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王者】 90 年代席捲世界的紅色風暴 風光背後不為人知的秘密--馬家軍事件

·12 分鐘 (閱讀時間)

Sport Elite運動王者 是一個關注田徑跑者的頻道,會定期上傳與田徑有關的影片,有興趣的跑友或觀眾歡迎訂閱及分享我的頻道。

曾幾何時世界中長跑是被東方人所壟斷的,在 1993 年中國全國運動會上中國名將 曲雲霞 跟 王軍霞 分別以 3 分 50 秒 46、8 分 6 秒跟 29 分 31 秒打破了當時的女子 1500、3000 及 10000 公尺的世界紀錄,隨後曲雲霞也在同年的世界田徑錦標賽獲得 3000 公尺金牌,而王軍霞更在 1996 年美國亞特蘭大奧運拿下了 5000 公尺金牌跟 10000 公尺銀牌!

而這卻只是她們成就的其中一部分,放到至今不少非洲名將也難以相比,她們打破了當時由歐美跑者壟斷的長跑世界,再加上她們的東方面孔,在當時可說是西方媒體鎂光燈捕捉的焦點,不禁令人對她們的訓練跟出身產生好奇,今天這篇文章就會為大家解答這個問題。

中國「馬家軍」的名將曲雲霞(左)跟王軍霞(右)打破了當時由歐美跑者壟斷的長跑世界,再加上其東方面孔,在當時是西方媒體鎂光燈捕捉的焦點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馬家軍的崛起

「馬家軍」是遼寧中長跑的一個省隊,教練是馬俊仁,其中最優秀的有四名隊員,王軍霞、曲雲霞、劉東、張林麗等人,由於在 1991-1994 年間頻頻在世界大賽上取得優異成績,加上教練姓馬,所以被稱為「馬家軍」。

在 1988 年馬俊仁開始擔任遼寧省田徑隊女子中長跑組教練,其作風是非常嚴厲的,除了對隊員們的紀律非常嚴謹外,訓練課表也同樣嚴酷,例如每天四十公里的訓練量,而且是每週七天,一年扣除比賽日外有十個半月都是這樣訓練,如果再加上比賽的話其實一年幾乎沒有休息日。

「馬家軍」是遼寧中長跑的一個省隊,由於在 1991-1994 年間頻頻在世界大賽上取得優異成績,加上教練姓馬,所以被稱為「馬家軍」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紅遍全世界

1992-1994 年是「馬家軍」最輝煌的時期,首先張林麗、劉東及王軍霞分別取得 1992 年世界青年田徑錦標賽 1500、3000 及 10000 公尺冠軍,曲雲霞獲得 1992 年巴塞隆納奧運 1500 公尺銅牌,其中在 1993 年是她們紅遍世界的時期。

在 1993 年德國斯圖加特舉行的世界田徑錦標賽上「馬家軍」包攬 1500、3000 及 10000 公尺的金牌,其中 3000 公尺前三名更全都是馬家軍的成員,這對於西方世界來說無疑是非常大的沖擊,因為世界田徑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些事。

1992-1994 年是「馬家軍」最輝煌的時期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而在同年的全運會上,馬家軍共創下了三個世界紀錄跟一個亞洲紀錄,當中的 1500 及 10000 公尺在現在也分別排在世界歷代第二跟第四位,其中王軍霞 8 分 6 秒的 3000 公尺世界紀錄至今仍未被打破,在這屆全運會上中長跑項目從 800 到 10000 公尺總共 12 面獎牌有 11 面都被馬家軍拿下。

消息很快就傳遍世界,甚至引來了德國及英國的記者到中國實地拍攝跟紀錄馬家軍,其中記者跟隨馬家軍的一次三十公里訓練中,王軍霞在最後十公里竟然跑出了 32 分 50 秒的驚人時間,在場的記者都感到驚歎不已,而且王軍霞每天這麼大的訓練量卻幾乎沒有出現任何傷病。

1993 年的全運會,馬家軍共創下了三個世界紀錄跟一個亞洲紀錄,引來德國及英國的記者到中國實地拍攝跟紀錄馬家軍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馬俊仁對外說是自己獨特的恢復手段所以令馬家軍成員能從這麼大的訓練量中恢復,例如在飲食中加入人蔘、甲魚、雞、阿膠及各種中草藥等,而且他還懂得一些醫療技術幫隊員們按摩,令不少人稱馬俊仁既是個教練、科學家而且還是個醫生,加上他旗下的馬家軍為中國爭光,所以馬俊仁在當時可說是受中國人民愛戴的人。


