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系列/常公經驗談 做主播也需要「春訓」、只睡4小時也很自然-常公三部曲#2

許德霖
·18 分鐘 (閱讀時間)
主播常富寧(圖右)與王牌搭檔球評曾文誠。(常富寧提供)
主播常富寧(圖右)與王牌搭檔球評曾文誠。(常富寧提供)

採訪/李艾純、李升愷、許德霖,文/許德霖

「Hasta La Vista, Baby!」,過去20餘年,曾收看美國職棒大聯盟轉播的你,一定非常熟悉這句話,這是常富寧主播的home run call。

職人系列常公三部曲第2篇,由主播常公告訴大家在主播台上的眉眉角角。

『隔壁在講什麼,你也不能忽略,因為他突然丟給你,你在放空?那完蛋。』

我覺得其實最重要的,是身邊那個人(球評)講的東西,這是最重要的,現場主播講什麼你miss掉,我覺得沒什麼關係,但是身邊這個講什麼miss掉?會有一種『球傳不好、接不好』的感覺。」,也許是「喇叭」(球評潘忠韋)或是「曾公」(球評曾文誠)傳球,但若沒接好,就沒有辦法再把這個球很棒地回傳,常公舉例道。

「在我個人的轉播,尤其是到了最近大概10年,我比較注意每個人代表的是不一樣的轉播方式,譬如說曾公,喇叭跟「東哥」(球評黃忠義),我最常合作的3個人,我跟曾公從天上的星星聊到地上蚯蚓都可以;可是你跟喇叭,一直跟他聊美國職棒大聯盟歷史?就不算適宜,因為他是比較技術方面的,喇叭是1個很用功、很認真的球評,他會想辦法補足一些原本不足的部分,所以後來慢慢跟喇叭也知道,可以聊的東西越來越廣,但一開始會專心地跟喇叭聊技術,因為他就是1個在技術上面可以分析給大家聽的球評;那東哥更不用講,跟東哥在播比賽的時候,不要跟他在播中職的時候,三不五時一直講一些美職怎麼樣?怎麼樣?」

在1場轉播當中,主播跟球評,有的人覺得主播重要、有的人覺得球評重要,「可是在我心裡面,這10年...最近10年一個很重要的想法,我怎麼樣把球評最好的那一面表現出來?」

常公認為在1場轉播裡面,球評才真正是觀眾想要聽到那個「眉角」的來源,雖然有些事情身為主播也知悉,「但我不想要搶在球評之前去把這事情講出來,我跟曾公的交情,我把這東西講出來,他可以講更多,我跟喇叭我也知道,他可以講更多,但我不曉得若跟其他球評搭配起來,是否也是這樣子?所以我專注地去讓每個球評發揮他們的特色,最近這10年來,一個小小的感想。」

播報球賽之外,很多事需要一心多用

一心多用這件事情,大概很少人生下來就會,常公認為練習是絕對必要的,因為要注意的事太多了,「轉播的時候,要聽隔壁的球評講什麼?有時候要聽導播,然後再者當然就是現場主播,我個人是比較...有時候我覺得我蠻依賴現場主播的節奏,一開始抓不到那個節奏,棒球節奏、籃球節奏、各式各樣運動它有不一樣的節奏,我覺得一開始會抓不太好,但久而久之,你大概就會習慣,現場主播也是蠻重要的一部分。」

常公指出這件事情(一心多用),不是太容易,「一開始很專心地聽隔壁在講什麼?也很專心地怕自己講錯,也許就沒有那麼多時間去聽現場主播,但還有一個東西也很重要,就是畫面上的圖表。」

圖表出來的時候可能會將就廣告時間、破口,閃一下就沒了,也可能在畫面上會呈現比較久,常公說對於主播而言解讀圖表是1件很重要的事情,「有些圖表,我是指有一些,不是全部,有些圖表就現場轉播單位做出來的,主播會解釋,因為他上面的一些用字,很有可能是為了將就格式而去用那些字,在那個時候,你真的需要靠現場主播,『為什麼我們這個標題這樣下?是要講這個打者最近狀況怎樣?或是最近8場比賽,選手三分外線神準的不得了』,譬如說,突然之間有人告訴你on fire,你真的覺得那裡失火了?在第一次看到on fire的時候真的必須聽一下主播講的話,是說最近狀況真的很棒。」

