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系列/巧合一而再,再而三 常富寧搖身一變成主播-常公三部曲#1

許德霖
·9 分鐘 (閱讀時間)
體育主播常富寧頂著一頭橘髮轉播。(常富寧提供)
體育主播常富寧頂著一頭橘髮轉播。(常富寧提供)

採訪/李艾純、李升愷、許德霖,文/許德霖

「Hasta La Vista, Baby!」,過去20餘年,曾收看美國職棒大聯盟轉播的你,一定非常熟悉這句話,這是常富寧主播的home run call。

職人系列常公三部曲#1,帶您一探常富寧先生是遇到什麼樣的巧合再巧合,搖身一變變為主播常公。

巧合、巧合,再巧合

「我覺得會進入到ESPN,是一個很多巧合的串聯。」

常大哥透露,當年是常爸爸在民生報上看到小廣告,廣告篇幅可能就名片一般大,一點點而已,「ESPN也不知道在省什麼錢?」常大哥笑說。

那時候的常大哥在香港工作,效力國泰航空,「所以他(常爸爸)跟我講,我也沒放在心上,一方面我覺得,體育主播?我有這個機會嗎?我也懷疑,但他看我沒動作什麼都沒做,他就忍不住了,就幫我投遞了履歷表。」

當時因為在香港工作,通信軟體也不像現在發達,常大哥說到了香港後手機是不開的,開了就是漫遊,「所以當ESPN打電話給我的時候,人正好放假在台北,在台北才會開手機,接到電話的時候,才會覺得很驚訝,咦?奇怪怎麼有人通知我去面試?原來我爸真的把履歷表寄去了。」

常大哥回憶起那場面試,當時是第3個到面試場地,參加面試的人約有15、16位,按照到場的先後順序去安排面試的先後順序,第3個到的常大哥理所當然成為3號,「我們在師範大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對面有個綜合大樓,頂樓是實習攝影棚,我們就在攝影棚裡面面試,進去烏漆墨黑就攝影棚,然後很亮的燈打在1張桌子,跟1張椅子上,就是電影裡面拍得那個樣子,好像被審判、審問的感覺。」

「然後就考,中、英文自我介紹、問為什麼要來?為什麼想當主播?對主播的工作有什麼想法?」,這些常大哥覺得就是滿一般的試題,但後來的試題就很不一樣了,「譬如放影片,然後問說,這個游泳比賽是什麼時候的比賽?必須要自己看游泳池旁邊的看板來識別,或像是籃球,他不會問你剛剛罰球是幾號?他可能會問你搶到籃板的是幾號?所以是考驗觀察力,一般我們覺得他會問的,但他不是考一般的。」

觀察力測試結束,會播另外1支帶子,好幾種不同運動,「就要你試播、播給他聽,不曉得選手誰是誰沒關係,只要講A、B、C,1、2、3,甲、乙、丙,隨便你講,我覺得他這個就是要考,後來想想他可能就要靠你表達能力、口語的表達能力。」

「我3階段試題全部考完離開攝影棚,當時還沒成為主管的是1個香港人,就從攝影棚裡面追出來,第1句話就問我說,『你什麼時候可以上班?』」

「那是我人生到目前為止,聽到最震撼的1句話。」

「我還拿翹,我跟他講說,我想想之後大概還要3個月。」要把原本那個月該上的班上完、給公司通知又要1個月,當時常大哥覺得喊出3個月是差不多的,可是沒想到對方的回應居然是,「3個月沒關係,我們等你。」常大哥當時直接反問真的嗎?後面還有10幾人都還沒面試過耶?「『他說我知道,可是我們覺得就是你了』,我們那個香港主管這樣跟我講。」

「會不會是每個人面試完都加問這一題,只是忘了問我而已?」半信半疑的常大哥當天就趕回去上班了,「當時公司是禁止晚上有班的時候,當天才回到香港去,萬一要是飛機沒坐上怎辦?放假去哪裡都可以,但你前1天要回到香港,所以那天我是違反公司規定的...」,但沒辦法因為是下午時段面試,「面試完就趕去中正機場(臺灣桃園國際機場)搭飛機去香港,接著去倫敦,去倫敦的時候,發現我爸打電話到香港給我的同事,請他們傳話叫我打電話回家。」

「我爸說:『ESPN晚上11點45分打電話到家...』因為我爸爸、媽媽是很早睡,11點45分是把他們從睡夢中吵醒,沒想到接電話就告訴他(常爸爸)說,我錄取了,所以我爸叫我趕快打電話。」

「聽起來還滿戲劇性的,我到現在為止也覺得很戲劇性。有點不可思議怎麼大家擠破頭想要的工作,好像去一下20分鐘就好了?」

「面試之前也不知道要準備什麼,我不曉得他要怎麼樣?就像去國泰的時候也是陪朋友去,結果是我上了,很奇怪的事情。」常大哥指出,其實當時體育主播的面試真的不曉得怎麼準備。

