Game(NBA網頁遊戲),並去大量接收資訊。」為了去了解球員、球隊,汪蔚傑表示:「因為有訂閱NBA League Pass(官方轉播平台),所以NBA比賽我會挑即將轉播的那支球隊前幾場重點賽事出來看,做數據、戰術與近況分析,為什麼球隊處於連敗之類的。」

至於轉播風格該怎麼與時俱進,汪蔚傑說:「NBA就是聽現場原音,過去5年在中國變成聽CCTV5(中央五),雖然大家認為中央台比較制式,但其實也是有越來越活潑的趨勢,加上對岸有企鵝直播,那裡面主播能發揮的空間又更大。」

「可以看到觀眾取向已經在變了。」汪蔚傑聊到對於轉播生態的看法,「以前傅達仁的時代、老蔣的時代是規矩的,但現在不行,需要更有創造性,必須做出自己的特色,怎麼讓比賽變得生動、讓觀眾雖然不能到現場,但也能夠融入比賽。」

「但要講到好玩、生動,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談到自己的準備與轉播的眉角,「除了球賽,也會結合一些流行時事、綜藝,哏不能亂丟,也必須要跟搭檔有一定的默契,哏丟出去他要接得到,不然會很乾。」同時也舉例,的Carmelo Anthony在比賽中連續得分,「因為Anthony綽號是「甜瓜」,我們就會聯想到瓜哥(胡瓜),然後喊出他的經典名句:『下面一位!』」

汪蔚傑(圖右)與NBA傳奇球星Dikembe Mutombo合影。(汪蔚傑提供)
汪蔚傑(圖右)與NBA傳奇球星Dikembe Mutombo合影。(汪蔚傑提供)

因過去5年都在中國帶WCBA的球隊,汪蔚傑觀察到:「在台灣很常收到觀眾的批評指教,不過中國那邊球迷其實也批得很兇,因為他們是全中文(普通話)播報,包含球員的名字都是,有一次看到播報的人把譯名翻錯,網路上就幾千人罵聲不斷,『這是你的工作,你連名字都講不好,憑什麼坐在那個位子上。』」他也將這些批評化作在轉播台上持續成長的動力。

除了詞彙,聲音也是做這行必須要照顧好的一環,「必須要讓觀眾聽起來舒服。」汪蔚傑說道,「例如吃太刺激的食物導致轉播過程可能有咳嗽等造成中斷的情形,畢竟觀眾是看著比賽畫面配我們的聲音,這樣會讓觀眾聽起來很難過,所以聲音是非常重要的。」

再來談到發音,汪蔚傑則說要感謝父親小時候的栽培,「小時候我爸希望我能當主播,因此在小學時請了一個家教來教注音、念報紙。」

儘管當時覺得過程痛苦,但最終這段經驗仍成為能換個身份坐上轉播台的重要養分。

汪蔚傑加碼爆料說現在車上隨時都掛著一套西裝、多條領帶,若是轉播現場出了什麼狀況,只要一通電話他馬上就能到前線支援!

汪蔚傑。(汪蔚傑提供)
汪蔚傑。(汪蔚傑提供)

教練與球評的連結

2015年起赴中國執教、2020年回台,從廣東到河南,每天開會從廣東話到河南話,可能還會碰到一些北京的教練等等,很多不同語言類型的交流,因為中國是全中文化轉播的關係,很多籃球術語也與台灣不同,當時嘗試用英文術語和球員溝通時,換來是球員滿頭問號,因此先要將一些中文術語、用詞學起來,溝通上才不會有阻礙。同時也藉這個經驗體悟到一個觀念,「要了解你服務的人是誰、要去貼近他們的生活。」

二十幾歲就因膝傷轉任教練,汪蔚傑認為在當教練時累積的戰術概念、思想,都可以應用在球評工作上。「球評還是要有一些球員、教練的經驗。」汪蔚傑說:「我運氣很好,可以帶到亞洲最高等級的女籃球隊,帶過WNBA的球員,在擁有這樣的經驗下,可能說的話會比較有說服力。」

