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生涯旅外插曲 黃亭茵:一次磨練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黃亭茵奪冠。(圖/美利達提供)
▲黃亭茵奪冠。(圖/美利達提供)

我國自由車手黃亭茵生涯來到尾聲,談及自己的這些年的經歷,她表示自己真的很多賽事都嘗試過了,因此退役應該也不會留下遺憾了。而談到人生低潮,她認為過去加盟義大利女子職業隊車隊Servetto Footon,應該能算是其一。

黃亭茵2016年在World Tour級別的中國環崇明島多日賽一戰成名,之後也獲得了許多車隊的邀請,但談到加入Servetto Footon的短暫時光,她苦笑的表示「都是過程」,坦言自己確實在國外騎得不適應,但也因此學到很多。

「對自己來說是一次痛苦的磨練。賽程比較密集,幾乎每一個禮拜,都要做8-9個小時的車到其他國家,去過比利時、荷蘭、瑞士、法國,車程真的很長。」黃亭茵表示在職業車隊後勤就沒有在台灣這麼好,選手都是自主訓練比較多,而她一下從團練變成個人訓練也會很迷茫,得要練習去安排自己得課表。

「語言溝通的問題也很大,如果在日本可能還看得懂一些;然後伙食也要自己準備,因為那邊的商店都很早關門,大部分人都是自己做飯,所以我還在那學會了包水餃。」黃亭茵笑說,真的在那邊得到了很多新的生活體驗,也明白一些事情,比如說想要什麼就要自己去爭取,「如果你需要什麼,就要找翻譯去和車隊溝通,要主動一點去講。」

不過整體來說,到異國挑戰的這段時間,其實充滿挫折和各方面的不適應,「假日就是去比賽,你也沒什麼休息時間,就是練習然後比賽這樣。主要他們那裏真的太冷了,有時候中午的時候最高溫只有12度,我自己排9點的訓練,一出門只有7度。這種溫度我騎車真的受不了,比賽有時甚至只有1-2度,還沒熱身熱開就要上了。」這種近乎台灣寒流的溫度,卻看到隊友只穿車衣就上,黃亭茵無奈說的說真的很佩服她們完全不怕冷。

「那時候待的地方比較偏遠,放假如果想去米蘭這種大城市走走的話,你就要搭車,可是去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來。」黃亭茵表示當時沒地陪,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敢亂跑,加上到哪都要花錢,因此也懶得出門,真的沒有外界想得那麼好能遊覽歐洲,「反正就是要學習和孤獨相處,後來我也慢慢習慣了。」

「旅外對我來說是我職業生涯劇本中的外傳,不是一個主軸。我當初加入就是想要維持訓練,讓自己有一個目標。那時候想得很天真,就是去國外比賽和其他國際車手比賽,增加自己的比賽歷練和強度。可是後來去才發現,比想像中難好幾倍,7場世巡賽我摔了5場,沒有一場完賽。有一場完賽,但卻在時間外,就是超時。而且唯獨只有這場我有騎完。那時候膝蓋也受傷,要自己治療;摔車也要自己買藥來擦。其實這些都可以克服,只是太突然了,有一點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

不過這樣的慘痛的經驗,並沒有因此打擊到她的意志,就如同她自己認為的「這只是個插曲」。

在回到台灣後,黃亭茵花了幾個月找到自己訓練的節奏,也藉由團隊幫助慢慢復健養好傷勢。「那時候真的就是專心治療,推掉所有外務,所有朋友和家人的邀約和聚餐一概拒絕,就是復健和消息,讓自己充分休息。這種模式一直到亞運結束,每天都想著要怎麼讓自己變更強。」

雖然外界看起來似乎白走了一回,不過黃亭茵自己卻不這麼認為,她覺得雖然這趟前往歐洲的修行,本不是自己生涯履歷中的主旋律。但走過之後才知道世界之大,以及自己在自由車上還有很多可學習之處。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Albee不忍了!女生秀身材就被罵 怒發「性感照」反擊
明年亞運結束後退休?黃亭茵不把話說死:順其自然
環法賽本周六登場 海格領軍TBV車隊8位高手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