常爸爸與常媽媽那嚴謹的督促

將一切巧合成功開啟的常爸爸與常媽媽,常大哥滿是感謝,常爸爸的要求非常高,而常媽媽則是提供了相當多的叮嚀與提醒。

「我在國小的時候,每個禮拜天起來第1件事就是寫書法,如果沒記錯國小的周記是用小楷來寫,我爸午睡之前就會告訴我,今天作文題目是什麼?然後他午休時間,我就會把作文寫完,他起來以後看完,會告訴我,哪裡寫得好?哪裡不好?看完以後我才可以出去玩,差不多3點多出去玩,5點就要回家,所以別人小朋友禮拜天,可以玩很開心,我大概就只有下午那段時間。」

這麼嚴謹地督促,常大哥提起是滿懷謝意,「因為其實作文就等同於在練習表達能力,我覺得身為1個主播,表達能力很重要,我肚子有一大堆東西卻講不出來嗎?『這個我想吼...他就是...』可是人家已經過去了,可能已經籃球打2個來回你還在,『我想可能...昨天我看到...』」

「相信我們在求學的時候,都有一種經驗,可能某些老師他教的就是聽不懂,可是一去補習班,老師在台上一講公式就是這樣子...跟你講一下,喔原來我學校聽不懂,我在補習班聽懂,因為他們表達的方式不一樣。」常大哥提到若沒有辦法適切地表達出來,或是用了觀眾聽不懂的表達方式,這樣子就不適當了,「我想用一種觀眾可以接受的、容易、能夠理解的表達方式去表達,這個東西就是從小練習寫作文得來的。」

在口條培養的部分,常大哥再次感謝爸爸、媽媽,「從國小1年級就開始參加演講比賽,稿子一開始是是我媽媽寫的,我還記得第一次演講比賽的題目是『用肥皂,洗手』,根本就是衛教的題目,我媽還可以寫稿子出來,我照著背然後上台,那後來當然稿子就慢慢自己寫了。」

「另外有的時候,洗澡或是廁所的時候,我會常常自己跟自己講話,還有就是我大概國小6年級的時候,我們家買了第一套音響,那是培養我聽音樂的開端,開始聽英文歌,後來也開始收聽廣播,聽余光的節目,開始幻想自己是DJ,要播歌之前,我就會先跟大家講,『接下來我要播ABBA合唱團、Bee Gees合唱團什麼什麼歌』這樣。」

常主播透露跟妹妹雖然只差1歲,但她喜歡的就不太一樣,所以都自己找樂子,「自己跟自己講話,不完全是自閉的那種感覺啦,只是有時候我想到什麼,我就會講出來,可能是這樣訓練吧。」

在離開香港要去新加坡,準備開始做主播工作之前常媽媽就叮嚀常大哥,要多用成語,但是不要用在錯的地方,而要求比較高的常爸爸,會在從新加坡打電話回家的時候在話筒裡問道,「你今天轉播的時候、你前幾天轉播的時候聽到你講一句話,這樣講對嗎?」

「『咦?你那天是不是這樣講,這樣講對不對?這成語是用在這個地方?這個用在這個地方,什麼意思?』他會這樣問,那我要回答。」

常大哥覺得自己,讓這嚴格的爸爸最沒辦法接受的是,「比較叛逆嗎?可能也有一點,比較不聽話、不務正業,我覺得也算是,譬如我爸他希望我走直直的,這時我就會給他歪一點,然後歪一點他生氣了,我可能才有回來一點,但也不見得會完全回到他原本幫我設定的路上,就我常常在測試他的容忍度,我常常在測試他的『容忍度。』」

「真的讓我爸比較放心,可能是真的是我到ESPN之後,雖然我離他越來越遠,從香港到新加坡,其實離家越來越遠。」,而常大哥也透露常爸爸常說道:「『很後悔把你送到新加坡。』,因為當時申請ESPN工作,所以他覺得很後悔,他把我送到新加坡去,他覺得好像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不寄那個履歷表,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發生。」

「可是我到新加坡,我開始做主播這工作,我有感覺到我爸的心境,他覺得好像兒子能夠做這件事情,而且一做做這麼久,好像也覺得蠻光榮的,可能就是在我去新加坡之後一直到現在,算是對我爸來講是有比較順著他的意思在做事。」

「『我真的很後悔把你送到新加坡去。』我不知道他是開玩笑的還是講真的,但我覺得兩者皆有。」

◤限時優惠◢

👉NIKE adidas 全館5折起結帳再88折

👉運動品牌服飾聯合5折起結帳再88折

👉The North Face 指定包款7折,結帳再享9折

👉KOBE球衣全系列開賣

👉PUMA感恩回饋5折起,滿2500再享7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