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Boston】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歡迎女跑者五十周年紀念(中)

·8 分鐘 (閱讀時間)
Kathrine Switzer在途中遭到波士頓馬拉松官員推擠。(Getty Images)
Kathrine Switzer在途中遭到波士頓馬拉松官員推擠。(Getty Images)

延伸閱讀:【運動專欄/Boston】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歡迎女跑者五十周年紀念(上)

1967年4月19日,四人來到波馬的起點霍普金頓市準備參賽。當凱薩琳把號碼布別上的時候,周邊的跑者發現有女跑者參賽,紛紛對她致意,清一色的男跑者對於波馬終於有女跑者參與都感到非常支持。

比賽開始之後才跑了約一英哩左右,凱薩琳一生中最驚惶的事情發生了。由於跑者的前方都有攝影媒體的專車,與賽會官員的車輛隨行,凱薩琳的身分很快就被媒體發現,在攝影師專車上也引發了一陣騷動,鏡頭不斷落在凱薩琳身上,賽會官員也立刻發現凱薩琳。此時,兩位賽會主任之一的賈克山普Jock Semple在得知凱薩琳別著大會發給的號碼布參賽時,立刻跳下賽會官員的車輛,向凱薩琳衝去,從凱薩琳身後抓住她,要把她推出賽道之外,還要把凱薩琳的號碼布給撕下來,並大喊:「滾出去!滾出我的比賽,把號碼布還給我!」受到攻擊的凱薩琳驚惶失措,除了趕緊避開以外,腦子裡一片空白,滿是驚恐、害羞與尷尬。她的教練對著山普喊著:「別碰她!她是我訓練的!她OK的!讓她繼續跑!」山普則是狠狠地回話:「你別管!」教練要上去排除山普的攻擊,但反而被山普給撂倒,在一陣混亂與吵雜聲中,凱撒琳只想要逃跑。

凱撒琳拼命要逃開混亂的過程當中,各式各樣的想法一股腦兒地湧上來:「我覺得我是不受歡迎的,我覺得自己像個小丑一樣,我覺得我不屬於這裡。」「我從來沒有被人這樣抓過、我從小沒有被賞過一個巴掌、我從來沒有感受到過這種逼迫感與壓力加諸在我身上。」突然間,她看到一個橘色的身影從前面閃過,原來是穿著雪城大學帽T的男友米勒(106公斤的美式足球選手!),把要抓她的波馬官員山普給撞飛了出去,山普像是飛了起來一樣,再重重地摔在路邊!「天啊!我們殺人了嗎?」先前被撞到一邊的教練已經爬起來繼續再跑,他在後面大聲吼著「跑啊!拼命地跑啊!」

「我們拼命地跑,攝影師的卡車在後面拼命地追要拍我們;卡車一剎車,我還聽到攝影師因為撞在一堆大呼小叫的罵聲。」「我的腦子很亂,那個官員是不是受傷了?我們是不是惹上麻煩了?我們會不會被警察逮捕?還是,我應該要退出比賽,不要把這項比賽給搞臭了?」

Kathrine Switzer的男友Tom Miller試圖將官員推走。(Paul Connell/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Kathrine Switzer的男友Tom Miller試圖將官員推走。(Paul Connell/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還好退出比賽的想法只出現一秒鐘就不見了。因為我深知如果我退出比賽,就再也沒有人會相信一個女跑者可以跑完26英哩的馬拉松;如果我退出了,我將會導致女子運動的進程大大的往後退,而不是我所希望的往前進;如果我退出了,我再也不會有機會跑波馬;如果我退出了,那個官員跟支持他想法的人就會贏了。就在那時候,我的羞恥與不堪瞬間轉化為憤怒:我要把比賽跑完。」

媒體的卡車跟了上來,開始問凱撒琳一些「你想要證明什麼?」、「凱撒琳你何時會放棄?」的問題,凱撒琳則回答「除了要證明我能跑以外,我沒有要證明什麼;我為了這個比賽訓練了很久,我不會放棄。」凱撒琳認為,媒體對於她的回答其實不怎麼採信,甚至有一點等著看笑話的感覺,「這樣反而讓我更堅定信心,因為他們激怒我了!」

