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無反顧、永不放棄 讓她初半馬站上凸台

·4 分鐘 (閱讀時間)
image

▲我的阿甘精神「初半馬」。(取自網路)

初半馬意外上了凸台


然後,開始跑步。

原因是偶然看見「戈壁挑戰賽」賽事片段畫面:「一群人站在起跑線,賽道前方有巨大的沙塵暴正隆隆揚起,他們義無反顧地衝進沙塵暴中!」我後來知道這場賽事需連續四天在炙熱的戈壁跑超過一百二十二公里。(此處「戈壁挑戰賽」賽事指的是「玄奘之路國際商學院戈壁挑戰賽」,活動位於中國甘肅省瓜州縣漢唐絲綢古道。每年五月下旬開賽,以EMBA參賽院校團隊成績作為最終排名依據。)

「一百二十二公里」在當時是無法想像的數字,從未跑步的我在心中冒出了一個想法:「要怎麼參加?」詢問得知「先參加社團練跑,之後會選拔」。當時聽了,期許:「十八歲後未曾踏上操場的自己努力練兩年,或許有機會可以入選成為﹃選手﹄。」


「選手」這個詞並不在原本的人生清單,更遑論八個月前我還沒運動習慣,但騎車帶來的美好經驗讓我相信藉由「學習」「訓練」,最終「我會進步」!─心中熱切一股腦兒地想參加社團練跑,進入選拔。


如果說騎車開啟我對生活的視野,跑步則深度挖掘我的意志。記得第一次參加團練,在前輩帶領下用六分至六分半速跑了八公里。那晚有一種感覺是:「我身體有問題嗎?」根本跑不起來,我是用「撐」的去撐完全程。


隔了一週,第二次團練,里程數增加到十公里。


到了第三次團練,又是十公里。


第三次團練結束時,覺得這件事可能不是藉由「學習」「訓練」「我會進步」的思維可以達到,盤算著要退團……


「原來我不適合跑步啊!」


但那時社團已經團報「至善盃光橋夜跑」的半馬活動,也等於「第五次」下場跑步就要完成一場半馬!「好吧!也給自己交代,至少我完成了半馬。」我心裡嘀咕著:「結束後不再跑。」那次半馬,完全沒有配速、補給、任何概念,就是跑、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我就像《阿甘正傳》裡的阿甘,腦中只有一個數字,二小時四十五分。

為什麼是二小時四十五分?


賽前問跑友,女生第一次跑半馬,成績大概要怎樣才不會太難看?跑友說,兩個半小時吧。兩個半小時對初跑者就算是不錯的成績。所以我想多跑個十五分鐘,應該不會太丟臉吧?心中默默設了目標。那晚抱持著:「以後應該不會再跑了,就把它好好結束掉吧!」的心情拚命跑!過程中跑不動時就緩一點,覺得體力還可以就加速。直到看見前方十八公里告示牌,下意識地計算:「咦,十八公里?這樣不是只剩三公里嗎?」(忍不住低頭看了錶,數字呈現一小時四十五分。)腦袋突然意識到:「我還有好多時間啊!」但這個想法跑出瞬間身體立即當機!從屁股、大腿、到整個腳趾頭感覺好痛!


於是停下來,在路邊開始舒展筋骨,邊捶屁股、邊拍腿地慢慢走,一直走到靠近水門接近終點的地方,才不情願地再度慢慢「跑」進去。這場無厘頭的「初、半馬」我用二小時零六分完成,意外上凸台。


image

本文選自 大田出版《越跑越勇敢:聖母峰馬拉松全紀錄》一書。

陸承蔚,一個從十八歲之後再也沒有踏上過操場的運動新人,既非專業跑者,更是爬山新手;但憑著堅強與勇敢的信念,在46歲那年完賽聖母峰馬拉松,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女性完賽者。本書詳實記錄從訓練到完賽作者各方面的經歷、鼓舞對運動有目標及理想的群眾;甚至將心智鍛鍊延伸到工作與日常生活,讓讀者產生對自己的信心和追求。

◎書籍資訊:https://pse.is/3bms4k

◎延伸閱讀:勝利之後的事 何謂運動家風度?

◎更多運動資訊請見: 慢跑俱樂部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