汪蔚傑舉受訪當天剛播完的其中一場NBA比賽,密爾瓦基公鹿與布魯克林籃網廝殺到最後讀秒階段落後兩分,公鹿喊暫停,「像這樣主播就會丟球給我,問接下來的戰術佈置,我就說一定是給(Khris)Middleton,公鹿前幾次這樣的機會都是給到他手上,公鹿最後也真是交給他出手絕殺球。類似這樣,會有一些(戰術)累積並預測比賽的走向。」

轉播遇到的挑戰

轉播生涯已十餘載,總是會有一些挑戰性特別高的比賽,汪蔚傑笑說:「我播過白館停電、球員打架,還打到我們面前,但又不能丟掉手上的麥克風逃跑,只能一手擋著一邊繼續播球。」也碰過球隊抗議,兩隊教練把球員召回休息區,一停可能幾十分鐘起跳,必須要想辦法撐過這段時間,汪蔚傑開玩笑說:「可能我『練肖話』的能力就是這個時候被開發出來的。」

接著再說到轉播亞運比賽,「我也遇過對手與中華隊實力差距過大、分差超過一百分的比賽,我和立群從第一節就開始講故事,介紹對手的生活、來參加比賽的辛苦過程等等。」

且因為亞運、奧運之類的比賽項目眾多,很常會有比賽當下直接切換畫面至另一場比賽的情況,「可能比賽播一播,隔壁郭婞淳要奪牌了,畫面便帶到舉重場,只能搭配立群擠出一點評論互動。」除了舉重外,也不乏跆拳道、桌球等等,「一點初淺的規則還是要事先了解。」

另外擔任轉播工作幾乎沒有長假可言,就算颱風天也是風雨無阻,但汪蔚傑回憶到最辛苦的其實是「林來瘋」的那段時間,「Kobe見過凌晨的洛杉磯,我們見過凌晨的台北。」他表示,「因為林書豪當時一打出來,為了給大家第一手的現場,常常凌晨就上工。」

但他表示,雖然那段時間相當辛苦,然而現在回想起來,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與工作人員一起跑各地比賽培養出的深厚感情,「很甜蜜,也很感謝緯來給予這麼多珍貴的機會。」

汪蔚傑(圖右)與緯來主播張立群。(汪蔚傑提供)
汪蔚傑(圖右)與緯來主播張立群。(汪蔚傑提供)

與立群主播的默契

汪蔚傑回憶到,其實第一場在緯來播的比賽並不是和立群搭配,而是和錢韋成主播合作HBL的比賽。

談到與立群主播的搭檔,汪蔚傑表示並非一拍即合,但後來與立群的合作機會漸漸增加,慢慢地也培養出了默契。

「我知道他會問我什麼樣的問題、丟什麼樣的球給我,就可以先做準備。」兩人也對對方的狀況瞭若指掌,「如果播球當天感覺到他可能聲音狀況比較不好,我就會幫他多cover一點,或是他可能要連播兩場,我就會跟他說你留一點力氣。換成是我狀況差也是這樣。」

儘管同年的兩人在踏入媒體界才互相認識,在經過十幾年的合作下,現在已是相當好的搭擋與朋友。汪蔚傑也開玩笑說:「他球打這麼爛,我們怎麼會碰到?」再接著虧:「他現在就只能靠著拍一些中場投籃、打新聞盃時穿個24號在那邊刷存在感。」言談之中看得出兩位的好交情。

最後汪蔚傑表示特別感謝緯來副總何孝齊的提拔,很珍惜自己能持續有這樣的機會,同時也覺得自己很幸運在疫情當下能一樣從事自己喜歡的事情,之後仍會盡力播好每一場球賽來回饋觀眾、球迷與緯來的包容。

◤新年穿新衣限時優惠◢

👉New Balance新年好貨49折起

👉UA限時搶 全館3折起滿額折250

👉NIKE聯合品牌鞋衣配5折起

👉年菜搶先購,團圓價88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