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系列/打球打出一片天 捷思科技打造GoHoops籃球賽事管理平台

許德霖
·25 分鐘 (閱讀時間)
捷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李果翰(圖左)與蘇冠緯。(許德霖/攝)
捷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李果翰(圖左)與蘇冠緯。(許德霖/攝)

採訪/李艾純、李升愷、許德霖,文/許德霖

你可曾經想過?當激烈的賽事進行地如火如荼,球員的數據是如何快速且即時更新至官方網站上?捷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李果翰、蘇冠緯因為籃球而結緣,也開啟了捷思科技的故事。

因為籃球,因為負責任

10幾年前一起合作專案,捷思科技共同創辦人李果翰(Gohan)與蘇冠緯(Mark)從那時就結下緣份,雖是效力於不同公司,「中國那邊周末我們也不能幹嘛啊就都到處走走,大家也就比較熟識,我們就都愛打球就一路從10幾年前開始,一起帶1個球隊去外面打比賽啊然後就一起到現在。」Gohan說道。

籃球數據服務是Mark在國立政治大學EMBA的畢業論文,用1個創業的case來寫這個論文,就跟好友們討論,大家就覺得越想好像越有機會,於是就用Side Project的方式就開始了這個案子。

Mark笑說:「其實好像也沒有什麼啦,因為一開始是Side Project,那反正Side Project玩一玩就不小心就搞大了,所以某種程度上是...為客戶負責、對客戶負責。」

但在Side Project有時間以及配合的極限,所以就是搞大了然後為了對客戶負責,「那不妨就All in吧。」

「All in就去做,對,那也還不錯啦,我覺得我們全部投入了以後。」Mark也提到剛開始一段時間用Side Project的方式去run,也覺得有差異,而現在在整個公司的動能跟執行上面是比較有效率。

「所以其實出發也沒有什麼因素,就覺得要對人家負責任,若真的不行就後面再說,但至少到目前為止是還行啦。」Mark笑說。

籃球,就是自己喜歡的

Gohan指出籃球就是最熟的,也最有興趣的,自然而然就不用花很大的力氣去請教專家,因為自己喜歡、也一直在接觸,感覺比較容易就成型,那麼就做,「實驗以後,發現球友也跟我們類似,就是喜歡的東西也不會差太遠,就這樣轉動、就這樣起來。」

論文的部分花了一段時間去潤飾、去想過,Mark接著說道,「很多東西,因為我們自己打球,所以我們大概有60分的東西我們很清楚,我們不需要再去跟人家問『60分』,但棒球,棒球60分?歹勢我就完全不懂了。」

「所以通常我們會被問說:『啊你們怎麼不做其他的球類?』,對,因為要達到60分就有需要去詢問專家。」

「像Gohan說我們周末會打球,所以我們大概知道說,『OK,身為1個球員去參加比賽,大概是需要或想要什麼東西?所以我們就把概念中的東西放進來,然後就是這樣做,其實就是比人家多一點點點的基礎。」

「那當然在這個過程裡面也受到很多專家(建議),我們以前就是球員,就打球,到底怎麼樣辦一個賽事?或著說賽事需要的是什麼?我們不懂,我們以前打球就罵裁判、罵主辦單位、罵紀錄台,那現在我們完全都不會,因為我們知道天啊!這有多辛苦,所以其實這個過程裡面,從本來被我們罵的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Mark笑說。

Mark也分享自己常開玩笑說,在籃球這領域,其實還是會覺得自己有點格格不入,因為終究不是那個圈圈出來的,有點像半個局外人,又像半個局內人,「所以在提供服務或是經驗裡面,與現場或是跟在這個圈圈裡的人通常都會有一些不一樣、或是衝突的想法,是他們覺得說『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那我們也會覺得說『啊你們為什麼是這種想法?』」

「因為在我們搞IT的世界裡面,我們思維就是這樣,其實那會有很多碰撞、衝突,還有很多火花,那我們就嘗試著去解決這樣的事情,其實,還滿好玩的。」

求人不如求己,PlayOne上線

PlayOne有點像是我們的實驗室。」

Gohan指出一開始腦中就是有這系統,也知道要使用在什麼場域,但是想說還要找人嗎?去配合嗎?去拜託人家嗎?「那不如我們就真正來弄一個賽事,一方面它是實驗室,一方面也透過這個機會,可以來認識這個產業的人,去聽更深的聲音,而不是就是到處拜託人家,所以我們就是自己弄了一個賽事。」

