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運選手創立幼兒體操館 協會理事長童年寬:不能只想靠專項吃飯

·4 分鐘 (閱讀時間)

體操是個很特別的運動項目,選手成熟的年齡更早,男生選手在23歲就會到達巔峰,超過28歲的是少數。兩屆亞運、五屆體操世界盃的前國手童年寬就選擇在26歲的年紀退役,但如今他有著比選手生涯更豐富的經歷,除了是體操協會理事長,更是愛玩國際公司總經理,創立了飛寶室內遊戲樂園和飛寶體操體能館,用更特殊的身份推動體操運動。

選手時期曾是廣島和曼谷亞運國手、1996年體操亞錦賽跳馬銅牌,童年寬卻不眷戀,該退的時候就選擇退役,「大三就開始想以後要幹嘛,因為長期待在國訓中心,還曾逃離訓練過。而且體操項目四年換一次規則,身體很快就跟不上,會退役最大的考量還是在場上的競爭性。」

大部分體操選手要嘛當老師,要嘛當教練,但童年寬沒有修教育學程,從大學畢業當完兵後,他必須另闢一條路,因為過去曾在美國學校教過體操,一位學生的媽媽當時從日本回台,就無意間開啟了童年寬的新領域:「她發現在日本有很多類似的幼兒體操館,但台灣卻沒有,一開始我也只是被請去當教練,後來體操館倒了,我就拉了兩同學頂下來做,一開始以類似經營道館的模式運作,直到2015年才開了公司。」

目前飛寶體操已經有四家分店,而且這些年的經營讓童年寬最欣慰的是家長觀念慢慢被改變,「一開始問題很大,家長都覺得練體操長不高又危險,而且以前沒學過行銷,不知道學生從哪來,那時候只祈求賺得錢夠付房租就好。」近年因為網路發達體操館曝光增加,童年寬也開始了解相關的研究,「學體操可以促進感覺統合,而且我們的態度是當成運動在教,就像送小孩學游泳也不是為了當選手,那為什麼練體操就只能當選手?以前我們是小學三年級後才能練體操,但現在觀念是從2歲就可以開始。」童年寬以2018年亞運為例,中華隊其中四位體操國手都是從基層的體操館出來的,證明頂尖選手也可以是從興趣開始。飛寶體操館的理念是推廣體操,如果小朋友有意願,再推薦他們去接受專業訓練。

對於體操童年寬如今還有一個重大的責任,他在2018接任體操協會理事長,談到這部分他說:「我想做的就是讓教練、協會、選手之間不要脫鉤,過去大家互相不理解彼此的立場,如今我就是中間的角色,讓溝通更順暢。而且體操選手人數正在減少,所以要從讓基層基數變大著手,這也是我推動幼兒體操的原因,讓全民運動更實際執行,而不是只在乎頂尖運動員。」

童年寬的經歷算是運動員中相當成功的,他也建議現今的後輩:「 選手可以分成頂尖選手和一般選手,如果成績不是這麼優秀,那你在學校專長訓練時,就要放一些心力在其他地方,但很多人只想靠體操吃飯,當了很久的教練還是沒拿到正職缺。其實可以多方學習,就像飛寶體操很多教練也不是體操專長出來的,我們有一套教學培訓系統,只要你想都可以嘗試。但我也遇過很多放不下光環,不願意教幼兒體操,他們會認為這不是體操,所以重要的是保持重新學習的態度。」

相關閱讀
亞運選手成了年收上億的老闆 陳鴻傑離不開田徑:退役後曾覺得自己好渺小
手練到擦屁股都痛 少數慶幸奧運延期的體操好手-徐秉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