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大迫傑:「承認自己的渺小,才能戰勝強大。」

知行合逸
運動筆記

越是頂級的運動員,就越是給人一種內心強大的印象,大迫傑就是其中之一。

在今年東京馬拉松過後,大迫傑數次接受媒體的採訪,每次都透露不少過去不為人了解的細節,最近,日媒再次採訪了大迫傑,這次採訪依然非常有內容,關於自我表達、未來計劃、運動員團隊等諸多問題的見解…來,一同來窺探大迫傑堅強的內心。


・正確地表達自己 | 針對社交媒體達人的提問 

:您也有自己的社交媒體,您覺得通過社群媒體交流和直接交流有什麽區別呢?






大迫傑:因為想盡量傳達自己“真實的聲音”,所以選擇哪個媒體是很重要的。當然這要看媒體的具體情況,例如,如果通過媒體傳達“真實的聲音”,結果只能傳達我想傳達的 50% ,但是通過自己的社交媒體直接傳達的話,即使只傳達給對方 80%,30% 的差距也是很大的。

:當你被誤解時,會不會覺得壓力很大?

大迫傑:壓力不大,我在意的是要讓周圍的人看到真實的你。


:你會刻意塑造自己的形象嗎?

大迫傑:我有這樣的意識,我覺得這是很有必要的,無論是在團隊,還有對我未來要做的事情,通過塑造自己的形象都是有幫助的。

:你怎麽看在馬拉松比賽終點衝線後摔倒這種現象?

大迫傑:在終點倒下,是你自己的真實狀態嗎?如果只是想到周圍人希望你倒在終點,你因此倒下,那是大可不必的。我在前面說過要塑造自己,可能會引起大家的誤解,說成盡力讓別人理解真正的自己或許更準確。我不會刻意塑造自己,而是希望大家能正確理解我說出來的話和表現出的樣子。


・承認不足的必要性 | 針對日本最強跑者的提問 

:在以前的採訪中,你曾坦誠地說過自己也有軟弱的時候,你覺得心態在馬拉松中佔有多重要的位置?

大迫傑:這完全會因比賽類型的不同而有所差異,在馬拉松比賽中,我覺得這很重要,也因如此,我才會認為日本人有機會在馬拉松裡有競爭力。

我在今年東京馬拉松是第四名,第五名切羅諾和第六名奧斯比倫,都曾在奧運會和世錦賽上有過出色表現,如果僅是身體部分的較量,我是比不過他們的。在這種情況下,心理部分就發揮作用了,才讓我能戰勝他們。

:提高精神力,才有機會追趕上海外運動員,甚至是戰勝他們,除此以外,是否還有其他方面的原因讓你能在比賽中戰勝那些海外運動員,例如技術、策略等?

大迫傑:技術、策略等都是在心理上相互關聯的,雖然我很少在賽前制定策略,更重要的是要有臨場應變的能力,這是很重要的。




















:換句話說,你能用“精神力+策略”來彌補與肯亞運動員間的體能差距,以此在世界比賽中獲勝,是嗎?

大迫傑:就我個人而言,在餘下的職業生涯中,要說可以縮小多少與肯亞運動員之間的身體差距,其實很難了!要想獲得真正的勝利,單靠我的力量是不夠的,只有承認自己有“不足之處”,才能做長遠考慮,把希望寄托給下一代,或許差距會越來越小。


・心理輔導很重要 | 針對獨立個人的提問 

:你是什麽時候意識到心理輔導的重要性的?

大迫傑:這與我參加 OREGON PROJECT 有關,不過我不能說太多 OREGON PROJECT 的事情,它有些保密的部分,能透露的是我曾做過和心理方面的輔導和治療,不僅是運動員,我認為所有人在成長過程中都需要心理方面的輔導,甚至治療。









事分兩面,有的時候,當你進行自我梳理和自我檢討,以求進步時,心理方面的輔助甚至會成為 "阻礙",你會變得依賴別人的幫助,而停止進步。

:原來如此,你現在的狀態怎麽樣呢?

大迫傑:在以前,每每遇到新的變化,我都會很不安。後來,我會反過來想,新的東西意味著可以認識新的自己,也是發現新的問題的機會,在東京馬拉松中,我沒再接受賽前心理輔導,雖然過程並不完美,但是結果還是不錯的,我因此意識到決定勝利的還是之前的訓練。




:也就是說,在理想狀況下,作為運動員,你是想完全摒除對外界的依靠嗎?

大迫傑:我想只有最低限度的依賴。我認為在不依靠別人的前提中取勝是很難的,還是要有工作人員,最低限度就是教練和選手,背後更多的工作人員也很重要,但不是決定性的。跑鞋也一樣,它只是一個工具,並不能決定我們的所有。決定勝負的還是之前的訓練。

:這在現實中其實很難實現。當你看到那些有團隊的運動員取得勝利,你會不會有所猶豫,建立更龐大的團隊?

大迫傑:依賴別人會讓行動的選擇範圍會很窄。今年東京前,我去肯亞訓練前,周圍的人都說,你沒有工作人員,各種手續也都不全,最好不要去,但最後我還是去了。還是話說回來,有的時候,該依賴別人就要依賴。

比如說,已經成為世界最強,沒有更高的需要挑戰的目標,只要維持住這樣的狀況就好了,這時候或許需要某種固定的團隊配置,幫你處理所有事情。但是冠軍永遠只有一個,除此之外的其他選手總是有更高的目標可以追求,這時候,如果對其他人或環境有所依賴,那必然會成為你進步的枷鎖。



從採訪之中,我們可以看到,大迫傑之所以能夠不斷進步,是因為他深刻地意識到自己的限制,例如他知道自己的體能無法再進步,並依然保有做出改變的勇氣,例如他去肯亞訓練,在東馬前放棄心理干預,這可能會造成失敗,但同樣可以帶來突破原有的限制,更進一步。

這是大迫傑的道,也是競技體育的核,運動員的本職是突破限制。















責任編輯:Ian
文章來源:知行合益
圖片來源:大迫傑 IG

*人物故事,盡在運動筆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