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起國際交流橋樑 台灣裁判處境苦

·2 分鐘 (閱讀時間)

中職副裁判長紀華文成為執法東奧棒球賽的中職裁判第1人,有助於台灣在國際棒壇增加正面形象,此消息一出受到媒體大肆報導。

裁判在國際體育人才事務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不僅促進國際體育交流與提高台灣能見度,也增加台灣在國際組織職務與申辦國際綜合性運動賽會之機會,更是突破國際政治上困境的最佳橋樑。

本次東京奧運除了選手代表台灣外,台灣也有11位裁判獲邀赴東奧執法。然而,裁判防疫採檢標準同樣比照選手,但卻不被中華奧會納入防疫計畫中,赴東奧執法必須要符合日本奧會的防疫規範,除了施打完2劑疫苗外,也要出發前96小時內的PCR採檢2次陰性報告,以及返台後入住隔離旅館14天,這些費用全都是裁判們必須要自行負擔,導致此趟奧運行等於是做白工,不免讓人大感辛酸。

另外,本報也致電各個項目代表協會詢問,有無針對裁判隔離補助給予一些協助,但得到的回覆大多是否定的答案,更多的是把此事推給體育署以及奧會,僅有體操協會願意補助裁判的隔離費用支出。

由此可見,裁判出國執法變成是孤立無援的狀態,代表台灣卻不被自己國家所支持。當目光都聚焦在選手身上時,裁判們也默默地在為台灣的體育付出、努力。

藉由此次奧運讓大家知道台灣之光不是只有選手,裁判們也是為國出征在國際間努力,但所換來的卻是如此待遇。如何正視以及維護台灣國際裁判的需求,是現階段一門重要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