「把新功能運用上去,然後去看每1個人、每1個球員的反應,然後也去看整個賽事的工作人員,在系統進來之後應該有什麼樣的流程去搭配這整件事情,某種程度PlayOne應該算我們的『農場。』」

剛開始可能賽後1個小時內可以讓球員們看到數據,透過改善工作流程、系統縮短到賽後15分鐘,再到賽後即時,甚至有直播,且即時數據可以讓遠端沒有來現場的人可以查詢,Gohan強調這是一個演進的過程,不是一開始就做到,在演進的過程中,球員的習慣也慢慢地養成,「譬如說當他習慣賽後馬上可以看到(數據)的時候,你賽後沒有出現,那他就會來問:『咦?為什麼現在都沒辦法有了?』、『欸為什麼今天這麼慢?在搞什麼?』」

「所以其實某種程度是在,慢慢...逐步地前進,然後也在逐步地養成這些球隊、球員的習慣。」Gohan說。

「應用場域一開始就是在PlayOne的假日聯盟裡面,像我們第一版出來要1小時,是我們在operation上去push所有工讀生馬上弄。」Mark繼續透露差異,沒用這個系統的,還是紙本形式,就需要全部打完收一收,回去工讀生再去輸入數據,所以隔天才會出現。

「對我們來講,球員現在最care的就是數據是不是即時,因為我們在源頭本來就是希望,就是給這些素人球員的感受是,『你就好像是SBL、就好像是P League+、就好像是HBL甲組球員一樣,有轉播、有即時數據,就好像他自己就是那樣子Level的人』,讓他們可以馬上看到這些東西,所以數據需要即時。」

Mark持續分享,球員喜歡的還有照片,在場上打球的照片,「這裡面就很有趣,以系統商來講,本來是不知道這些事,剛剛Gohan講PlayOne之所以是農場是因為,有這個需求,所以農場先開始拍照,拍完了之後就要去想,那這個照片怎麼跟系統、怎麼跟球員產生關係?這個就是我們當初從來沒想過的需求。」

系統演進至今,照片後來就變成整個平台的重點之一,也延伸到在app上,「我們每天在看這個數據的時候,每次都會開玩笑說,男生其實就『愛水』,app裡touch頻率最高的就是照片,每天在那邊看,那個是倍數,倍數的成長。」Mark再說道,本來都是聯盟拍的帥照,「現在可以自拍了,透過app自拍,然後再疊上今天比賽的或是過去的數據,這種有點像Facebook的平台。」

「我們就慢慢引進球迷的角度,譬如在HBL賽事階段,球迷去現場用的app就可以拍,為球隊應援!這種概念就會跑進來,所以慢慢的從本來針對這種業餘賽事的聯盟,賽事主辦方,然後慢慢進到一級賽事,然後回到業餘賽事,球員自己可以拍,像球員周六、日去打球,最喜歡帶女朋友,女朋友在旁邊拍也可以放到app裡面,再弄個愛心到卡上,所以大概是這樣子。」

在,與客戶之間

「不過我們算比較特別啦。」Gohan在提到客戶時是如此說,客戶其實是有滿多邊的,像是Mark說的球隊跟球員是我們的客戶,但以整個調性而言,整個平台的另外一邊,其實還有一群客戶叫做主辦單位,「所有辦比賽的不管是學校、學校系學會啊、什麼聯盟的、聯盟長、籃球社,像辦比賽的這些人,其實某種程度,我們的產品,我們這個平台都是在協助他們去辦比賽,用最少的effort去做到最好的品質。」

「為什麼他們可以?因為在過程中,大家當然想要PlayOne是有好的品質,但因為我們2個都是Side Project在做,所以我們一定要想盡辦法把自己所有的工作effort降到最低,所以某種程度,最後形成的結果就是這個產品。」,這個系統能幫這群客戶解決、審視問題,再幫這群客戶提升品質,讓他們體驗更好,「整個平台就會雙邊的去滿足,所以客戶不只是球隊、球員、主辦單位,未來可能就會有一級賽事球隊就會慢慢透過平台去長大。」

