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體操華麗轉身 跳水精靈賴昱燕重啟台灣希望

動誌

從跳台一躍而下,無論是在空中的旋轉或是入水的俐落,都是跳水力與美的展現,2017年台北世大運之前,沒有太多人知道台灣有跳水運動,直到清秀可愛的跳水精靈賴昱燕出現,才開啟大家對跳水的認識。

賴昱燕並不是從小就練跳水,大學前是競技體操選手,成績卻始終達不到頂尖,考大學時因為沒有多餘的心力再練,毅然決然離開這項琢磨13年的運動,但此決定並沒有讓她掙扎,反而得到解脫,因為她在練體操的最後一段時光,踏進體操館時都有「又要練習」的麻木感,其實她還是喜歡體操,只是熱情被停滯的成績給澆熄。 轉換跑道,賴昱燕除了自我懷疑、家人也會擔心,尤其練習後,身上瘀青都是一大片,回家時她總穿著長褲,要是問起「不熱嗎?」,昱燕就回答是在防曬;她想起選擇考教職或延續運動生涯時,掙扎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最後決定繼續跳水,她希望還可以再創造火花,這是她和自己的約定,也是重啟台灣跳水希望的開端。


I’m a Diver

2015年全運會,賴昱燕本著喜歡嚐鮮的精神和一股傻勁,沒有多想就去嘗試跳水,當時一起練習的選手,現在只剩下她繼續前進,她是最傻、卻最堅持的人。

也因為這股堅持,賴昱燕成為近年來台灣最出色的跳水選手,不過她卻沒什麼自信,她說,一方面是大學才轉項,不知道如何面對練了10多年的體操,另一方面也覺得自己比不上從小訓練的人。

去中國集訓時,賴昱燕發現自己連小朋友都贏不過,雖然持續進步,卻還是不踏實;直到荷蘭達標賽,她才感覺到自己有一定的競爭力,回台灣後便開始加強難度跟質量;終於在台北世大運,她在國人面前站上跳台,終於能夠有自信地說:「我是跳水選手 。 」


不是不怕,是習慣了怕的感覺

不少人都會問,站上跳板,選手究竟在想什麼?賴昱燕說,第一次站上去,只覺得新鮮好玩,沒多想就跳了下來,但加上動作後,往下看就像是黑洞,要想的東西太多,心情容易受影響,而跳板的彈力和高度,也還是會造成緊張。

2017年香港邀請賽,賴昱燕練習時表現不好,賽前便跑去靜坐,當世界只剩下跳板、水、和自己,她登場時已經控制好情緒,最後摘下銅牌,也是台灣近年第一塊國際獎牌。


不是看到希望才努力,是努力才看到希望

在台灣,跳水從無人知曉到蓄勢綻放,賴昱燕邊爬著樓梯邊說:「對跳水選手來講,回到平地的路只有一條。」她舉起雙手,挺直的身體散發自信,縱身躍下,從體操到跳水美麗轉身,沉入蔚藍的水裡,然後微笑浮出水面,像是宣告台灣跳水已經來到新的境界。



延伸閱讀
賴昱燕領軍躍進國際 台灣新生代跳水選手蓄勢待發
42歲媽冒著癱瘓風險也要try 奧運跳水金牌要再戰五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