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奧古斯塔「阿門角」,全國花園「阿彌陀佛」

·4 分鐘 (閱讀時間)
【專欄】奧古斯塔「阿門角」,全國花園「阿彌陀佛」
【專欄】奧古斯塔「阿門角」,全國花園「阿彌陀佛」

2020年十一月的84th The Masters Tournament(第八十四屆美國名人賽)球場美景依舊,只是少了現場觀眾幾萬人,比賽氣氛略顯淡薄。現任球王Dustin Johnson(達斯汀‧強森)以低於標準二十桿的兩百六十八桿,打破賽史奪冠記錄,強森首度披上代表冠軍榮耀的綠夾克,不過新聞熱度似乎比不上超級球星「老虎」Tiger Woods(老虎‧伍茲)在Amen Corner(阿門角)發生的「老虎慘案」。

所謂「阿門角」是位於Augusta National Country Club(奧古斯塔鄉村俱樂部)最著名的危險地區,指的是後九洞的第十一、第十二和第十三洞,標準桿分別為四、三和五桿,Rae’ s Creek(雷伊溪)常常吞噬著選手的失擊球,由1958年高爾夫作家Herbert Warren Wind(赫伯特‧瓦倫‧溫德)在運動畫刊的文章所提出,他認為選手在面對這三洞必須要有天助,才能安然渡過險境,後來成為廣為人知的名詞。

每隔幾年,總是會有名將在惡名昭彰的阿門角受到重創,2020年噩運降臨五度奪冠的伍茲身上,所幸最後無關爭冠,單洞爆出十桿的殺傷力也就沒有那麼大。

六屆冠軍得主「金熊」Jack Nicklaus(傑克‧尼克勞斯)認為150碼左右的第十二洞,才是阿門角最難打的一洞,果嶺狹長,前方流經雷伊溪,周邊三個沙坑防衛,只要不慎下水,基本上就是雙柏忌起跳。

2016年四月的戰況令人記憶猶新,老虎在Brooks Koepka(布魯克斯‧柯普卡)、Francesco Molinari(法蘭契斯柯‧墨利納瑞)、Tony Finau(湯尼‧費諾)等競爭者相繼掉進雷伊溪,終場以一桿之差贏得睽違將近十一年的四大賽冠軍,不過今年上演老虎受難記,週日在第十二洞因誤判風勢而開球下水,拋球後又下水,接著在無法正常站位的情況下,把沙坑救球打回水裡,導致出現單洞十桿的慘案。

儘管如此,伍茲並沒有被這一洞給打爆,伍茲展現出其驚人的心理素質,快速調整後在隨後的第十三、第十五、第十六、第十七、第十八洞抓下五隻小鳥,最終以總成績低於標準一桿,並列第三十八名。

跟奧古斯塔一樣擁有遍開的百花美景,位於台灣苗栗苑裡的全國花園鄉村俱樂部的「阿彌陀佛」收尾四洞,跟舉辦奧古斯塔的阿門角三洞相似,扮演著影響賽局的關鍵因素。

全國花園鄉村俱樂部於2011年開始接辦職業高球賽,從台巡賽、亞巡ADT、女子台巡,2017年更接辦中台灣首場亞洲高爾夫巡迴賽,透過這些職業賽事,全國花園球場的優質球道、快速果嶺,獲得國內外職業選手的好評,也讓全國花園高爾夫球場贏得「中台灣頂級球場」美譽。

全國花園球場變身職業錦標賽球場後,球道保持寬闊無比的特色,不過,刁鑽的果嶺,則令身經百戰的普羅們,都傷透腦筋,從第十五洞起到第十八洞,收尾四洞的球道總長度為1,789碼。

第十五洞426碼,開球考驗你的控球能力,天堂、地獄僅差一線。安全的打法是打球打到正面的220碼處,然後再接一枝長鐵、或是球道混血桿把球送上果嶺,業餘球友可以選擇三桿上果嶺,因為果嶺前的山谷已經吞噬不少挑戰者的小白球。果嶺略呈碗狀,右後方起伏較大,由右向左的推桿轉折大。

第十六洞球道長度號稱有523碼,地形由高往低,讓長打者有機會在這裡抓到老鷹、賺到博蒂,這一洞的關鍵在於第二桿,長打者有兩桿上果嶺的機會,對於一般球友則分兩桿打、走安全的路,才是讓小白球回家的最好選擇。2020年重新塑型啟用的果嶺,獲得好評,下坡推桿速度快。

第十七洞,長度448碼加上大上坡,兩桿得有480碼的實力,才有Par On的機會。第十七洞是令人氣喘的上坡洞,果嶺呈長條狀與球道平行,應避免較困難的回推。第二桿建議拿小一號的球桿,放輕鬆打,這樣比較能打到心目中的理想位置。

決定輸贏的第十八洞是平緩上坡的右彎洞,以花圃和第九洞相鄰。第一桿落球點右側有沙坑及草坑,長打者可直線攻擊,果嶺面積相當大PAR ON是不成問題,但是大果嶺的視覺錯覺,容易引起坡度判讀錯誤,尤其是橫向推桿的轉折,通常比想像的還要大上許多。

對於一般球友,第十七、十八連續兩洞,都是又長、又遠的大爬坡四桿洞,走上來都已經很吃力了,何況還得打上來,想在這兩洞抓鳥、打平標準桿,真的得唸一唸「阿彌陀佛」求神保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