捷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蘇冠緯講解系統操作。(許德霖/攝)
捷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蘇冠緯講解系統操作。(許德霖/攝)

在提到系統的實際操作,Mark指出在iPad上的介面就是1個球場,「當初設計上就希望記錄員可以把每個發生的事情、場上的位置就幾乎寫出來,所以在Yahoo上面之所以會有出手點的分布圖,就是因為他有這個球場可以先按,然後在右手邊這個區塊去決定發生什麼事情,再來會跳出場上球員的背號讓他選,大概就是這3個程序,那這個是最經典的例子,這個很熟練的記錄員大概可以在7秒鐘裡面做3件事情,而且他還可以看著場上的狀況。」

「譬如說HBL記錄就是輔大體育系的學生,因為他們受過籃球專業訓練,他們本來就要做這件事情,本來是用紙張記錄,但紙張上沒有辦法登記位置,僅畫正字記號。」對他們來講還有另一個痛苦,Mark持續說,1張A4紙在1場比賽下來可能是數百個正字記號,還要找格子,還要算數學,然後還要算球員的上場時間到秒,但因為以前沒有人幫忙解決問題,「那像現在對他來講,他不需要算數學,他只要需要發揮他的專業,在那個當下把每一個都記錄好,算數學的事情交給電腦來做,概念上就是轉化成讓他用專業去捕捉那每一瞬間,剩下事情,電腦會幫你,他就還有餘裕可以catch到整個現場,現在還可以記住場上的位置。」

HBL官方網站數據出手點分佈、出手點命中率。(Yahoo奇摩運動官方網站截圖)
HBL官方網站數據出手點分佈、出手點命中率。(Yahoo奇摩運動官方網站截圖)

「這個場上的位置,現在呈現出手點這樣的事情,可是其實可以用更進階的去看,比方說,我抄你球,我是steal、你是失誤,我們就可以看得出來,你最容易在哪裡被抄球?或是遇到誰,就很容易被抄球?因為這其實是有互動,兩邊同時都做動作,包含投籃沒進,籃板位置被記錄在哪裡搶到?其實在系統裡面,全部都有這樣的數據,這些東西學生聯賽可能沒有那麼注意這麼細節,可是到SBL、到P League+,其實他們就會看到很多的細節,對他們來講就很重要。」

Mark說其實記錄人員其實都不用傷腦筋、每個賽事主辦本來就要想辦法解決,賽事要提供攻守數據,就是要有這種人,「那客戶就要送人來做操作訓練,過去的經驗裡像這樣子,其實他只要practice 2場就可以上手、很順的上手,我們的記錄你現在叫他回去用紙本,他可能會說『把我殺了吧!』,還要算數學,密密麻麻,那這個其實都很方便,我們其實還有總表,所以像是現場裁判,有時候會來問了他現在到底怎樣?球員犯規啊什麼的,因為我們有一些特殊要標記的數據,直接不需要跳畫面,就可以看到,提升現場賽事的運作效率都有一丁點的關係。」

有關於系統的再演進,Mark則回答道:「記錄上籃、跳投等,之前的確是有人在問,但是其實就是說,回歸到整個紀錄台,他能夠做的極限到什麼地方?」Mark指出以賽事主辦單位的角度會覺得,official的紀錄台可以做到目前提供的這個模式,以FIBA標準而言,可以做到這些,就覺得說OK是夠的,「在得分的型態,什麼layup、jump shot、這東西,在過去其他的賽事或是系統裡面,是有第二排的人在加工的,他的判斷說你今天是layup或是jump shot的狀況,都已經是很advanced的東西,所以即使目前有人在探討這個東西,但是實務上會變成是需要第2個類似像副手的角度,特別針對這個時間再去加工。」但其實實務上,對於紀錄台而言加灌籃這件事情,這會有判斷上主觀的issue,Mark指出討論的結果就是暫時先不加,因為其實不能為了1%、2%然後放棄整個本來完整的基礎,「所以有人在這樣探討,但是我們現在的設計概念,就會變成從旁邊去協助他做這件事情。」

