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練跑 學會「回應」很重要

·5 分鐘 (閱讀時間)

跑後的衝刺練習大多是為了伸展雙腿並鍛鍊跑步姿勢。我們總是在週二晚上進行,搶在週三上午的速度訓練之前,這樣我們的雙腿就會像海利說的,知道隔天要「面臨什麼」。海利特別鼓勵我做小步的快步操練,他認為我那邁大步的跑法有點問題。「你的雙腿有些滯空,」他說,「如果你的步伐短些,就能增加更多速度。」



我們彼此步調一致地跑著,就像其他趟跑步裡我們經常做的那樣。然而,週三上午的速度訓練往往被明確視為訓練競爭本能的機會,還有讓大家見識自己能耐的機會。這些訓練內容幾乎都在容易的地面上進行,不是在森達法或蘇魯塔的城北草地或列格托佛的泥土跑道,就是在阿卡基的「coroconch」。撇開我們前往跑道的過程不說,這些訓練內容相對容易,因為它們由一到六分鐘的不測速重複跑組成,概念是要讓運動員擺脫束縛「什麼也不想」,鼓勵他們真的放手去跑。



今天早上我們在蘇魯塔一個稱為人造衛星(Satellite)的地方,那裡是在城市正北方大約二十公里處,因為在某個角落有座巨大的衛星天線而得名,也是莫.法拉在衣索比亞時最愛到訪的地方。我今天沒有要跑步,因為我在桑吉巴進行「避靜書寫」時踩到了一顆海膽,但這是跟海利和梅塞雷特一起看訓練的好機會。這次的訓練內容很簡單,包括重複十四次的二分鐘快跑,每次快跑之間加上一分鐘恢復跑,以及中場的五分鐘休息時間。



當我在英國做類似的訓練內容時,他們總是繞著一個事先決定的圈子來跑。然而,在人造衛星這裡,我們跑的場地大概有好幾公里,上面除了偶爾看到馬車在雨季經過時留下的車痕外,沒有什麼明顯的特色。梅塞雷特沒有跟團隊說要去哪裡跑步或是由誰來領跑,估計這會在訓練過程中自然而然地出現。他們預計要全力跑二分鐘的重複跑,但我們位在海拔二千八百公尺。



當梅塞雷特要他們出發時,他們就開始繞著場地邊緣跑,一開始由鐵克馬里安領先。海利、梅塞雷特和我稍微慢跑前往場地中央,司機比爾哈努緊跟在後。比爾哈努被雇來駕駛團隊巴士時對跑步一竅不通,但他已經開始非常喜歡觀看訓練內容,而且特別期待週三。這些跑者沒有一直沿著場地邊緣跑,而是玩起了類似有樣學樣(follow-the-leader)的遊戲,在這個遊戲裡,會有某人會衝到領先位置,然後選一個方向。采達特以對角線起跑穿過場地,然後其他人就無縫接軌,改變方向跟了上去。「哈哈!」比爾哈努說,在跑者飛奔而過時顯然很高興。「他們今天在互相較勁!」



經過三次重複跑,跑者之間已經拉開各種間距,所以這些落後的跑者花了點時間才在休息時間重新集合。采達特在第四次重複跑的時候又跑回到最前面,而且他在飛越場地時做了幾次緊急轉向。「看看這個小傢伙,用之字滿場跑。」比爾哈努評論完,搖搖頭。

「當他們做間歇跑的時候一定得這樣。」梅塞雷特回應,「他們需要像這樣輪流釋放能量。幾分鐘後采達特就會精疲力盡,然後另一個人就會來到前面成為領跑者。對采達特來說,關鍵在於學會回應。」他在說話的同時,采達特交出了領先位置,然後掉回隊伍裡。「Gaba!(跟上配速!)」梅塞雷特大喊,鼓勵他跟上,不要落後。



梅塞雷特在週三之外的其他日子強調控制和保存能量的重要性,所以我指出這好像非常不同於平日的訓練。他笑了笑,把手勢指向采達特,他現在正拼命讓自己跟在隊伍後面。



「像這樣訓練是很耗費能量的,」他說,「但是為了學習戰術的效率,他們得這麼做。」這樣的訓練會激怒一些比較資深的跑者,讓他們覺得有些人沒在前頭盡到一己之責。「你看,有些運動員在大部分的時間裡都待在那些領跑者後面,有些甚至完全掉隊跑到後面去。」他說,用手指出飄移了五十公尺左右的法西爾。「但是,等他們突然感覺稍微好轉時,他們就會想要成為領跑者並超越那些領跑者的能力,所以這舉動有時候會讓比爾哈努和梅庫安感到生氣。他們告訴我:『你得控制這些傢伙!』我說:『我不想要控制他們。你的回應必須夠即時才能跟上他們。』肯納尼薩能勝任,為什麼?因為他能回應各種不同的挑戰。所以到了最後四百公尺時,」他做出張開雙臂的擴張動作,「肯納尼薩會說:『Ciao』然後就跑得不見人影了。」

本文選自 墨刻出版 《 跑出巔峰 》 一書。

全球有兩個國家主宰了長跑的世界,其中一個就是衣索比亞。為什麼衣索比亞能有這麼多世界紀錄保持人?本書真切地描寫衣索比亞跑者們的長跑生活實況,並涵蓋了他們如何從逆境思考及戰勝自我,甚至透過跑步改變人生!

◎延伸閱讀:就算跑步無法賺錢 也不放棄跑步這件事

◎追蹤慢跑俱樂部IG:runi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