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是球員卻不聊籃球 余純安靠自我認知找出路:不是每個人都是野獸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從七賢國中、松山高中到台灣師大,甚至還入選過亞青和世青國手,SBL九太科技籃球隊的余純安有著一張很漂亮的籃球履歷,但這些經驗並不保證有一條順暢的未來路,他在進入SBL後同樣面臨過轉換心態、角色的過程,看著他的成長,應該可以當成許多籃球員的借鏡。

 國小因為哥哥是校隊成員,自己也有165公分的身高,余純安很自然地被教練找去練球,因此和籃球結緣,他笑著說:「小時候夢想是打NBA,那時候偶像是國王的射手Peja  Stojakovic,所以小時候想當射手,但長大後好像不盡然。」當同學都在玩耍時,他已經開啟了自己的夢想。

雖然國一和國二都沒進入聯賽的名單,讓余純安一度想放棄,好在國中最後一年終於入選,讓他對籃球有了不同想法,離開高雄北上就讀松山高中:「當時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我想證明離開七三一體系一樣可以很好,走出自己的路,」他也沒有辜負當初給自己的目標,不僅在學生聯賽佔有一席之地,還入選青年國手和成為SBL選秀探花。但生涯最大的困境在進入台銀的第二年來到,台銀教練由洪濬正接任,但球員和教練的隔閡持續了兩年:「那時候感覺好像空白了兩年,不管是訓練方式和表現機會都一無所獲,」余純安坦言當初想要放棄這條路,好在就在自己差點踏出那一步時,台銀教練換回了鳥哥(許智超)。

 圖/中華籃協提供

余純安給自己設定進入SBL的目標,那就是三年內要在聯盟站穩腳步、有自己的位子,如今呢?他算是扎實的做到了,也許不是明星球員,不是球迷第一個會想到的球星,但他有很強的功能性和自我認知:「我覺得當一位職業球員必須要有足夠的自我認知,我以前也做不到,但在台銀的兩年低潮我慢慢明瞭,不是全部人都是林志傑和田壘,教練沒有非要用你的原因,」余純安依靠防守和拼勁得到穩定的上場時間,他也透過這些上場機會再增加經驗值,去學習其他技巧,最後慢慢往林志傑和田壘的方向前進。余純安最後給了我一個結論:「很多人只會得分,到了SBL得不了分,因為不會其他能力而離開,反而是一些角色球員因為有其他功能而留著很久。」

對於很多有漂亮的背景的球員來說,常常到了進入SBL會無法放下光環,但余純安有著很清晰的頭腦,對於自己的角色定位有認知,所以在這個競爭的賽場沒有被淘汰,希望余純安持續用拚勁帶給大家精采的表現,從他的故事我了解到,有時候與其什麼都只會一點,不如很認真地把一件事做好,這樣個人的價值將會更明顯。

更多推薦相關文章
黃金世代永不墬 呂政儒開玩笑:後面起不來就是因為我們還在
我會的運動不只一種 斜槓選手的過去 V.S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