禁藥疑雲與內部分裂

馬家軍的輝煌一直持續到 1994 年廣島亞運後開始衰落,雖然依舊壟斷中長跑項目,但時間卻比隊員們的最佳相差甚遠,甚至在 1994 年底王軍霞等十幾名馬家軍主力隊員集體向馬俊仁遞辭職信,當時普遍中國人民都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然而在數個月後的全國錦標賽馬家軍的隊員慘敗,不禁令外界產生懷疑,儘管離開了馬俊仁的指導,但馬家軍的隊員每個都是世界頂尖的選手,為何會在一場全國比賽上輸掉呢?顯然馬家軍是有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加上外界都紛紛指責馬家軍背叛馬俊仁,為了還自己一個清白,所以隊員們向一名記者揭露事情內幕。

1994 年底王軍霞等十幾名馬家軍主力隊員集體向馬俊仁遞辭職信,當時普遍中國人民都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其實馬俊仁早在 1988-1989 年時已有對他的隊員使用禁藥,由於當時世界體育界對藥物並沒有很嚴格的管制,也沒有明確標準說不能使用哪些藥物,所以世界不少國家的運動員都有使用藥物來協助提高成績,就連世界反興奮劑組織也在 1999 年才成立。

鑑於上述的歷史背景,所以當時的運動員並沒有對興奮劑有很大的概念,但馬俊仁卻是用效用跟副作用同樣大的促紅細胞生成素(簡稱 EPO),並大量的用在女隊員上,而 EPO 卻是以前給上戰場的戰士們使用,讓他們即使中槍也不會有感覺,但對於女性來說,副作用會令她們停經、出現男性性徵及影響生育等等。

馬俊仁早在 1988-1989 年時已有對他的隊員使用禁藥,而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在 1999 年才成立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每次藥檢時都用各種方法逃避,其中一次最驚險的情況是國際田聯突擊到中國進行藥檢,當時驗尿就會馬上被測出來,於是馬俊仁趕緊叫隊員停藥,並利用利尿手段加緊排泄,同時服用干擾藥物。之後叫隊員們在一個小樓裡躲藏四天,並說:「如果出了事要自己負責,我(馬俊仁)是不會負責任的。」由於這樣一連串恐慌的經歷,再加上女隊員們長期服用藥物嚴重損害身體健康,於是不想再這樣下去的隊員們萌生了退隊的念頭。

儘管已經向記者披露內幕,但根本沒有人相信她們的話,這不但對於當時如日中天的馬俊仁沒有絲毫影響,反而徹底得罪了他,在訓練時還處處遭到排擠,面對當時社會的輿論壓力跟不斷被人騷擾,這十多名運動員的運動生涯也在此時全都走下坡,而只有一人無懼打壓,繼續自己的長跑之路--她就是「東方神鹿 」王軍霞。

遞辭呈的十多名前馬家軍運動成員在向記者披露內幕後,面對當時社會的輿論壓力跟不斷被人騷擾,只有一人無懼打壓,繼續自己的長跑之路,那就是「東方神鹿 」王軍霞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離開馬家軍之後的「東方神鹿 」

馬家軍當中最出色的王軍霞是唯一抵住壓力勇往直前的人,儘管已離開隊伍,但她依舊保持訓練,因為隔年就是四年一度的奧運年。而幸好的是在半年後王軍霞遇到了她的貴人 毛德鎮 教練,他做了各種措施來保護王軍霞,例如在王軍霞訓練時都會安排男運動員在身邊,親自監督王軍霞所喝的湯藥及食物,以防有小人在裡面做了手腳, 就這樣一直膽戰心驚備戰持續到亞特蘭大奧運。

不過由於長年大量訓練再加上生活中各種恐慌壓力,令王軍霞的身體到奧運前夕開始崩潰,不斷腹瀉,幾乎完成不到訓練,當時她參加了 5000 跟 10000 公尺,各自都有預賽,連決賽加起來她總共要比四場,而且賽程非常緊密,連續四天都有比賽,沒有一天休息日,比完兩場預賽後她已覺得身體快承受不了。由於身體狀況實在不佳,所以教練就提議放棄其中一項來保住另外一項,但王軍霞卻想兩場都比,畢竟難得來到奧運會就想要試一試。

