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淑薇質疑教練名額 網協回應

·2 分鐘 (閱讀時間)

臺灣網球女將謝淑薇今天(21日)凌晨在社群網站上發文指出,在自己的妹妹謝語捷與許絜瑜遞補參加東京奧運後,網協卻沒有證件能給這組女雙搭檔的教練,因此提出質疑。

對此體育署表示東京奧運籌委會沒有多開放教練名額,網協代秘書長王凌華則表示,增加教練不符合選訓規定,但還是會幫謝語捷/許絜瑜盡力爭取。

謝淑薇質疑網球代表隊從3人增加為5人後,多了1張主教練證,但他們卻被網協告知無法提供教練證件,連1張P卡都沒有,而詹詠然、詹皓晴姊妹卻除了父親詹元良有教練證外,還有證件名目不明的專屬陪練員。

對此王凌華回應表示,名單都是按選訓規定向上級單位提出申請,謝語捷與許絜瑜一直到7月16日才確定遞補參賽,因為時間點很短,東京奧運防疫要求比較高,無法臨時申請證件,所以沒有申請增加教練。他也說現在申請其實不符選訓規定,但今天在謝淑薇發文後他表示,他們還是會盡力協助爭取。

稍早前體育署主任秘書呂宏進在記者會上表示,謝語倢/許絜瑜女雙遞補參賽後,東京奧運籌委會僅多開放2位選手名額,沒有多開放教練名額。

至於謝淑薇質疑的證件名目部分,王凌華表示陪練員歐善元與盧彥勳的教練盧威儒都是持訓練場地通行證(Training Access Pass,簡稱TAP),也沒有在增加2名參賽球員後轉為教練證。

王凌華也說,據他所知,TAP與上屆奧運謝淑薇教練使用的P卡權限類似,只是名目上的差別,都是可以在球場協助訓練,比賽時可以坐在觀眾席上,但不能進入選手村,不能進入球員休息室。他指出TAP與P卡也都有名額限制,他們只能盡力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