困難、挑戰以及改變

而被問到這一路上經營公司的甘苦,Gohan則說因為有2個共同創辦人,對Mark與自己而言,有分工的緣故,所以會有些不一樣,「我覺得1個新創公司,很多困難都會遇到,我會覺得我們2個已經,第1,運氣非常好啦,第2,整體公司狀況還OK,所以才有辦法這樣一路走。」

「但你說,有沒有辦法更好?一定都期待更好的,遇到COVID-19是不是運氣不好?我覺得是啊,但沒有會不會更好?覺得也很難說,對我來講,我會覺得(困難)都是存在,但就是一步一步去克服。」Gohan自信地說著。

Mark覺得最難的是市場,自覺做的題目是太過於niche的市場,「在找資金上,這個就很現實的問題,投資人基本上看不懂,常會提出疑問說『運動?搞運動?』,我們其實常被懷疑居然到現在還沒掛,因為他們看不懂這是一個,但坦白講,你說像剛剛Gohan講COVID-19,其實沒有COVID-19,那有可能就沒有P League+,沒有我們今天做出來的成績,坦白講是這樣子。」

「整體來講,在台灣這個市場其實對我們現在的發展,某種程度已經算是到飽和的狀態。」Mark提到還會想要繼續嘗試,因為在B2B的市場裡面持續擴展,在一級賽事、在假日聯盟持續深入,但終究有它的極限,「所以我們才會想要從to Business再去接觸到我們最終端,消費者身上,包含球迷身上,會做這件事情,可是這些事情對於從business model來看的人覺得說,『你們就是有病嗎?』其實對大部分的投資人或新創來講,其實B2B相對穩定的收入來源,為什麼要從B2B去走B2C呢?因為飽和,為了更好的營收,我會做這件事情,而這個事情其實對我們來講是非常大的挑戰,到目前為止對我來講,這一塊做的事,花費是很高的。」

「常常有投資人問說,『你們到底什麼時候可以賺錢?』我就開玩笑講說,如果不要把to Business的錢賺了,拿來投資在to Customer上面,我就賺錢,對,因為我們今天都是這裡賺到錢拿過來,投資那裡繼續增長。」

「包含技術面,全部都是因為市場的影響才去長出來的挑戰,因為你不得不為了要活下去,你就要『變』,然後去面對。」

Mark持續分享克服之道,其實跟過去的工作經驗有關係,Mark過去是做軟體的SI,而Gohan是扮演CRM的廠商,其實都在「乙方」,而因為乙方做習慣了就知道,「怎麼處理這個甲方。」

「公司前期在面對這些甲方時,有時候會覺得說,這到底幹嘛?可是後來想一想說就把它當甲方吧,其實全台灣所有的甲方都跟他們一樣,用對甲、乙方的心態去面對時,我們就會覺得還好,反正我們就剛踏進來,所以我就努力地滿足你,其實某種程度上滿足你就是滿足你的客戶,所以這樣子是OK。」

「但隨著越做,在近期這2年會覺得說我們開始深入,有時候再看會覺得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不那樣做?我們開始會有一點點沒那麼乙方,就開始想要去提更多的概念希望我們做更好,那為什麼不做?這就牽扯到很多。」Mark持續道出衝突點,「多方面都會覺得說,以前這樣就好啦,那為什麼要改變呢?可是在很多面向上,像SBL、HBL,官方也都是一樣,他們都會遇到某種程度的瓶頸,尤其又受到外在環境COVID-19影響,再去看P League+,其實他們也有在改變,那我們,也因為他遇到問題不得不改變,我們舊也有機會讓我們的服務進去,也跟著改變,而在過程中其實就一定會有衝突,那就是要討論看怎麼解決。」

捷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李果翰(圖左)與蘇冠緯。(許德霖/攝)
捷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李果翰(圖左)與蘇冠緯。(許德霖/攝)

