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新台灣一姐

·3 分鐘 (閱讀時間)

就在2012年三月Kia Classic(起亞菁英賽)贏得生涯第十五座LPGA冠軍後,曾雅妮突然迷失了方向,從此不再是世界女子高壇的重要因子,反觀把重心從美國轉向東瀛戰場的盧曉晴崛起,隔年十一月勇奪Mizuno Classic(美津濃菁英賽),一役同時加入日本和美國LPGA的冠軍俱樂部行列。

盧曉晴並沒有用那場勝利重返美國高壇,但後來在日巡賽開創屬於自己的天地,另外添得包括四場大賽內在十五座冠軍,至今累積769,023,150日圓的戰果,生涯獎金排名第十一,剛好在曾經七度榮登獎金后的涂阿玉前面。

隨著曾雅妮的急速隕落,很長一段時間的台灣一姐名字都是盧曉晴,世界排名最高曾經來到十九名的水準,而另一位旅日的姚宣榆也開始嶄露頭角,分別贏得2014年的FujiSankei Ladies Classic(富士產經女子菁英賽)和2018年的AXA Ladies Golf Tournament in Miyazaki(宮崎女子賽)。

相較之下,旅美選手似乎陷入集體低迷狀態,擁有四座LPGA冠軍資歷的龔怡萍風光不在,原名洪沁慧的洪晏瑀喪失資格卡,後起之秀程思嘉、錢珮芸和李旻始終浮浮沉沉,不過身材最不起眼的徐薇淩,2014年自辛巡賽畢業後,反而每年都穩居「大聯盟」的先發地位。

經過將近七年的奮戰,期間多次與冠軍失之交臂的教訓,徐薇淩終於知道如何收下比賽了,上週一舉拿下Pure Silk Championship presented by Visit Williamsburg(純絲錦標賽),成為自涂阿玉、鄭美琦、龔怡萍、曾雅妮和盧曉晴之後,史上第六位贏得LPGA冠軍的台灣選手,新台灣一姐的稱號更加名符其實。

「沒錯,七年真的很久,尤其是像我這種擊球距離不遠的選手來說,你只能一步一腳印。」現年二十六歲的徐薇淩在冠軍記者會上說道:「回顧我的新人球季,整體表現還不錯,第二年就非常差(仍保有半卡),不過我想那兩年對後來的發展幫助很大。」

事後觀看,2020年無疑是徐薇淩的生涯轉折點。原來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徐薇凌僅僅參加了年初的三場LPGA賽事,此後全都待在台灣,不過也讓她有時間靜下心來思考,重新認識自己,今年回到美國打球時,變得比以前更快樂。

「我現在變得更放鬆了,」徐薇淩說道:「我的意思是說,我已經打了六、七年比賽,之前還有辛巡賽。對我來說,我至少已經認真工作超過十年,去年剛好可以放慢腳步,有時間配合體能訓練師,進一步認識自己的身體能耐。」

「我也知道除了高爾夫之外,我還能做什麼,所以當我清楚了這些東西後,我發現自己變得比以前更勇敢,打起球來更無所懼,因為高爾夫不是全部,那只是我生活的一部份。」

有道是突破首勝最難,徐薇淩落袋生涯最高的十九萬五千美元,並以單站冠軍身份,及時趕上下週即將在舊金山The Olympic Club(奧林匹克俱樂部)登場的第七十六屆美國女子公開賽冠軍,接下來就看她如何把這場拚戰多年的勝利果實轉化成更多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