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生中總該找件你所愛的事,然後瘋狂的去做。~艾伯特(Jim Abbott)

好讀出版

艾柏特_圖/徐銘宏

有名的「獨臂投手」,一九八八年漢城奧運金牌戰美國隊勝利投手;一九九三年九月四日對印地安人隊投出無安打比賽;生涯戰績八十七勝一○八敗、防禦率四點二五。

美國大聯盟是所有棒球員嚮往的世界,許多人窮極一生的努力,也闖不進這個棒球最高殿堂。「獨臂投手」艾伯特靠著他對棒球的熱情,排除先天的身體缺陷,成為一名優秀的投手,不僅成功闖蕩大聯盟,還演出連常人都很難達成的無安打比賽,實為一篇激勵人心的動人故事。

正確的說,艾伯特應是「獨掌投手」,他生下來就沒有右掌、右小臂也比常人短了一截,但他從小就對棒球充滿濃厚的興趣,左手臂力突出,唯獨只有一掌使他在防守方面有了障礙。看著孩子殘而不廢,且極具棒球天份,他的父親便和他共同研究出一套單臂防守的絕招。

投球時,艾伯特將右小臂插入手套虎口接球處、手套指孔朝向左手,以便在球投出後,左手可以迅速戴上手套防守;接到球後,艾伯特左手立即脫出手套,右小臂插入手套中並將球頂出,再由左手接球傳球。艾伯特將這套轉換手套單手接傳球的技巧,練得相當純熟,投球、換手套、接球、換手套、傳球等動作在極短時間內迅速完成,時效性和一般投手無異,相當令人佩服。

靠著自身的努力及不向命運屈服的韌性,艾伯特不僅可以在獨掌情況下打棒球,而且有聲有色。他在高中畢業後進入密西根大學就讀,大三時以十一勝三敗的成績獲選象徵年度最佳業餘棒球員的「金釘鞋獎」(Golden Spikes Award),並入選美國國家代表隊。

該年艾伯特代表美國出征泛美運動會,在一場對古巴的熱身賽中,艾伯特率美國以八比三擊敗古巴,成為二十五年來第一位擊敗古巴的投手,優異表現連哈瓦那地主球迷都起身為他鼓掌,因此被封為「古巴殺手」。隨後艾伯特在泛美運動會中取得兩勝,主投十二又三分之二局一分未失。隔年,艾伯特獲得代表年度最佳業餘運動員的「蘇利文獎」(SullivanAward)肯定,是該獎設立五十八年來第一位獲獎的棒球員。

一九八八年,艾伯特在大聯盟選秀被加州天使隊在第一輪第八順位選中,投身職棒前他代表美國參加了漢城奧運,也寫下他生涯燦爛的一頁。艾伯特在漢城奧運美日金牌爭奪戰先發,和日本隊由石井丈裕、潮崎哲也和野茂英雄等投手組成的車輪戰對抗,完投九局只被擊出七支安打,助美國隊五比三獲勝勇奪金牌,艾伯特頓時成為神話般的人物。

美國奪金後,總教練馬奎斯(Mark Marquess)斬釘截鐵的表示,早在比賽前他就相信艾伯特可以完投全場,而他也確實做到了,所以金牌的榮譽應屬於艾伯特。艾伯特在奧運的演出,使他成為全美人民的英雄,他身體殘缺的身份更使他成為殘障人士的最佳榜樣,帶給社會難以估計的正面影響。

艾伯特常收到來自殘障家庭的信件,他會毫不保留的將自己從棒球中學習到的東西和這些家庭分享。他很喜歡這樣的交流方式,因為這樣的交流不僅讓無助的人們找到信心,他自己也從中獲得許多鼓勵。

艾伯特的卓越實力,使他一九八九年加盟天使後就直升大聯盟,是史上第十五位未經小聯盟磨練就直接跳升大聯盟的球員。他也以成績證明自己不是浪得虛名,新秀球季就拿下十二場勝績,此後連三年勝場數達兩位數,一九九○年更投出十八勝十一敗、防禦率二•八九的特A級成績。

一九九三年,艾伯特被天使交易至紐約洋基,他在九月四日投出漢城奧運金牌戰後另一代表作,面對印地安人隊,九局沒有被擊出任何安打,演出難得的「無安打比賽」,四比○贏得勝利。看到艾伯特精采的一役,洋基球場全場觀眾賽後都起立鼓掌向他致意,甚至有人熱淚盈眶,場面相當感人。艾伯特曾說:「這是我人生最精華的一場比賽,不管走到哪裡人們都跟我討論這一場比賽,讓我感到非常驕傲。」

一九九九年,艾伯特被密爾瓦基釀酒人隊釋出後結束他的棒球生涯,十年大聯盟生涯留下八十七勝一○八敗、防禦率四•二五的成績。說到這裡,提醒台灣球迷,中華隊也曾跟這位傳奇投手交戰過,而且還嚐過苦頭。一九八八年中華奧運代表隊赴美和美國奧運儲訓隊進行對抗

賽,其中一場球美隊由艾伯特先發登板,和陳義信交手,艾伯特九局僅被擊出六支安打失一分,美國隊五比一獲勝。

 

艾伯特之所以能夠在外在條件的劣勢下締造耀眼的成績,他對棒球的熱情是促使他克服萬難的最大原動力。「人一生中總該找件你所愛的事,然後瘋狂的去做,全心全意的去做。」他說,「你的熱情會驅使你主動的練習,再困難的工作都會因此變得輕鬆容易。

「聖經教育我,必須感激我所擁有的一切,雖然我的身體少了點什麼,但我感激我所擁有的。」艾伯特對棒球和生命的正面態度,給了世人許多提示,「這輩子我所得到的,遠比我失去的多更多。」(本篇作者/曾湋文)

*本文精選自《棒球驚嘆句【全新修訂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