所以一次接受很多訊息並且活用,常主播覺得這能力是慢慢培養而來,「甚至到後面,還可以適時偷懶一下。」,因為掌握住自己的導播不會在1出局的時候講什麼,就可以忽略;圖表看久了,真的是可以很快的、一下子就看出想要表達的東西,「剩下是什麼呢?在轉播的時候,圖表當它很快出來,很快結束的時候,你要趕快記,因為有些數字真的一下就不見,務必要寫下來,要不然等一下哇打者最近打擊率...?閃過了...」不僅如此,常公繼續說道,記完以後已經知道要講什麼,就要把這東西吞進去,再用大家聽得懂的方式講出來,「其實你把它記下來,對你有好處,沒有壞處,傳達給觀眾的會比較準確一點。」

跟著球季規律生活;專屬word檔案

提到在轉播之前的準備,以及轉播時期的生活,常公娓娓道出那宛如配合美國職棒大聯盟球季的作息,假設球季是從4月1日開始到10月31日,這7個月的時間是千篇一律,就是早上起床去上班,回家大部分都是將近中午11時,用膳過後就開始準備資料,準備的不見得是隔天的某場賽事,「我準備的是,今天所有打過的比賽,就去看一下,今天有發生什麼紀錄?某一些選手表現如何?可能3響、4響,可能連續25場比賽安打斷掉?我會去把所有今天的比賽看過,然後做筆記。」

常公說道,自己從2004年左右開始,一直到目前為止,有1個自己專屬的word檔案,檔案裡面有30隊的資料,這些資料是1個1個、一筆一筆慢慢建立的,「譬如王建民好了,為什麼每次講到王建民,我會記得王建民哪些時候做了什麼事情?可能電視機前面觀眾都知道,在我的word檔案裡搜尋王建民3個字,就會跳出王建民那個欄目下面所有我記下來的東西,包括幾月、幾日、發生什麼事,6月15日(美國時間)跑壘受傷,或是哪一天被Ben Broussard打全壘打,所以無安打比賽沒了,就諸如這樣的事情...」

「又或是為什麼講到洋基(紐約洋基)、紅襪(波士頓紅襪),會知道洋基Chase Wright被紅襪連打4支全壘打在哪一天發生?因為有把它記下來,所以這個資料庫,如果有天不見就沒了,就跟我們公司的官網還有粉絲專頁一樣...(嘆氣),這就是我準備的方式。」

Word檔其實壞掉過2次,中間有很多資料因為壞掉而不見,常公當時感到非常心疼,每次壞掉都很心疼,「現在我知道都存在3個不同的地方,我以前只存在1個地方!」,常公說一開始的資料甚至是全部手寫,但實在是太花時間,寫到凌晨1、2點還寫不完,然後又帶一大堆紙去公司,又帶一大堆紙回家,自覺電腦很差的常公在同事的建議下,慢慢學習怎麼使用word,剛開始可能也是要打到很晚,「大概離開新加坡之前,我都可以在大概晚上12時左右可以把資料打完,然後隔天4點起來就覺得好一點。」

4點?!

「因為我都4點起來,球季期間都睡4小時,到公司第1件事就伏地挺身,因為開電腦需要時間,所以我一邊開電腦、一邊開很多網頁、一邊做伏地挺身讓自己完全醒過來。」,常公繼續說他那習以為常的早晨,準備差不多之後,再看早上有什麼突發的事情,賽前半小時就要跟曾公連線,會談到剛剛好像有什麼新聞,然後交換一下資訊,再不然就是些543,睡得如何?咖啡等等?「因為我覺得那個是我們進入節奏的方式。」

7時開始轉播賽事,播完回家,然後同樣同樣的事情,準備至晚上12時睡覺,然後隔天4時起來,「後來其實我鬧鐘訂4點,常常不到4點就醒了。」而到了季後賽的時候,首輪因為是4個不同組合,國聯2個、美聯2個,會有1天是4場連打,「我都會從第1場開始看,看到我要去轉播的那1場,所以每年10月是我最累的時候,但身為大聯盟主播,就是要告訴大家,剛剛前面(比賽)發生什麼事情,有時候中間會有一些重疊的時段,我就左、右2台轉一轉,等到差不多該去公司就去公司。」

「我什麼都準備,但我不曉得明天會不會下雨啊?」常公說準備每一場賽事的資訊,不是因為明天會不會下雨的關係,而是身為1個大聯盟主播,就是要知道前一天發生的事情。「除此之外也會看新聞,而在數據部分到後面也變得比較簡單了,因為我知道什麼的數據去哪裡找?所以這些對我來講,我只要有一個功能整理至電腦就可以了。」

