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放棄的王建民

好讀出版

即便王建民最死忠的球迷也很難預期,很難相信他有一天會重新站在大聯盟投手丘。這是不是包括我呢?也許是吧,所以在鳳凰城看到他跟隨著皇家客場打春訓賽時,親眼見他在響尾蛇主場的投手丘那一站時,我當時的確當作那是他2016 年春訓的最終戰,隨後他就應該會跟著小聯盟賽程開始移動。


但沒想到賽後,在現場聽到的是王建民可能跟大聯盟球隊移動,那不就代表……其實以他在2016 年春訓球速回春的表現來看,是有機會上到大聯盟,只是沒想到是開季名單,這怎麼不令人驚喜?更驚喜的是我和常富寧,本來這趟美國之旅,除了看春訓比賽,接著下來行程曾考慮要到中部看皇家和大都會,即前一年世界大賽組合的開幕戰,或是到邁阿密看馬林魚的第一戰?結果就路線安排上沿著中部走比較方便,最後就選擇第一方案,沒想到這選擇就見證了最難忘動人的一刻。


因為王建民成為皇家開季二十五人名單的一員。

我們帶著極為喜悅的心情前往堪薩斯城,在這之前雖然皇家總教練一直不願提早公佈二十五人名單,但從種種跡象來看,是八九不離十了,甚至應該說是百分百了。但從鳳凰城到目的地堪薩斯還是經歷一些風波,先是到登機口時飛機已離我們而去,接著是排候補其他班次是一班排過一班,從早上九點總算等到上飛機那刻,已近晚上十點半了,但無論如何人是上飛機了,就等隔天皇家的開幕戰了。

看開幕戰有一兩次的經驗,但屬這一次最特別。


「要不要喝酒?」「會不會打牌?」在皇家主場Kauffman Stadium外面的大廣場外,在開幕戰前早已聚集了數百輛大型卡車或休旅車。大家不約而同都把後車廂打開,折疊椅一擺屁股一坐,人手一瓶啤酒,還有人在烤肉,有人在打牌,hip hop 音樂到處響,這哪裡是大比賽賽前,根本就是歡樂趴吧!當我們路過時,不斷有熱情的球迷坐在折疊椅上問我們要不要同樂,喝酒或打牌?有人問我們從哪裡來?回答是「Taiwan」時,就更熱情了(阿是真的有聽過,還是聽成泰國,呵),總之還沒進到球場先看到這歡樂的氣氛也算是先為接下來的比賽暖暖身吧。

這種活動稱之為tailgate,之前是美式足球的專有名詞,tailgate

party 是美式足球文化的一部份,在球賽開打前,開車到球場附近,打開後車廂或撐起大傘,桌椅一擺、吃食一放,音樂一播,就能開戶外趴了。直至今日在大型棒球賽會前,棒球迷也比照辦理搞起tailgate party 來了,像世界大賽、開幕戰等好不熱鬧。

那我到底喝酒了沒?打牌了沒?

沒有!

我趕著去看王建民。

在飛向堪薩斯之前不是那麼篤定王建民能進二十五人名單,雖說差不多是百分百,但沒有到那一刻誰也說不準,那一刻是何時呢?就是開幕典禮現場介紹主場球隊所有隊職員的那一瞬間。對這一支前一年世界大賽冠軍的隊伍,那是主場球迷何其榮耀的時刻,他們要感謝的自然是去年幫他們爭取榮耀的這群人、至少是主要選手都還留在陣中,少數則是這一年才加入的,王建民就是其中之一,當現場介紹王建民這位新同學時,全場依然給了熱烈的掌聲。但對我們這些台灣來的媒體意義大不相同,那是交雜許多不同感情在其中的,我們見證到一位不被現實擊倒的沙場老兵,不被傷痛所困的勇士,王建民又回大聯盟了!


那一刻真的很感動。

沒想到接著下來在觀眾席和王建民的經紀人張嘉元聊起他這兩年的奮鬥,才有更深層的觸動感。張嘉元提到2015 年王建民獲得勇士隊春訓邀請,但接著在小聯盟表現不甚理想而被釋出。那時對王建民而言是人生最低潮的時候,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往何處去,某天張嘉元打給建仔,說有球可以打,雖是有隊伍可去,但張嘉元不確定王建民會不會答應,因為要準備去的是支獨立聯盟球隊,以王建民過去的顯赫資歷,任何球隊無所謂但至少是要大聯盟體系的,如今卻要委身於獨立聯盟,張嘉元不確定王建民會不會點頭,沒想到建仔聽完之後就回:「我要去!」這讓張嘉元很感動,證明王建民不放棄一直再找回大聯盟的可能。


結束該年球季,張嘉元跟王建民介紹德州棒球學校,一開始王建民是半信半疑的,而且親自前往參觀之後疑惑更深了,因為他只看到一些小朋友在裡頭,而且教導的是並不常見的動作,但或許是這幾年一直在小聯盟打轉,最糟情況也不過如此,試試又何妨,結果也許棒球學校訓

練那一套有用,也許是建仔想回大聯盟的強烈決心,王建民的球速明顯回升了,加上春訓表現精彩而重回久違的開季二十五人名單,寫下另一頁的王建民傳奇。

~本文精選自《曾文誠的私房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