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沙巴提尼轉籍助陣,高球沙漠「銀」得奧運獎牌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羅開新聞中心Minsey Weng綜合報導】Tokyo 2020 Olympic Men's Golf Competition(2020東京奧運男子高球賽)落幕了,世界排名第五的Xander Schauffele(山大‧蕭佛利)不愧是場中第一高手,在驚濤駭浪中幫助美國隊守住金牌,不過另外兩位獎牌得主的故事再次告訴我們:週日下午的高爾夫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賽前世界排名二百零四的斯洛伐克代表Rory Sabbatini(羅瑞‧沙巴提尼),決賽日出發時遠遠落後七桿,不過最後狂飆六十一桿,一度以低於標準桿十七桿並列領先,後來被蕭佛利超前,而排名二百零八的我國選手潘政琮,靠著收尾洞救下關鍵的平標準桿,適時攻下六十三桿,否則就沒有機會在七人延長賽帶回銅牌。

值得一提的是,同樣被分在倒數第八組的沙巴提尼和潘政琮,不約而同由太座大人親自擔任桿弟,比賽過程中甚至看到沙巴提尼揹桿袋的貼心畫面,結果雙雙上演夫妻同心奪牌的甜蜜結局。

本屆奧運最特別的主角無疑是沙巴提尼,他能夠出現在東京近郊的Kasumigaseki Country Club(霞關高爾夫鄉村俱樂部),堪稱一場美麗的相遇,甚至還差點以四十五歲之齡拿下金牌。

這位來自Durban(德班)的南非人,另外擁有英國護照和美國公民身份,1998年離開University of Arizona(亞歷桑那大學)後轉職業,至今留下六座美巡賽冠軍的紀錄,並在2003年和Trevor Immelman(崔佛‧伊梅爾曼)聯手贏得當時還留在WGC系列賽的世界盃。

沙巴提尼的生涯高峰出現在2007年,那一年勇奪Crowne Plaza Invitational at Colonial(殖民地邀請賽),外加名人賽在內的兩個第二和三個第三,世界排名最高來到第八名,不過2011年初贏得The Honda Classic(本田菁英賽)後重返五十大高手行列,接著開始走下坡,兩年前曾經回到百大的六十九名。

以沙巴提尼的世界排名,根本不可能代表南非參加奧運,不過2014年再婚斯洛伐克籍的Martina Stofanikova(瑪蒂娜‧史托凡妮可娃),加上妻子的表哥Rastislav Antal(拉斯提斯拉夫‧安塔爾)剛好是如今斯洛伐克高協的理事長,就這樣而獲得斯洛伐克的公民。

顯然,斯洛伐克有不少優秀的滑雪和網球選手,就是沒有高爾夫,說是沙漠也不為過,但隨著沙巴提尼入籍,2019年起的美巡賽計分榜常常可以看到該國的國旗,並取得東京奧運的代表權。

「我們有討論到斯洛伐克沒人參加奧運,」沙巴提尼在拿下銀牌後說道:「我們希望把它當作跳板,看能不能在斯洛伐克吸引更多人投入高爾夫運動,特別是青少年選手。」

「我還是很驕傲能夠代表斯洛伐克,並看到國旗飛揚,這不是言語所能形容。我想參加奧運是一趟美妙的經驗,真的非常感恩。」

儘管在東京奧運威風八面,沙巴提尼接下來卻要面臨美巡賽的保卡之戰,他來到東京前連吞四場淘汰,本季至今出賽二十四場有一半未能晉級,暫居聯邦快遞盃積分榜一百三十八名,不過生涯累積35,193,189美元,排名二十九,手上至少還保有這道「免死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