目標實現與未來

Gohan也坦言2020下半年的目標,其實就是往海外發展,也不是說野心很大,往海外會變多大,而是原本開始要跟海外賽事合作,然後有一些海外的reference出來,因為COVID-19就沒有辦法去。「2020年年初,其實Mark有去德國參加很大的運動展,然後其實在那邊,有很多當地的一些籃球聯盟、賽事或club就說,『哇你的東西很不容易耶』,是因為在德國根本沒有一整套系統去幫二級賽事,應該說,除了一級以外的賽事去幫他們做這些事情,那其實那時候就有很多connection是有機會出去,但就因為沒辦法,因為Mark一回來就全球大爆發,再也動不了,所以我們就只能轉換,出不去,就把台灣再做更深嘛,大概是這狀況。」

捷思科技在2020年年末舉辦第一屆的球員卡設計大賽,對此Gohan說,「球員卡其實某種程度是『抓住』,在APP裡面看到數據,看球員、看照片的時間已經非常多,這是一個對於擴散,對整個APP的循環是有幫助的事,所以我們思考說,那如果讓這些人要分享照片,有沒有什麼可以加分的東西?那所以我們的核心是數據,大家喜歡是照片,我們就想辦法把這2個東西合起來,就變成球員卡的概念。」

「其實這跟我們的核心價值,也就是我們希望給業餘運動員有職業賽事的體驗,也是有一點類似,因為一般的業餘球員,怎麼可能會有自己的球員卡?」,Gohan說把整個概念套在一起,就變成球員卡這件事情,從一開始有一些版型,到後來覺得應該像社交軟體上的貼圖一樣,有更多網友的創意進來,所以才舉辦球員卡大賽,「我們希望有多一些不一樣的玩法,進來給這裡除了使用功能的客戶,能再有更多發揮,結果是希望說,大家更能分享,讓更多人知道我們。」

Gohan提到自己產品的終極概念,其實是希望是一個服務平台,而這個平台就是盼客戶可以自助地把所有的事情做完,「所以在這過程中,要做很多教育訓練,他一定要跟你一樣熟,所以其實我在做的事情有一點像是幫這些賽事主辦方,如何成功應用這套系統,我自己叫做Customer success,就是怎麼去協助他們把這件事做得很棒,然後所以當這個流程走完,其實某些程度這些客戶已經不太會來找我們,就是自己做,偶爾遇到忘記怎麼處理,客戶訊息就會過來,那我們就丟1個手冊給他,或是給1個hint,客戶就自己去解決。」

「那當然有些賽事,如HBL、SBL或是P League+的一級賽事,他們人力調度,或是他們希望穩定性夠高,或是更安心,也許會請我們去幫忙,那時候可能就會有人到現場。」Gohan指出對於這群客戶就是要讓這個系統能去降低他們所有的不便,讓他們把工作流程降到最低,effort降到最低,「所以我們就會去教他們,把這件事做好,不能是1個系統丟給他,一開始的時候會帶他們實作。」

Mark說系統穩定好用,只是平台根本,要能易上手才是最大挑戰,尤其是面對到一群人,「基本上,你如果去注意看,其實很難看到組織架構裡面有跟IT相關的蹤影在裡面,所以其實是我們都知道這個是組織的一個挑戰,舉例像一般民間企業如果他到一個規模,一定會配MIS部門,然後他負責的工作,其實就是企業流程跟廠商提供的整個整合在一起,然後做這件事情,我們現在其實有一點點,扮演的角色就是這些客戶的MIS,因為我們已經某種程度上是他整個生意核心的一部分,像一級賽事這些,他現在沒數據平台是不行,會被罵翻,沒有網站可能也被罵翻,數據不即時也會被罵翻,那他組織裡面沒這個編制的時候,其實我要扮演這樣角色。」所以提供的不僅僅只是賽事,是讓客戶如何在經營生意時,在流程上能夠更順暢、更簡單,「這件事情就像回到剛剛講甲、乙方的事情一樣,以前覺得說,我在沒有任何系統,就是這樣很OK,可是為什麼碰到系統的時候,我就有這麼多好像讓我很不舒服的事情?我們就要想辦法,看是像Gohan講的,我們去敎育?還是我們去修流程讓他符合。」

