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Boston】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歡迎女跑者五十周年紀念(下)

·5 分鐘 (閱讀時間)
1972年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接受女性參賽者,Nina Kuscik(左起)、Kathrine Switzer、Elaine Pedersen、Ginny Collins、Pat Barrett Shore、Frances Morrison,與Sara Mae Berman。(Getty Images)
1972年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接受女性參賽者,Nina Kuscik(左起)、Kathrine Switzer、Elaine Pedersen、Ginny Collins、Pat Barrett Shore、Frances Morrison,與Sara Mae Berman。(Getty Images)

延伸閱讀:【運動專欄/Boston】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歡迎女跑者五十周年紀念(中)

波士頓馬拉松終於在1972年正式接受女跑者報名參賽,那一年的波士頓馬拉松總共有九位女跑者報名,出現在起跑點的八位選手(當然包括凱薩琳),八位全部都完賽,寫下了馬拉松的歷史。

1972年參與波馬的八位選手是凱薩琳、妮娜庫西克Nina Kuscsik (1972年波馬女子組冠軍) 、伊蘭彼得森Elaine Pedersen、吉妮柯林斯Ginny Collins、派特巴瑞特Pat Barrett、法蘭西絲摩里森Frances Morrison、 莎拉梅波曼Sara Mae Berman (波馬1969至1971女子冠軍,原本為非正式紀錄,但已經獲得波士頓田徑協會承認)及薇樂莉洛戈謝克Valerie Rogosheske. 其中凱薩琳、妮娜與莎拉梅都已經入選美國路跑名人堂。

從1972年到今年2022年,剛好是五十年的時間。參與波士頓馬拉松的女跑者也從當年的8位增加到最近幾年的一萬四、五千人,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當年八位先鋒跑者之一的薇樂莉也將要在今年的賽事中再度參賽。

五十年前的薇樂莉剛從聖克勞德州立大學畢業,主修剛好是體育。她先生建議她選擇一個目標參賽,以利她維持日常的訓練。「我當時只聽過波士頓馬拉松,而且我聽到的是女跑者躲在灌木叢裡等待時機跳進來跑。我還蠻喜歡這個想法的!」

在1972年波馬正式接受女跑者報名之前,薇樂莉知道凱薩琳、妮娜與莎拉梅已經為運動平權努力了很多年,她也深信她們八位在1972年那場深具意義的波馬起點都有同樣的想法:「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完賽、我們每一個人都會用跑的跑完。」那一年,薇樂莉花了4:29:32跑完,在八位跑者中排名第六,她繼續在1973與1974年的比賽中參賽,在1974年寫下個人最佳成績3:09:38。

Kathrine Switzer於1972年波士頓馬拉松途中調整髮型。(Photo by Frank O'Brien/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Kathrine Switzer於1972年波士頓馬拉松途中調整髮型。(Photo by Frank O'Brien/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我們跑到衛斯理學院時,旁邊加油的同學喊著『姊妹們加油!』;二十五年後(1997)我再度回來跑波馬,路旁的孩子都像是我女兒了;今年我再度回來,她們看起來都會像是我的孫女了!」薇樂莉的跑步習慣也深深地影響她的家人,所以在今年波馬慶祝女跑者參與五十周年紀念的活動裡,薇樂莉的一對女兒也會跟著媽媽一起跑。

為了慶祝波馬女跑者參與五十周年,主辦單位邀請了八位來自各界展現影響力的女性組成榮譽團隊參與賽事,這八位傑出的女運動家包括了薇樂莉、肯亞長跑選手瑪莉恩古吉Mary Ngugi、瑞士身障選手曼努拉沙爾Manuela Schar、美國身障鐵人三項選手梅莉莎史托克威爾Melissa Stockwell、美國足球選手莎拉富勒Sarah Fuller及克莉絲汀力利Kristine Lilly、薩爾瓦多長跑選手約瑟琳瑞瓦斯Jocelyn Rivas以及原住民女子跑步協會的創辦人薇娜沃克Verna Volker.

至於凱薩琳,在接受1967年波馬的洗禮之後,持續地為女跑者在各種賽事的參與中請命,生涯完全投入運動性平的工作。她在1977年成立了雅芳國際路跑協會Avon International Running Circuit,支持超過百萬名的女跑者參與400場賽事;1980年雅芳在倫敦舉辦了一項路跑,讓倫敦有史以來第一次為了運動賽事而封閉街道,這也成為後來倫敦馬的規劃藍圖。凱薩琳帶著雅芳國際路跑進入了五大洲的二十七個國家,達到了國際奧會設定國際地位賽事的標準,也促成了奧運史上首屆女子馬拉松的誕生(1984洛杉磯奧運,瓊本諾Joan Benoit獲得史上首冠)

Kathrine Switzer成立雅芳國際路跑協會支持女性跑者參與各大賽事。(Photo by Antony Matheus Linsen/Fairfax Media via Getty Images).
Kathrine Switzer成立雅芳國際路跑協會支持女性跑者參與各大賽事。(Photo by Antony Matheus Linsen/Fairfax Media via Getty Images).

而凱薩琳在1967年波馬所穿戴的261號也成為女跑者爭取權益的象徵。「我收到不計其數的信件、電子郵件、照片,她們都穿著261號去跑,這些訊息來自世界各地,巴拉圭、波蘭、日本、還有俄羅斯都有;還有人把她刺青261的照片給我看。」在2017年波馬舉辦的前夕,波士頓田徑協會也正式宣布將261號退休,這在波馬的歷史上僅是第二個被退休的號碼布而已。

波士頓馬拉松正式退休Kathrine Switzer的261號。(詹鈞智提供)
波士頓馬拉松正式退休Kathrine Switzer的261號。(詹鈞智提供)

2015年,凱薩琳與她的朋友艾迪絲祖克曼Edith Zuschmann共同創立了公益團隊「261無懼 / 261 Fearless」,希望透過提供女性教育與跑步的機會讓女性發現自我價值,並且掌握自己生命的方向。目前這個機構的觸角已經伸向五大洲的十二個國家裡,持續為了推動運動性平而努力。

【謹以此文獻給在台灣為運動性平努力的台灣女子運動體育協會團隊Women in Sports媒體平台團隊,以及等一下要跑波馬的詹鈞智;加油!】

【延伸閱讀】

【運動專欄/Boston】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歡迎女跑者五十周年紀念(上)

◤限時優惠◢
👉New Balance復古穿搭 全館55折起
👉NIKE 限時3折起 結帳再享95折
👉PUMA 暢貨中心精選 滿2折8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