「最後...最後我覺得還是,還是你對這個事情的用心程度吧?」,願意用心其實它就可以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把這些準備工作都做好了,下雨的時候,或是有什麼狀況,就比較不用擔心,「譬如說當下雨的時候,如果我們用的是ESPN訊號,對觀眾來講是1件好事,因為ESPN很有錢嘛,他可以先跟其他地方台講說,『那我們用一下你的訊號,費用待會再算。』,我不太清楚,總而言之,就是可以這邊買1局,那邊買1局,對觀眾來講就不會等得很無聊,對我們播的人也不錯,如果我等下雨等3個小時,然後再打3個小時,就工作6小時,可是如果他這邊播1局、那邊播1局,3小時一到,就咦!好今天我們播完了,今天下雨沒打,抱歉沒辦法播,那我還是3小時工作而已啊。」常公笑說。

(睡4小時)這很不容易,我不建議大家這麼做。」,常公溫馨提醒大家,「但當我發覺,我的大聯盟知識實在太少,就一直在想要怎麼樣去補足這方面,於是我開始(睡眠時間)從8小時變6小時,還做不好就只睡4小時,所以我的大聯盟生涯很規律,進入11月球季結束,早上沒有節目就睡到自然醒。」

「12月就開始調鬧鐘,讓自己用減的,減到4月開始就是睡眠4小時,就這樣慢慢減,可能跟冬盟、春訓的概念差不多,因為我不太相信我自己可以從8小時一下子變4小時,所以我用遞減的方式訓練自己,讓自己習慣,中午的時段因為睡4小時,中午一定要睡午覺,要不然很容易做功課做到一半打瞌睡,所以差不多會睡30、40分鐘,以現在的觀念就是「快充」的概念。」

圖卡的秘密

「告訴你,中職的圖卡是我做的(2017、2018球季)」,常公聊到轉播中職時,講出了1件令人驚訝的事。「我會把今天想要講什麼就先寫在A4紙上,譬如選手之間的比較,可能給高國慶、郭阜林跟陳鏞基最近3個人的狀況比較,然後可能打擊率、長打率,最近連幾場安打、沒安打等等,然後給同事,同事把他美化之後,就弄到電視。」

「東哥知道、喇叭知道,做好(圖卡)以後會跟他們講,因為這一定要跟球評溝通,然後有時候會用這個,在賽前去跟選手聊,『哎唷最近這麼鬧?』比較好的(選手)就會那樣開玩笑的方式,如果說比較沒有那麼熟,就會聊一下最近狀況怎樣。」

常公持續分享做圖卡並不容易,困難的地方在於都從結果回推過去,「譬如最近連5場比賽沒有安打是三振變多了?還是怎樣?回推回去的時候,突然發覺跟你想的是不一樣,那你又要重新再想過。」,這個不是說,想什麼就一定會有什麼,球隊為什麼會連敗?為什麼會連勝?為什麼能夠輸1場後連贏3場?諸如此類,「要怎麼樣把這個東西弄成1張觀眾可以理解的圖表?甚至我講真的,我都沒有把握的是不是真的是這個原因,對不對?」

「我不是選手本人,不是球隊總教練,我不曉得是不是真的是這樣,只能做1張圖表讓大家知道,整理出來清清楚楚讓人家看,喔可能是最近二壘安打變多、全壘打變多,長打導致他們5連勝,同一時間其他球隊怎麼樣?不能只做1隊,要有個比較,大家才能夠感覺到。」

「最困難的地方是想標題,想標題最困難,因為你要想1個讓大家覺得,甚至是符合現在的年輕人用語,然後標題又能夠符合。」

體育主播常富寧(圖前)與球評潘忠韋(圖中)、球評曾文誠(圖後)。(常富寧提供)
體育主播常富寧(圖前)與球評潘忠韋(圖中)、球評曾文誠(圖後)。(常富寧提供)

轉播MLB與CPBL之間

「是會要做一些調整,但這兩者之間,倒沒有說真的很努力提醒自己,必須要有很大的不同,可能甚至我覺得有些時候,我可能是用播美職的方式在播中華職棒。」,常公笑道,除了會講一些不怎麼「輪轉」的閩南語之外,沒有做很多區分。

「中華職棒對我來講確實有些優點,我人就在現場、跟選手、跟教練之間的距離更近,更能夠從跟他們接觸的過程當中,去獲得多一點資訊,甚至對選手多一點了解,更多的是、更重要的是對棒球這運動有更多的了解,因為棒球其實本身其實我覺得它是一個滿深的運動。」,常公說播美國職棒的時候可能講出一些東西,並不覺得說那些東西都很表面,「只是我覺得能夠實際接觸到選手、教練、球場和裁判等等,是有機會能從跟他們聊天、跟他們的訪談過程當中,了解更多跟棒球相關事情。」