Mark也提到現在面臨到另外的挑戰,「以前客戶少,我就為你改,然後現在常常有客戶問說我們要改的東西,為什麼還沒?『我說,不可能只考慮你捏』,還要考慮其他賽事端,要通盤的考慮,我們才有辦法落實下去,所以那個對我們來講,某種程度上是一個大挑戰,我們做得就是很niche,然後每個人現在都想要有些不一樣的時候,你要怎麼去統合?其實對我們是一個很大挑戰。」

「而且有時你問客戶,他不見得講得出來,問說覺得哪裡不好呢?客戶會說我就覺得哪裡怪怪的嘛,那我們就不得不去現場走走、看看,到底遇到什麼問題,所以就有一點IT consultant那種概念進去幫他看,因為他講不出來,可是他就覺得他不舒服,啊他是客戶啊,那你只好想辦法讓他舒服。」

談到未來,Gohan則指出擴展方式大概就2個,一個同運動、不同國家,另一個是同國家、不同運動,「短期間,今年、明年會怎麼走?其實很難給你一個很絕對的路,因為對我們來講,我們就一直跟著市場一直變,像Mark講的,市場是重點,你說為什麼沒有辦法,我就是要往排球走啊,棒球走啊?但我們在這個產業常遇到的是,客戶到底準備好了沒?」

「我們把這東西做出來,能力上沒問題的,但是如果他沒有準備好,他不會用、他不會想用、他用不好,所以我們去做每件事情,其實某程度也在等客戶,他是Ready的,給他教育是已到位,這些事情對我來講是真正能不能讓他落地的關鍵。」

Gohan指出知道棒球市場很大,但這就是一個一個階段,「你可以花很大力去做,但是可能你得到效果可能就是50分,但如果當他Ready的時候,他跟你一起去做的時候,你可能不用花很大力氣就可以做到,60、70分,所以方向大概是這樣啦,但我實在沒有辦法說,3個月內,我們要把棒球做完。」

Mark認為,公司是不會排斥其他的運動,「但我們會反過來講,我們會排斥,不太希望你就跟我提說你想做而已,我們想要去探究出,希望去Study出一些人家沒看到的東西,像當初就是我們都打籃球,很堅持要位置的輸出,看到這個東西是有搞頭的,才去投入這個東西。」

「棒球、排球、足球現在其實也有被提到,但我們會希望不管是持續跟大家一起Study,或是他們的domain expert來告訴我們這些事情,討論後找到亮點才去做,而不是說就為了digitalized。」

「像籃球,第1年跟Yahoo合作,增加那兩個出手點,網頁瀏覽量就有所成長,客戶很滿意,那我就覺得OK,有達到大家的喜好就是一個甜蜜點,我們會希望所有的運動在投入精力做的時候,都可以有一個假設是這個東西,大家非常喜歡的。」

「一級賽事就不用講,他本來就有包袱在,可是業餘賽事的客戶,他們自己要有心把它的比賽辦到那樣子,然後再加上我們,那就真的很好,像我們很多業餘賽事,它很喜歡它做到了以後用我們的東西,最大的優勢就是客人基本上黏著不走,因為這種會有搶客的問題,其實現在不用傷腦筋客人會流失,他自己有把事情做好,再加上產品不斷的進化,這些客人基本上就不會離開,可是,你20、30分就沒辦法,因為思維模式不一樣。」

Gohan提到客戶需準備好,Mark補充說覺得是兩方面,公司提出來的東西,也可以幫客戶準備好,但有很多之前沒有合作的客戶,他們會覺得我們要用但再看一看有的就放棄了,「我們自己的definition是說,你今天得要先做到60分,我的東西可以幫你加分到80、90分,可是我的東西沒有辦法在只有20、30分的時候,我加上去讓你變及格,那是不可能的事情。」Mark持續點出,客戶端自己得要在SOP上面先到一個程度,然後這個東西(系統)放上去,它不是類似像一個噴射機裝上去就可以衝天,那是不可能的。」

◤限時優惠◢

👉快速到貨!NIKE adidas 6折起結帳再88折

👉New Balance開工狂購慶,全館6折起

👉NIKE adidas 全館5折起結帳再88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