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曾文誠】野球人生二部曲 用曲球瞄準的人生「九宮格」(下)

曾文誠-運動專欄作家
·運動專欄作家
·8 分鐘 (閱讀時間)
黃俊隆於紐約出賽。(曾文誠提供)
黃俊隆於紐約出賽。(曾文誠提供)

文/曾文誠

接續上篇:【運動專欄/曾文誠】野球人生二部曲 用曲球瞄準的人生「九宮格」(上)

經過那慘烈一戰後,我想此時俊隆的九宮格目標又不同了。中心點很明確是「4局失3分內」,為達到這個目標,旁邊的空位則是控球、體能訓練還有武器球等。如果你沒有參與過任何棒球運動,你一定無法理解俊隆為什麼如此,你一定會對他說:「這位先生,你只不過打打假日乙組棒球,有必要這麼認真搞嗎?」事實上,我所知道的乙組棒球世界裡,像俊隆這種「瘋子」數以千計。病情較輕的就是,週間不斷祈禱假日那2天千萬別下雨;重症的就是不斷訓練,讓自己更強;而俊隆算是病到沒有藥醫那種。

因為他不僅怕比賽天氣不好不能打,他很重視訓練,更在意「保護(養)」他的右手。有一天我們和幾個朋友打桌球,當然也是業餘級的,在廝殺了幾盤後,俊隆突然說:「我不能太操累,星期天還要先發。」聽到這句我笑了,我真的以為他在開玩笑,但我錯了,真不該把別人認真嚴肅對待的事當玩笑話。俊隆對比賽的態度簡直是職業棒球級的,而且訓練過程也比照職業級的,1個星期他有2天請專人指導排重訓課。星期天的先發他在周四投牛棚,哪個地點會是他的「牛棚」不重要,要問的是一次都丟幾顆?他給了我平均120這個數字,啥米?我坐正了身體再問一次,120球對一般素人的確是很不容易的數字啊!這就是他為星期天備戰所做的努力,因為對他而言,如果禮拜天先發沒有把比賽投好,那麼他的星期一就完了,比別人更blue的Monday blue。

俊隆會blue是因為他很在意,不是「周間成功的社長」變成「假日失敗的投手」這2個角色讓他難以調適,而是一向要求完美的他,花了太多時間在精進他的球技,尤其投好曲球,如果設定「4局失3分內」是九宮格的中心點位置,那麼把曲球投到完美大概就是達成目標的關鍵點。當初成立出版社,用自己的積蓄、家人及銀行借貸,共籌了100萬就把公司搞起來,最後成功了,這是一條他自己走出來的路,但丟曲球呢?在這個處處有資訊的時代,可以看影片、讀書籍去探索投曲球的訣竅,但實際去試,你就會清楚什麼叫做「知易行難」。所以多數的時間俊隆自行摸索,中指如何貼扣著縫線,食指握的位置,放球時前腳著地手肘相對的高度等,他1顆球1顆球不斷地試著,俊隆很清楚一件事,他的直球不可能再快了,要讓打者揮擊不好,就只能靠他的曲球有更厲害的結果。

到何時他自覺曲球上手了呢?有一件事我已經忘了,但俊隆卻記得很清楚,他說2016年在一場座談會,那是我們的初相會,他在台下問了我1個問題「2好3壞滿球數下,要選擇投曲球或直球?」既然要靠他提醒我這件事,自然我也忘了給的答案是什麼,但不重要,俊隆自己提及當時他的想法與我後續對答,俊隆說「會投曲球」而我聽了之後直接就說:「Wooo! 那你是社子島的Clayton Kershaw。」

會選擇在滿球數投曲球,那代表從2009年鑽研這顆球路到2016年座談會的提問,這不算短的7年間,他練出了掌握的能力及自信。接著,我只是隨口說說的「社子島的科蕭」他就真的帶著這個稱號去美國唸運動管理,在申請學校履歷上,把這個封號寫了進去。不知道是Kershaw名號太驚人,可以和他相提並論,表示是個厲害咖,抑或是老美以為社子「島」是個很大很大的區域,總之,俊隆在眾多體育科班生、職業球員退役選手的激烈競爭中,申請到一席名額。