有選手就曾跟常公分享,為什麼裁判的好、壞球判決,有些時候反應會這麼大?「我那時候才有一點頓悟的感覺,喔,今天1個好、壞球的判決,對選手有可能會產生一些影響...。」因為說不定這打席打壞了,下一次需要換代打,教練第1個考慮的就不是他了,「因為他上次某個球結果他站著被三振,諸如此類的事情。」

「我們在轉播的時候,不能說輕描淡寫,但是我們可能...在轉播過程中說這是1個看起來判好球的壞球,或是可以判壞球的好球,不管是哪一個?我們的轉播可能沒有考慮到說,這個選手會不會因為這樣的判決,讓他未來代打機會變少,可能今天打完明天就下二軍了,然後下次再上來的機會、時間,可能不曉得是哪時候,以選手來講他會有這方面擔心,他好不容易有一個上場代打的機會,卻被裁判的1個邊邊角角,或是太低太外角,什麼外角海什麼什麼的被拉掉,那我們是不是也要從選手的角度去看這樣的事情?」

對棒球這運動,對選手的心理,以前轉播美國職棒碰不到選手,轉播中職都碰得到了,不管是私底下,或在球場裡面聊到、看到的某個打席,如果選手夠信任你(採訪人員)的話,會願意把他當時的心理狀況跟你講,「原來棒球還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我覺得這個收穫是很大的。」

現場採訪有機會訪問到選手、教練,也有機會與裁判接觸,常公說自己不會太關心好、壞球的問題,「因為那個還是要留給裁判,留給技術技術委員,我不會去跟裁判說,『那個球明明就壞球你怎麼會舉手?』我不會這樣講,這樣是去質疑他的專業,雖然我不覺得那是好球,但是球這麼快,可能他真的miss掉,我覺得那都是可能會發生。」

「也許真的很不巧發生在很關鍵的時候,變成了大家『噓文』的地方,也許就是這個時候,但我覺得身為1個主播,不應該去做這樣的事情,不應該跟裁判講說這個,但我會關心裁判,每天體能訓練,今天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早上來到球場覺得自己哪裡不太舒服,我覺得這個我比較關心,比較不會去針對判決的部分。」

忠實播報

引起討論、製造出兩方話題,常公覺得那不是主播應該做的,「在我的轉播當中不應該去包括這個部分,你可以把場上發生的事情忠實地反應出來、忠實地報出來,『例如,現在富邦對這個判決覺得很不滿意,總教練都衝出來了!』,這可以,但如果說,剛剛這球明明就壞球還判成好球?奇怪?總仔怎麼不衝出來?這種就沒有必要。」

就是忠實呈現,常公再次強調,「比如說,我跟東哥會討論這球會不會稍微外角一點?我覺得這是轉播上面的專業,就是你跟球評去討論事情,但你不是用一個想要去挑起什麼樣的話題或是爭端?去講這事情。」

球迷要討論什麼,那是球迷的權利,每個人都有自由,常公舉了1個最喜歡說的例子:「以前播紅襪、洋基的時候,王建民時代,大家這麼瘋美國職棒、這麼瘋王建民,王建民上來對強投或是對紅襪的比賽,大家都是整場看了目不轉睛,但當我播完1場比賽的時候,如果我發現紅襪球迷罵我、洋基球迷也罵我,我就很開心,因為那表示我沒偏袒誰。」

「可能紅襪球迷覺得,欸,每次王建民上來,常富寧是怎樣怎樣...那如果洋基球迷,欸!王建民投這麼好,常富寧為什麼說他怎樣怎樣?」當兩邊球迷對主播都有一些不滿的時候,「我覺得這樣很好,我不敢要求,也不能要求大家都喜歡我,這樣就有點鄉愿,但是如果當兩邊球迷都有意見的時候,可能我真的有比較中間、客觀、公平的立場上。」

「但當然我們會偏王建民多一點點,自己的選手,但是你不能明明是黑的,講成白的,是馬把他講成鹿,我覺得這樣也不對,也不是1個主播該做的工作,所以我會用這樣的方式去,看待自己的工作。」

職人系列/巧合一而再,再而三 常富寧搖身一變成主播-常公三部曲#1

◤限時優惠◢

👉adidas 鞋款限時38折起結帳再88折

👉NIKE 聯合品牌服飾38折起結帳再88折

👉New Balance 全館49折起

👉UNDER ARNOUR全館3折起 結帳再9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