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跑者的成功?享受跑步,為趣味而跑

·4 分鐘 (閱讀時間)
image

一旦開始跑,我就覺得好多了,跑步對我而言是有趣的事,鮑伯.格婁弗曾這樣描述我︰「也許他在某方面占有優勢,超越我們所有的人,他在跑步中看到而且享受到一種與生俱來的美感,這是我們許多人在追逐速度時所忽略的。狄克花三十分鍾來暖身,然後到達某個巔搴,是我們任何一位平凡人無法企及的 。」


我不太懂有關「平凡人」是哪部分,不過他倒是對我在運動方面提出一個很好的看法,如果我雙腿健全,可能不會是個優秀的長距離跑者,在高中時我短跑還不錯,在新鮮人綜合隊中跑過,但我太矮胖不適合胞長距離,頂尖的馬拉松選手通常是看起來瘦長,有稜有角,好像都是骨頭,即使在我較年輕時,我重一百六十五磅,仍比多數頂尖的男性馬拉松選手重三十磅,更何況只有一條腿,是更別妄想能在百分之九十的參賽者之前完成賽程。 沒有天分和頂尖選手競爭的壞處是︰永遠不會贏得紐約市馬拉松賽冠軍,好處是可自由自在地享受這種運動 。頂尖的胞者就像是高爾夫球員中的精英分子,他們享受競爭和勝利,如果他們必須和一般人競爭,多數人也許會放棄,因為他們並不喜歡只是出去和完成比賽。跑步在這方面殺傷力特別大,因為你只能停留在巔峰很短的時間,馬拉松對身體的傷害特別大,特別是長時期大量消耗體能,很少人能在巔搴持續個幾年,這也是為什麼葛瑞特.魏茲會如此不平凡,她是位挪威跑者,長達十年以上一直保持頂尖水準。


要維持在巔峰的訓練是種長期持續的折磨。即使你盡全力訓練,頂多也只能在一年的巔峰狀況下跑二、三個馬拉松,所以真正參加比賽時,就告訴自己一定要百分之百還要好,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在短跑比賽中,世界上最快的人幾乎每次都獲勝,即使他不過比第二名快了百分之一秒,但在馬拉松,就不可能是這樣,因為在這漫長的二十六點二哩中有太多事可能出錯,多數頂尖跑者都常常失敗,想想看奧林匹克的馬拉松賽,約有一百二十名跑者——都是各國的精英,也許半數的人希望能擠進前十名,但不見得辦得到,結果他們覺得自己失敗,並不是因為真失敗了,而是因為他們末能達到自己不合理的期望,他們把自己逼得半死,強求成功,這一點也不好玩,當他們結束職業生涯,通常再也不會親近該項運動。


一般中等的跑者有較多成功機會,勝利可包括許多種︰締造一項新個人紀錄,或擊敗某位跑者,或在某個固定時間內完成,甚至完成賽程就是成功。若是覺得不舒服也不必全力去跑,即使未能達到自己的目標,那也無妨,知道那又不是你的專長,也不會因此失去金錢,也不會像工作似的影響生活。所以任何娛樂取向的跑者都能享受比賽,職業選手卻從未能自運動中得到真正的快樂。同樣情形也出現在多數的訓練活動中,就拿我自己來說,訓練是走到公園享受美景和空氣的機會,還可以花三小時和其他跑者聊天,如果要我把它當作職業般去做,我辦不到;那樣我將無法為趣味而跑。

image

本文選自 足智出版《超級跑者:最後的也能跑第一》一書。「我堅信跑步對殘疾者來說,絕對比現代醫學還可以做得更多。」 作者狄克.朝姆在24歲時發生一場意外失去了一條腿,然而他個性樂觀積極,於1976年完成紐約馬拉松,成為第一位以義肢完成此賽事的運動員。還於1983年創辦「阿契利斯路跑俱樂部」幫助殘障人士參與跑步運動、擴展他們的視野。他說:「我從未變得更快,但我能幫助其他人。」 本書記載了他的跑步歷程,透過跑步得來的人生哲學,跑出每一場勝利。

◎延伸閱讀:跑步帶給我從內到外的美好改變與感動

◎更多運動資訊請見:慢跑俱樂部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