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跆拳道》曾經失落的女團鐵三角 陳湘婷含淚回憶傷病史

WOWSight 編輯部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洪偵源

國際賽成績優異,加上外型也出色,陳湘婷從2017年起,知名度就不斷躍升,亞錦賽、世錦賽雙金,加上台北世大運鍍銀後的曝光度,成長經歷已廣為人知,但在退休前最後一場國際賽,其實面臨著傷痛打擊,一度要放棄準備許久的亞運。

2008年初征國際賽,到2018年退役為止,陳湘婷與同梯的李映萱,以及妹妹陳以瑄,在2015年光州世大運至2016年的馬尼拉亞錦賽、利馬世錦賽,獲得2金、1銀也是台灣第一組同一年於亞錦賽、世錦賽鍍金的女團(30歲以下組)組合。

世大運後邀約不斷,加上年底宜蘭全運會,3人又代表新北市,在首次登場的品勢項目,搶下女團冠軍,多次比賽告捷,陳湘婷和搭檔也瞄準期待許久的雅加達巨港亞運,寄望再度登頂。

2017世大運培訓隊時期的陳湘婷(圖 CS攝影工作室 李昆霖攝)
2017世大運培訓隊時期的陳湘婷(圖 CS攝影工作室 李昆霖攝)

但在2018年,這對品勢「鐵三角」陸續面臨低潮,陳湘婷飽受傷病困擾,5月的胡志明市亞錦賽受傷後,導致她之後提早結束韓國移地訓練,返回台灣治療,「我那時候真的痛到要扶著牆走!」

陳湘婷說,右腿髂腰肌受傷,走路都會覺得有一條筋卡住,且感覺隨時要斷,腳也痛到無法伸直,而亞運女團項目要比自由品勢,根本無法空翻,因而萌生放棄選拔的想法,「放棄比堅持困難,我真的很想選,但我更怕受傷。」

從亞運確定有品勢項目後,就以此為目標,離亞運門票就剩最後一關的選拔,努力許久卻不得不放棄,即便至今已經過了兩年,陳湘婷回憶起當時的煎熬,情緒依然激動,忍不住紅了眼眶。

對於受傷,2017年世大運時,隊友廖文暄、陳靖重傷報銷,陳湘婷歷歷在目,兩次都親眼目睹,她說:「我覺得在這件事情上,我沒辦法像她們這樣勇敢,我放棄是因為真的不想再受傷。」

當時陳湘婷跟妹妹說,想把選拔的目標放在個人項目,可能要放棄女團,因為個人項目不用比自由品勢負擔較小,但也意味著女團「鐵三角」繼亞錦賽後,又要面臨拆夥,前次是妹妹被換掉,這次換她放棄。

亞運最終選拔當天,當教練團詢問誰不參加女團選拔時,陳湘婷默默舉手,眼神也不敢看向隊友,但在妹妹與教練的鼓勵下,最終回心轉意,還以第一名成績成為正選,但是李映萱落選,鐵三角還是沒能合拍,女團搭檔變成妹妹以及世大運銀牌林侃諭。

面對不熟悉的組合,最年長的陳湘婷不得不扛起責任,她特地與妹妹和林侃諭溝通,現在目標一致,要在亞運奪牌,「練習有狀況就要當面講出來,我也預告口氣有時可能會重一點,也要求她們有話當下就要講,才逐漸把默契培養出來。」

最終女團在亞運斬獲一面銅牌,陳湘婷年底退役並走入家庭,其實這之前,她與李映萱、陳以瑄曾試圖在世錦賽合拍,但選拔再度落空,亞運也成了她最後一次穿上國家隊戰袍的時光。

不過品勢選手的壽命很長,陳湘婷提到,轉型當教練後,也可以好好讓身體復原,亞錦賽、世錦賽是以年齡分組,加上未來有壯年運動會,再度復出也不無可能,目前先專心在教練工作。

說起當教練,雖是退役前就規劃好,但婚後定居在桃園楊梅的陳湘婷,一度擔心自己找不到工作,只得專心當家庭主婦,不過陽光國中小透過老公找上她,延攬她當教練,「雖然現在重心在小孩跟選手身上,但也回到我最熟悉的地方。」

今年帶隊參加109年全中運後,陳湘婷又轉往楊梅高中執教,已完全適應退役後的生活,亞運是她選手生涯最大的轉折點,「經歷那次受傷,加上我也比過品勢最高層級的賽事,是該思考轉型。」

「其實比賽、念研究所到結婚,這10年的歷程都在我預期之中,只是沒有跟人家分享,所以看到我結婚時,很多人覺得很突然。」陳湘婷認為,給自己的10年目標,算是都一一達成了。

5年前品勢運動逐漸受主流大眾熟悉,陳湘婷在國家隊留下重要的足跡,也許有一天她還會踏上久違的戰場,在這之前,她要先好好享受家庭生活,以及教練工作帶來的挑戰。

(圖/陳湘婷提供)

這篇文章 《跆拳道》曾經失落的女團鐵三角 陳湘婷含淚回憶傷病史 最早出現於 WOWS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