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小綠綠的傳承

羅比特

農曆大年初二,是媳婦回娘家的日子,包括彭詩晴在內的「小綠綠」北一女中4位學姊,過年前也回到暌違已久的綠園,「回娘家」為學妹挑戰台北小巨蛋4強門票打氣。

彭詩晴是95學年HBL新人后,身高雖只有165公分上下,但球風靈巧、得分爆發力強,是「小綠綠」少數從學生聯賽畢業後仍持續籃球路的學姊;不安於舒適圈,彭詩晴2014年開始挑戰中國WCBA,去年加盟天津隊,迎接生涯第6個WCBA賽季,寫下台灣女將紀綠。

彭詩晴回北一 (羅比特提供)
彭詩晴回北一 (羅比特提供)

從北一女的最強菜鳥,到中華隊「艾佛森」和WCBA的「庫里」、「小快精」,經歷無數戰役的彭詩晴對HBL的回憶已經有些模糊,連97學年預賽對上金甌女中,三分球11投9中、在北一體育館「主場」狂轟HBL個人新高38分的瘋狂演出,她只也只剩依稀印象。

但她記得,也從「綠園」帶走了對籃球的執著和自信,面對已經小一輪的學妹,她送出的建議就是「上了球場就不用怕學姊」,畢竟都進入聯賽12人名單,代表的就是教練的信任和肯定,「別辜負這個位置。」

其實,WSBL只有4隊,不只是北一,泰半隊伍的球員在離開學生運動員身分後,會繼續籃球路的是極少數,「回娘家」的4名小綠綠學姊,也只有彭詩晴仍是球員身分。

不過籃球隊生活的比重雖減少許多,從球場得到的很多東西,卻是一輩子受益。

101學年的「玉女射手」林心茹,台科大畢業後先做了運動行銷的公關,去年底轉行到科技業當業務;剛踏入完全陌生的領域,遇到的挑戰當然不少,但從球場上嘗過的挫折和培養出的抗壓性,讓她能正向面對職場。

「遇到問題,選擇很多,可以去求助,可以自我調適,但不會是放棄。」林心茹笑笑說。

98學年畢業的陳妤是中華男籃主控陳盈駿的親姊姊,大學畢業多年的她也分享,籃球場上培養出韌性,讓她不怕工作的各種挫折,「在職場上遇到的問題,好像都不是問題。」

對現在16到18歲的高中生來說,職場還有些遙遠,但學姊在球場上送的一些鼓勵,不管是王鈺婷勉勵「別讓1秒失誤影響其他39分59秒」,或是彭詩晴場上的提點,都打進小學妹的心坎裡。

高二的葉致彤大笑說,全隊都有點「情緒管理障礙」,聽到鈺婷學姊對失誤的態度就被觸動,「不要因為一個失誤影響全場,這對我們很重要。」

懷生國中時期就曾和彭詩晴一起打球的陳芊宇也分享,大學姊在場上曾指導她,身為球隊的指揮官,一波攻勢剩下幾秒時,要有自信要回球來組織攻勢,一個簡單的提點卻讓她受用許多。

這些交流,就是北一教練駱燕萍樂見的「傳承」。從86學年首度成為HBL女甲級8強隊伍,「小綠綠」超過20個球季只有1次被拒於8強外,上學年是隊史第9度打進4強,當然還有100學年迎接隊史首座冠軍的輝煌一頁。

「小駱姊」提到,北一已經是「有傳統」的球隊,現在的學妹承接過往學姊打下的基礎,她常灌輸現役子弟兵,對擁有的一切要很「珍惜」。

「現在的球員很幸福,HBL關注度愈來愈高,廠商也很幫忙,還有很多會小額捐贈的支持者。我常和小朋友說,那些支持我們的人,背後都會有原因,他們是看到學姊的努力被感動,妳們最好的回饋就是展現出同樣的精神,好好讀書、好好打球。」

108學年8強賽2月9日開戰,北一能否打進隊史第10次的4強還是未知,但自信、韌性和面對問題的抗壓力,這些籃球場上累積的特質,就算從HBL舞台畢業了,仍是球員們無形但寶貴的資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