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難!延續,更難!時超傑 & U19女籃世界盃

·3 分鐘 (閱讀時間)

HJ Sports/孫傳賢

「早在接下這次U19女籃世界盃國家隊兵符之前,我就做好這可能是自己最後一次當國家隊教練的心理準備,因為我很清楚,這趟挑戰世界的旅程,一定輸多贏少,但我始終認為,輸球只是結果,但球員及教練團該如何把從中擷取的養分帶回台灣,並延續精進的腳步,才是我們要共同努力的課題。」

2021年U19女籃世界盃國家隊遠征匈牙利黛布勒森,雖然只繳出1勝6敗成績單,但最終以第14名成績收場,追平2015年俄羅斯U19女籃世界盃成績,而當年的總教練,同樣就是時超傑。相隔6年後再度造訪世界領域,時超傑坦言,台灣與世界的距離,感覺越來越遙遠。

「老實說,我不曉得台灣要等多久,才會再站上U19女籃世界盃,畢竟,2015年是因為日本遭FIBA禁賽,我們才有機會收到U19女籃世界盃邀請函,這一次,則因為疫情,中國與紐西蘭未參賽,我們才又再次搭上通往世界的列車,如果依照U18亞青女籃賽成績,台灣恐怕短時間內無法從亞洲突圍。」

若包含這一次,台灣一共參加過4次U19女籃世界盃,第一次亮相是在1993年,那年台灣7戰全敗,以敬陪末座的第12名收場。2011年智利U19女籃世界盃,台灣因拿下U18亞青女籃賽第3名而取得參賽權,最終以史上最佳的第11名收場,但台灣從2010年之後,就沒再擠進過亞洲前3名。然而,澳洲及紐西蘭在2018年轉換至U18亞青賽區,台灣不但被擠出4名之外,最終更以第6名收場,在亞洲賽區必須取得前4名才能收到世界門票的情況下,台灣未來的競爭力,面臨著嚴峻考驗。

除了國際賽場上的現實面外,本屆U19女籃世界盃國家隊從最初的組訓就困難重重,雖然時超傑認為不能以此來當藉口,但他早在6月初就已遞交培訓名單,但體育署遲遲未核准相關措施,導致她們直到7月13日才展開集訓,7月16日才施打第1劑疫苗,更不用說集訓過程中因國內疫情狀況,多數時間只能分流訓練,甚至在戶外公園跑體能,還被巡邏員警關心,最終,就在僅施打1劑疫苗,並且完整訓練不到兩週的情況下踏上遠征旅程。

如今回頭來看,本屆U19女籃世界盃早在4月28日就已完成抽籤分組,台灣難得出現在16支參賽隊伍名單內,許多環節卻未能提早規劃,導致球員在準備不夠充分的逆境下被推上火線,教練團也從集訓到實戰面臨著重重困境。

時超傑感嘆,無論U18亞青賽還是U19世界盃,每次帶隊遠征,幾乎都在感嘆台灣籃球與亞洲及世界的差距,然而,經歷過這樣挑戰的教練與球員,能否把那份不甘心帶回母隊持續要求自己更加精進,才是接下來大家要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