這位來自台灣「社子島的科蕭」,40餘歲的碩士班老學生,用2年時間就拿到學位,也許是練曲球得來的拼勁,但不知道他規畫就學的九宮格,那目標中心點在拿到文憑的路上,是不是包括切斷台灣一切往來?因為他要專心就學,所以在美那700多天的時間裡,台灣所有朋友發現黃俊隆這個人就這麼人間蒸發了。然後九格之中也包括了學好英文,硬逼自己每10句話只能有1句中文、放下原先社長身份忍受所有克(苦)難,在沒床沒桌的環境下依然交出教授規定的作業....

要忍受孤獨、忍受不便,渡過不惑之年帶來的身心挑戰,這些都可以辦得到,甚至切掉所有曾擁有的人脈也無所謂,但只有一個切不斷:打棒球。

剛到美國,明明英文不太靈光,還有很多事待辦、很多課業要完成,但俊隆已迫不及待到處去報名老美的棒球隊,雖是業餘性質但還是得通過測試,結果前3次測試俊隆都落選。最後,這個時候就該用從小學過的那句話「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俊隆找到有球可打,雖然加入的是個全新的隊伍,但有球可打就是好事、很棒的事。

黃俊隆在紐約與KC Monarchs隊友合照。(曾文誠提供)
黃俊隆在紐約與KC Monarchs隊友合照。(曾文誠提供)

後來2年間,俊隆都在那個球隊當投手,有幾件事他很得意。第1年這支全新的紐約棒球隊,戰績爛到爆炸,1年只有2勝,這1加1場的勝投都是俊隆;第二是某場比賽,俊隆遇上的對手是之前認為他不夠格加入的球隊,結果7局俊隆只丟了2分責失,最終球隊雖然還是沒得到一個「W」,但俊隆表現還是受到對手的肯定;最後一個應該是他最得意之事,呵!因為他和我講了不止一次,那就是2年下來,有天球隊隊長問他一個問題:「你的曲球是以哪位大聯盟投手為學習範本的?」這樣的問題表示他的技術受到肯定,重要的是身高僅174,在老外眼前一點也不起眼的單薄身裁,能有這樣的結果是努力來的,而不是靠身份。

自轉星球隊賽前於三重大都會棒球場大合照。(曾文誠提供)
自轉星球隊賽前於三重大都會棒球場大合照。(曾文誠提供)

關於身份這一點,俊隆有點在意,因為目前他在台灣所處的球隊,為什麼說是「所處」的球隊而不是「所加入」的球隊?因為球隊是他出錢成立的,隊名就和他的出版社相同,愛棒球愛到想要有自己的球隊是不少棒球迷的夢想,但俊隆真的實現了,雖然有雙重老闆的身份,但麻煩在於他想上場投球,又怕被說是頭家的身份換來的,他要的是背定,所以俊隆比別人認真,不想打桌球影響之後的先發,或是周間一如職業選手般的備戰,就好像不意外了。

說好文章不是打書的,但俊隆回國後寫了這本《放下人設,人生別急著找答案》細數他丟下一切赴美的決定,以及在美的點點滴滴,可讀性頗高,相信對俊隆而言,整本書最值得他驕傲的,應該是作者簡介上那「棒球投手」4個大字吧!

更多棒球人物故事:《野球.人生:別無所「球」的追夢人》

◤母親節買雙好跑鞋~讓媽媽健康一下◢

👉UNDER ARMOUR歡慶母親節全館3折起

👉Nike、adidas聯合品牌全面5折起

👉PUMA母親節5折起滿額再享85折

👉SKECHERS 母親節 全館正品88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