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只有一名完賽者,其他人都 DNF! 永無止境、史上最殘酷的超馬賽事!

·3 分鐘 (閱讀時間)

你有聽過一場,只有一人會完賽,其他人都是 DNF 的賽事嗎?


在準備一場賽事時,我們都希望能完賽,不要被 DNF(Did not finish)。然而,有一場賽事,除了第一名會完賽,其他人都將是 DNF。

這場賽事就是位於紐西蘭的一場超馬賽事 “The Riverhead Backyard ReLapse Ultra”,你需要做的就是跑、跑、跑,跑到你是剩下唯一一個還在跑的人。


2021 紐西蘭的這場超馬賽事的 73 位跑者中,最終只有一位會完賽


2021 年 4 月 16 日(五) 位於奧克蘭西北方的「里弗海德森林」(Riverhead Forest),有 73 名跑者在起跑處排隊等著。他們每一個小時必須沿著黏土小徑和碎石路完成 6.7 公里的路段。然後下一個小時,排隊出發完成下一圈,並不斷地重複......。中間許多人開始放棄,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上的筋疲力盡。

經過 30 小時與 200 公里後,現在只剩下兩位「倖存」跑者,一位是新手 Sam Harvey,另一位是紐西蘭最強超馬選手之一的 Chris Bisley。


這場賽事剩下兩位「倖存」跑者。一位是新手 Sam Harvey(左),另一位是紐西蘭最強超馬選手之一的 Chris Bisley(右)


「可憐的混蛋!」一旁的觀眾吼叫著。

「我很抱歉,我讓你失望了!」一位放棄的跑者對著自己說道。

「這太可怕了,但我喜歡。」另一位跑者在 120 公里停下時說道。


「我受夠了!」這句話幾乎是每個結束的人的心聲。

其實這種「最後一人站立」(Last Person Standing)的概念扎根於經濟大蕭條所流行的「舞蹈馬拉松」(the dance marathon),現在,跑步的版本也越來越盛行。


Sam Harvey 在兩趟圈數之間休息。他過去曾經是牧羊人、橄欖球教練,以及志願消防員


4/19(日)凌晨1點之前,Chris Bisley 完成了第 37 圈,他大步走到帳篷里短暫休息。一分鐘過後,Harvey 的頭燈卻亮了起來,這代表他的條理分明開始喪失,經過了 37 小時和將近 250 公里,他的一隻腳終於屈服。

Harvey 到起跑處告訴 Bisley 他已經出局了,並祝他一切順利。45 分鐘後,Bisley 跑完了最後一圈(獲勝者必須比其他人多跑一圈),並大喊著:「我到家了!」


超馬好手 Chris Bisley(左)在完成 38 圈和 255 公里後,最終贏得了今年的比賽!


有句話說:「撐過去,就是你的!」或許之後台灣也可以考慮辦一場這樣的超狂賽事。

如果辦了你會想參加嗎?也歡迎分享你的想法~


圖片來源:Stuff

參考資料:Stuff

*超狂賽事,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