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Boston】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歡迎女跑者五十周年紀念(番外篇)

·8 分鐘 (閱讀時間)
Kathrine Switzer今年再度回到波士頓馬拉松現場。(Photo by Erica Denhoff/Icon Sportswire via Getty Images)
Kathrine Switzer今年再度回到波士頓馬拉松現場。(Photo by Erica Denhoff/Icon Sportswire via Getty Images)

其實在結束與波士頓馬拉松賽會官員的衝突之後,凱薩琳(Kathrine Switzer)的心情也因為與男友之間的另一段衝突受到影響,但也間接促成凱薩琳在跑完這一年的波馬後全心投入運動平權的領域裡。這一篇補充了之前凱薩琳在波馬中段路程所發生的一些事情,其實凱薩琳在1967年的26.2英哩的故事,自始至終都很精采。

=== === 這是分隔線 === ===

在波馬賽會官員與媒體車揚長而去之後,天空又開始下起雪來(開跑前就下過一場雪了),團隊們都安靜地跑步著,大家腦袋裡應該也是有理不清的頭緒;凱薩琳邊跑步、邊壓低了聲音悄悄地跟教練說:「那個官員,可能正在計畫等一下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安排一個大塊頭的警察把我們給抓起來。如果真的這樣,我跟你說,我要拒捕喔!」凱薩琳看著教練很認真地說:「我不知道你現在的立場是怎樣,但不管怎樣,我要把比賽跑完,即便你沒辦法跑完,就算是用爬的我也一定要跑完。我如果沒辦法跑完,人們就會說女人就是不行、然後他們還會說我就只是為了搏名聲才出現在這裡。所以,你做你該做的,我就是要把比賽跑完。」這時教練邊跑邊笑著說:「那你要先把跑速調(慢)一下啊!別管(完賽的)時間了,跑完就是了。」

在教練的指示下,大家都把腳步放慢了下來,雙臂很自然地垂著、雙手開始晃動起來。凱薩琳的左手手套因為在之前的衝突中被弄掉了,她的左手又冷又濕,她只能把帽T的袖子往下拉,試圖要改住裸露出來的左手,但是袖子不夠長,也只好繼續跟著教練的節奏跑著。

正當大家的速度都慢慢地被教練調整到一個舒服的狀態的時候,凱薩琳的男朋友湯姆突然發難。對於之前那一陣衝突仍然感到很氣憤的湯姆對凱薩琳大吼:「都是你害我惹上這一身麻煩!」完全沒有預料到湯姆會來這一招的凱薩琳嚇了一跳,隨即頂了回去:「你是在講什麼?!」

「我剛剛揍了一個賽事官員,接下來我一定會被田徑協會趕出去的!」湯姆一直以來都希望能夠代表國家在奧運的鏈球項目中出賽,如果被協會趕出去,那就完全沒指望了。

Kathrine Switzer(圖261號)男友將賽會官員推出場外的衝突現場。(Paul Connell/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Kathrine Switzer(圖261號)男友將賽會官員推出場外的衝突現場。(Paul Connell/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感到失望卻也覺得很生氣的凱薩琳邊跑步,邊小小聲地說:「我沒打官員,是你打的;」在凱薩琳的想法裡,湯姆選擇在大庭廣眾之下跟他吵架實在是很沒品,大家看起來都很丟臉。

湯姆這下子更火了:「喔是這樣喔?謝謝你喔!我看我根本就不應該來波士頓!」凱薩琳也不甘示弱:「是你自己說要來的!」凱薩琳說得沒錯,一開始湯姆並沒有打算要來跑波馬。這位106公斤的前美式足球全美明星隊成員、當時在全美排得上名的鏈球選手是在教練跟凱薩琳開始準備參賽之後,才宣布也要參賽;而且湯姆一開始就擺明他不需要任何訓練,因為「如果一個女生可以跑馬拉松,那我也一定可以跑馬拉松。」

火氣一來,湯姆伸手把自己胸前跟背後的號碼布都撕了下來,撕碎以後丟到馬路上然後大吼:「我再也沒有機會被選上奧運國家隊了!這都是你害的!」然後他把聲音壓低了說:「你跑太慢了。」然後他就加速往前跑,很快地就消失在前面的人群中了。