不一會兒,官員的車輛也慢慢過來了。「我看到山普還在車上時,倒是鬆了一口氣!他還活著!」但是山普在車上惡狠狠地對著凱撒琳說:「你們惹上大麻煩了!」然後揚長而去,留下一陣車輛的廢氣。媒體車在問不到問題之後,也跟著開走去找別的題材了。

在剩下來的賽道裡,凱撒琳先跟教練說「第一,如果等一下我們要被逮捕了,我先跟你說,我要拒捕;然後,不管怎樣,我要把比賽跑完;謝謝你的幫忙,你做你該做的,但我要把比賽跑完;」教練邊跑邊笑著說:「哪你要先把跑速調一下啊!」除此之外,凱撒琳的男友因為打山普的事情跟她吵了一架(米勒一直想要參加奧運,但這下子打了賽事官員,前途無亮了),退出了賽事(但還是陪著走著),只剩凱撒琳、教練與萊諾繼續跑著。

由於一路上發生這麼多事情,凱撒琳連跑過了著名的心碎坡Heartbreak Hill(波馬標記20至21英哩之間、靠近波士頓學院區域的一段上坡,被公認為最難跑的一段,因為馬拉松跑者在已經跑了這麼久之後,肌糖原耗盡的時段,也被稱作是在全馬當中撞牆期的時段;撐過心碎坡之後剩下的五英哩就是一路緩降到終點線了)都不知道,她們還一路擔心被警方誤導到錯誤的路線導致她們無法跑完、甚至遭到逮捕。

在她們三人即將到終點之前,萊諾提議:「讓教練先抵達終點吧!」教練則堅持「不,我們一起。」萊諾看了看凱撒琳一眼,很有默契地在三人即將要抵達終點的時候,跟凱撒琳一起都慢了下來,讓教練先抵達終點。

凱撒琳的時間是4小時20分。

Kathrine Switzer再度舉起象徵性的261號碼布。(Photo by Rachel Murray/Getty Images for MAKERS)
Kathrine Switzer再度舉起象徵性的261號碼布。(Photo by Rachel Murray/Getty Images for MAKERS)

在終點線迎接凱撒琳的是媒體尖銳的問題:「為什麼?」「為什麼挑波馬?為什麼要穿好號碼布?」「還會再回來跑嗎?」「他們會禁止你的俱樂部參賽?」「你是女權運動的成員嗎?」凱撒琳很有耐心的一一的回答媒體的問題,26.2英哩下來,她歷經了惶恐、驚嚇、羞愧、憤怒、重燃了決心、展現了毅力;「跑完的感覺很好,我甚至覺得我可以再跑回起點去。」在終點線迎接她們的,不是賽會的官員、不是警察、而是教練的朋友來接她們回到起點,洗熱水澡、吃了一頓牛排大餐,然後啟程回去雪城。

在回到雪城的路上,她們半夜在高速公路旁的餐廳稍作停留;眼尖的凱撒琳發現餐廳裡唯一一位客人正在閱讀的報紙上正反兩面都是她們跑波馬的照片。報紙上的新聞標題有「女孩跑馬拉松」、「跑馬拉松的女孩被攻擊」、「男朋友英雄救美」、「跑完馬拉松的女孩滿腳是血」;這下子,大家的睡意全無了,都在咀嚼著報紙上每一篇報導的每一行、每一句、每一字。

坐在車裡的凱撒琳聽著跑團的三位男生談笑風生,開心地聊著這一趟波馬的種種,她知道,對於這三位男生,這是一場「一次性」的精采冒險,足以做為人生中一場難忘的回憶,但對凱撒琳來說,跑完這場波馬,她已經體會到,從此她已經進入人生不同的階段了。雖然凱撒琳這次的成績沒有被承認,但是在她還有其他女跑者的努力之下,波士頓馬拉松終於在1972年正式接受女跑者報名參賽,那一年的波士頓馬拉松總共有九位女跑者報名,出現在起跑點的八位選手(當然包括凱薩琳),八位全部都完賽,寫下了馬拉松的歷史。

【延伸閱讀】

【運動專欄/Boston】波士頓馬拉松正式歡迎女跑者五十周年紀念(下)

◤限時優惠◢
👉New Balance復古穿搭 全館55折起
👉NIKE 限時3折起 結帳再享95折
👉PUMA 暢貨中心精選 滿2折8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