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世界足球 總有留憾

AL RAYYAN, QATAR - DECEMBER 09: Neymar of Brazil in action during the FIFA World Cup Qatar 2022 quarter final match between Croatia and Brazil at Education City Stadium on December 9, 2022 in Al Rayyan, Qatar. (Photo by Visionhaus/Getty Images)
Neymar (Photo by Visionhaus/Getty Images)

文:丹心

巴西和葡萄牙八強止步是令人婉惜的。巴西防線缺乏頂級後起之秀,讓38歲的Thiago Silva苦苦支撐中路,39歲的Dani Alves在右後衛的位置上接班乏人,中場缺少了如Modric或Kevin De Bruyne之類的核心,讓Neymar需要以一己之力獨闖龍潭,即使他在八強延長賽中直搗黃龍建功,全隊一時不集中就讓克軍絕處逢生。

葡萄牙在出戰八強前,在4仗踢進11球。時任總教練Fernando Santos在大勝瑞士6:1一役中果敢棄用本季表現大幅下滑的Christano Ronaldo,取而代之的Goncalo Ramos大演帽子戲法,讓人憧憬他們奪冠。

可是從出戰摩洛哥一役可見,鮮有球員可以獨當一面,Bernado Silva無法如在曼城般應付自如,Bruno Fernandes受制於身型和速度所限,總是無法在關鍵時刻為葡軍挺身而出。英格蘭還是無法打破點球魔咒,在八強不敵法國而飲恨。

留下最大的遺憾可能是法國,決賽前闖過最大難關英格蘭後,總教練Didier Deschamps在四強中讓出控球權予不擅主攻的摩洛哥闖進決賽,可是一直受傷兵困擾的法國再遇打擊,數將疑受到呼吸道疾病困擾,即使趕及全部上陣,多人明顯不在狀態,要在戰至70分鐘才出現第一次攻門,當時已落後0:2,然而「準球王」Kylian Mbappe及時回勇攻進兩球。

可惜天意弄人,即使Mbappe個人連中三元,3次主踢十二碼球皆中,卻敵不過神勇的阿根廷門將Damian Martínez,拿下世界盃金靴獎卻仍與大力神盃擦肩而過,黯然神傷。

阿根廷在本屆小組賽出師不利,不敵沙烏地阿拉伯。即使如此,Lionel Messi不如從前般容易沮喪而低頭,也不如以往般只靠盤扭突圍.雖然他年屆35歲,但他願意退後一線,在中場策動反攻,關鍵時刻才挺身而出。

對墨西哥一役的遠射讓身手不凡的Guillermo Ochoa束手就擒,造就曼城新星Julian Alvarez在四強梅開二度,策動決賽中的第二記進球。經過5屆賽事的奮鬥,Messi終憑其豐富經驗、沉著應戰的態度、願意信任和造就隊友的一流領袖風範,令阿根廷自1986年來再度奪得世界盃,也讓Lionel Messi繼球王Diego Maradona後,成為舉世公認的真正球王。

現今足球高位壓迫踢法大行當道,然而年青當打的星級後衛和鋒將不多。關鍵時刻還的依靠老將的睿智。正如71歲的Louis van Gaal仍能憑個人的努力,讓缺乏星味的荷蘭一度簡單直接、以中鋒為傳送目標的踢法和搞盡腦汁設計自由球戰術湊效,一度與最終盟主阿根廷踢成平手。患上前列腺癌的van gaal如Messi一樣,同讓天道酬勤,可以無憾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