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專欄】經歷校園槍擊 金鶯新秀Mayo場上尋求慰藉

·6 分鐘 (閱讀時間)
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baseball and softball players waiting to meet the the Marlins players before the start of a spring training baseball game against St. Louis Cardinals at Roger Dean Chevrolet Stadium on Friday, Feb. 23, 2018 in Jupiter, Fla. The Marlins honored Stoneman Douglas shooting victims with special hats, T-shirts, and patches. (David Santiago/Miami Herald/Tribune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Marjory Stoneman Douglas棒壘球隊受邀來到馬林魚春訓比賽。(David Santiago/Miami Herald/Tribune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在2020年選秀會上,擁有榜眼籤的巴爾的摩金鶯隊在可能獲得當時被認為是頭號新秀的范德堡大學游擊手Austin Martin時,竟然挑選了來自阿肯色大學的重砲外野手Heston Kjerstad,讓不少人感到錯愕。各方球評當下的共識是金鶯隊應該是為了要節省簽約金,以便在後段輪次簽下簽約金要求較高的高中大物。尤其考量到去年選秀只有五輪的情況下,許多在後段輪次甚至之後的高中生可能會因此卻步,選擇進入NCAA體系後再尋求機會。而如果哪些選手真的獲得青睞,那麼這些球團也必須要展現滿滿的誠意才可以拉攏這些大物新秀進入旗下。

果然,他們以超過額度的簽約金,簽下了第四輪高中內野手Coby Mayo與第五輪高中右投Carter Baumler。其中,Mayo最後以175萬美金的簽約金簽下,整整是該順位建議價位(56.56萬美金)的三倍。

身高6呎5吋的Mayo在高中時期主要鎮守游擊和三壘,但是由於腳步比較不穩,而讓她日後能否待在內野成了疑慮。然而,Mayo擁有驚人的打擊爆發力和臂力,且控制球棒的技巧相當出色,若經過養成可望成為下一位令人聞之喪膽的巨砲。

Mayo令人垂涎三尺的打擊天賦和可塑性,讓他被包括Fangraphs當家球探Eric Longenhagen等部分球探給予很高的評價,甚至認為這是去年選秀會以順位來說最「俗擱大碗」的新秀之一。MLB官網的權威球探Jonathan Mayo(與Coby沒有血親關係)也以現在效力勇士隊的年輕三壘巨砲Austin Riley作模板,給這位職棒新鮮人不錯的評比。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但當Mayo的名字被宣布時,除了那聽起來「美味」的名字外(Coby讀音類似colby,屬於一種美式起司;Mayo則是美乃滋mayonnaise的簡稱),他的母校出現後,美國的球迷們紛紛恍然大悟:Mayo就讀的Marjory Stoneman Douglas高中,在2018年的情人節,成為了槍擊慘案的現場。這在前一年才被評為全佛羅里達州最安全的高中校園,卻在隔年2月14日成為人間地獄。

當天下午,正在上最後一堂課的Mayo與同學們聽到當天第二次的火警鈴聲,又看到走廊煙霧瀰漫,紛紛離開了教室。Mayo向學校中庭望去,看見了奔馳的校內巡邏用高爾夫球車,再加上爆裂聲頻頻傳來,Mayo和同學們以為發生了火災。正當他和朋友們準備下樓去探個究竟時,樓下傳來了吶喊與慘叫,Mayo隱約也聽到校方人員直呼:「後退!後退!紅色警戒!紅色警戒!」驚覺自己母校發生槍擊事件後,Mayo和同學們回到了教室坐著,度過三小時的煎熬。學生們有些驚慌失措,有些泣不成聲。手上的手機接連發出通知聲,傳來親友們的徬徨和關切,卻也滲入了外頭血腥的畫面。

最後,等到歹徒被壓制移送後,學生們在校方與警力協助下,逐一從教室被疏離,讓他們與在校門口心如刀割的父母與親友團聚。團聚後,Mayo和他女友持續在找尋他們失聯的一名友人,後來才發現這位朋友竟然是17名遇難者的其中一位。當天晚上,雖然他們叫了外送,但是那怵目驚心的畫面與聲響,完全褫奪了他們的食慾。

David Cobra Clemente stands guard at a memorial outside the school during the one year anniversary of the shooting death of 17 at 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 Thursday, Feb. 14, 2019 in Parkland, Fla. (Al Diaz/Miami Herald/Tribune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Marjory Stoneman Douglas高中曾發生駭人的槍擊案。(Al Diaz/Miami Herald/Tribune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前一天才剛進行第一場季前賽的Mayo和隊友們,如今卻因為槍擊案而不能回到校內的球場上。兩天後,他們到了校隊教練Todd Fitzgerald朋友所經營的室內練習場練球。賽前的球隊會議上,球員教練們紛紛淚腺潰堤,痛哭失聲。後來,附近學校的教練施出善意,邀請他們暫時共用練習場所,這些孩子們才重新可以恢復正常的棒球運作。

但這些球員們也因為創傷而有了心境的轉變。從那之後,球隊內的成員們凝聚力大增,鬥志也比以往更加高昂。Mayo雖然才剛要進行他的高二賽季,但是他的心裡只想著要替學校付出,讓同學們看見陰霾中的曙光,找回失散許久的喜悅和笑容。他的每一次打擊、每一次守備,都是為了那17名不幸遇害的同伴們,希望能夠在場上展現球技,以慰他們在天之靈。當年,他們一舉打進了區域決賽才落敗。

「我們沒有讓這件事擊垮我們。」Fitzgerald表示,「而他(Mayo)也沒有因此被擊倒。他絕對會因為這件事而變得更堅強,畢竟我們人生中大概不會遇到太多比這更加悲慘的事情了。而他與其他隊員們面對這次悲劇的態度,真的格外地好。」

「我確定無論他接下來發展如何,這種態度和記憶將會永遠伴隨著他。無論是在他的球鞋上、帽簷下、還是他手腕上的護腕與膠帶,他總是會掛著這為校爭光,為這些殉難者們奮鬥的精神。」

加入金鶯隊之後,Mayo與名人堂巨投Jim Palmer通了話,且相談甚歡。他之後也希望能夠和包括Brooks Robinson、Eddie Murray與Cal Ripken Jr.等傳奇名將認識。Mayo也期許自己能夠有朝一日也長成到他們等級的選手。

「我高一時還只是個小孩子。」Mayi說道,「從2018年2月14日起,我已經因為經歷了這一切,比其他高中生成長了五倍。我覺得這件事某種程度來說幫助了我,而我也相信我們人生經歷的事情,總有原因在背後。」

「或許如果當初悲劇沒有發生,我可能就不會對自己這麼嚴格,或是這麼想要達成目標。」

Mayo最近才剛在新人聯盟開始職棒生涯,而無論他接下來是否會成功登上大聯盟,他的故事與他打球的精神,不僅可以激勵人心,更是警惕我們校園暴力甚至是槍械氾濫,對社會上個人與群體,帶來多大的威脅。

  【延伸閱讀】 

👉看更多MLB話題人物

👉看更多MLB單月最佳球員

👉【棒球知識+】MLB的DFA不等於釋出喔!

◤運動涼夏季~限時優惠開跑囉◢

👉New Balance 全館55折起

👉adidas 夏季優惠77折

👉NBA 一觸即戰 全館結帳滿3000現折300

👉Reebok 訓練一夏 滿1299結帳75折

奧運相關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