凱撒琳覺得無助,覺得很羞愧,她一邊跑、一邊哭著。湯姆的話讓她覺得她其實不過只是一個女孩、一個愛慢跑的女孩、一個沒有天分的女孩但確斷送了湯姆一生的奧運之夢。她們倆人的交往是很認真的,所以凱薩琳在當下覺得,兩個人就要在波士頓的跑道上分手了吧。凱薩琳心想:「好一個波馬啊!」

發生了這麼多的事,但她們只跑了大概五、六英哩而已。

這時候教練說話了:「讓他去吧!讓他去、別再想這些了,振作起來!」凱薩琳聽著教練的話,把雙臂又垂了下來、雙手又開始晃動起來,她低著頭,她不想看到任何人,她就這樣低頭跑著:「這是我在大庭廣眾下自我療傷的方法。」就在這段期間,教練、凱薩琳跟約翰都不約而同地進入了撞牆期,但她們還有將近二十英哩要跑!這個時候的凱薩琳也不管那麼多了,她不再去想湯姆的事情、她不再去在意身體有多麼痠痛、她也不想知道還要跑多久、甚至都不在意在終點線會不會被抓去監獄裡關起來,或甚至一命嗚呼,「我只想著把比賽跑完。」在那一段期間,大家都很安靜、很安靜地跑著。

Kathrine Switzer將左手用帽T包著。(Photo by Paul J. Connell/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Kathrine Switzer將左手用帽T包著。(Photo by Paul J. Connell/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不知不覺地在又跑了幾英哩之後,大家的知覺慢慢恢復了,凱薩琳笑說「就好像麻醉藥效過了慢慢甦醒一樣的感覺。我們的身體感覺到能量回來了。」她們一邊跑著,一邊聽到一些加油聲,她們也有餘力向觀眾揮手致意了。凱薩琳邊跑邊覺得自己好像越跑越慢,感覺上是自己那件也算濕掉了的長褲再拖累她的速度,所以她跑到路邊把長褲脫掉,順手丟在路邊。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八歲小男孩衝上來把那條長褲給撿起來,把長褲纏繞在自己頭上,為自己搶到一件紀念品大聲高興地尖叫著。凱薩琳一行人互相對望,一下子都看呆了,凱薩琳腦中想的是:「他媽媽要是看到兒子脖子上纏了一條溼答答的運動褲,還喜孜孜地告訴媽媽這是某個跑者脫掉丟在路邊的,媽媽不知道會怎麼想…?」

不管了,繼續跑。這時候,她們已經跑到著名的Wellesley Hills(衛斯理丘,也就是著名的衛斯理學院的所在地,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阿布萊特、蔣宋美齡等都是著名校友);突然她們在人群中看見穿著橘色帽T的湯姆,跟著人群走著,湯姆對她們說:「陪我走一段,我會趕上的。」但凱薩琳說:「真的沒辦法,即便我們現在跑得再慢,我們都還保持著一些動能往前進。」然後一群人就慢慢地離開湯姆往前跑去,湯姆只得在後面大喊「我不會離開妳的!」

在跑步的過程當中,凱薩琳有很充裕的時間回想著今天發生的種種。波馬賽會的官員沒把她當一回事,所以他去攻擊凱薩琳;她也邊跑邊想著,為什麼其他的女生都不來跑嗎?難道她們真的相信傳說中「跑步會傷害女生的生殖器官導致對生育有害」的迷思嗎?難道沒有人來告訴她們這是錯誤的觀念嗎?沒有人給她們機會來破除這些迷信嗎?凱薩琳身邊的教練、跑友、父母親給了她機會來證明這些事情,即便凱薩琳不認為自己是個多麼特別的女孩。她進一步歸納出大學女子運動項目之所以沒有為任何八百公尺上的項目提供獎學金、比賽獎金就是因為女生沒有機會在這些項目裡面去證明自己有能力可以做得到!「如果我們女生有機會,我們就可以感受到那種能力、那股成就的感覺,那麼狀況就會改變了!」凱薩琳在跑步中再歸納出另一個重點:「特別在今天發生的那些事情後,我的結論是,我有責任要為我們女生提供那樣的機會!我覺得非常開心!我歸納出非常重要的結論!」

她的確做到了,她扛起了為女生提供機會的責任,而且她從1967年在波士頓郊區的聯邦大道Commonwealth Avenue上跑步的那一刻開始,一直扛到現在。

◤限時優惠◢
👉New Balance復古穿搭 全館55折起
👉NIKE 限時3折起 結帳再享95折
👉PUMA 暢貨中心精選 滿2折8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