王軍霞(左)儘管已離開隊伍依舊保持訓練,並遇到了她的貴人毛德鎮(右)教練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首先是 5000 公尺決賽,王軍霞的對手有肯亞名將 Pauline Konga 以及後來創下了 2 小時 15 分 25 秒、15 年無人打破的馬拉松紀錄的英國跑者 Paula Radcliffe,儘管跑的時候是天旋地轉、狀態不佳,但身為當時的 10000 及 3000 公尺世界紀錄保持者證明她的實力是高於其他選手,尤其她已經歷了過去幾年魔鬼式訓練,並且不能讓騷擾她的人得逞,所以她的爭勝心絕對是最高的。

她也不負眾望,在最後兩圈時已拋離其他對手,最後獨自帶出,以 14 分 59 秒完賽並收穫人生第一面奧運金牌,成為中國首位獲奧運金牌的長跑運動員!她賽後採訪時說到其實最後一百公尺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如果對手距離她再近一點而且加速的話,她不可能有力氣加,所以她覺得自己非常幸運。

王軍霞(右)在 1966 年亞特蘭大奧運以 14 分 59 秒收穫人生第一面奧運金牌,成為中國首位獲奧運金牌的長跑運動員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拿下這面金牌後雖然令她的信心大增,但卻因過度疲勞關係而令她非常頭痛,一天後是她奧運的 10000 公尺比賽,這也是她人生最後一場世界大賽,不過這場比賽並沒有 5000 公尺那麼順利,她剛起步已經腿軟,只能用意志力去盡量跟,她也說到這場是人生跑過最糢糊的 10000 公尺,怎麼開始跟結束也不太記得。

結果最後 5000 公尺很幸運沒有發生的事卻在這場 10000 公尺發生了,葡萄牙正值最巔峰的選手 Fernanda Ribeiro 最後直道反超,而為甚麼說 Ribeiro 巔峰呢?因為她所有個人最佳幾乎都是在 1996 年創下的。

最後王軍霞遺憾地獲得一面銀牌,不過之後她提到當時的狀態根本連完賽都很難,所以能拿下獎牌真是超額完成。就這樣她在奧運取得一金一銀的輝煌成就為中國女子中長跑創下了光輝的一頁。

王軍霞在奧運取得一金一銀的輝煌成就,為中國女子中長跑創下了光輝的一頁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正常來說,獲得輝煌成就的王軍霞回國後應該能獲得英雄式的待遇,但這些事並沒有發生,因為當時的第二代馬家軍已經崛起了,馬俊仁表示要跑好悉尼奧運、雅典奧運甚至是北京奧運,對於講求奪牌數量的奧運來說,中長跑項目一個人最多只能拿三面獎牌,所以保一個團隊的重要性遠比一個人大,面對這樣不公平的待遇王軍霞也在 23 歲的黃金時期就退役。

之後的第二代、第三代馬家軍雖然也曾經打破五千米的世界紀錄,但大多都是在國內比賽很厲害、國際大賽就沒有很大成績,所以有「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說法。2000 年因科技發達而檢驗出新一代馬家軍使用禁藥,令隊員們頻頻禁賽,馬家軍從此殞落。

王軍霞獲得輝煌成就回國後並沒有獲得英雄式的待遇,並在 23 歲的黃金時期退役
(截圖:Sport Elite運動王者)


總結

雖然馬家軍是一支爭議不斷的隊伍,而馬俊仁的訓練手法又過於殘酷,但不可否認的是第一代馬家軍的成就在當時是空前的。在 1992-1994 年間的世界大賽基本上都是由馬家軍包攬前三名、世界紀錄都是她們的。其中最出色的王軍霞更在 2012 年被選入國際田聯名人堂,是亞洲首位入選的田徑運動員,甚至有「東方神鹿」之稱。

不過最大的問題還未解答,為甚麼使用禁藥的馬家軍的成績會被納入為正式的世界紀錄呢?是由於當時的部分世界大賽並不是由國際田徑總會舉辦,有興奮劑檢驗但並不嚴謹,手法也落後,所以從來沒有證據顯示她們的藥檢有問題,因此紀錄還是有效的。因此時至今日,王軍霞仍然是 3000 公尺的女子世界紀錄保持者。


Ι 精彩完整影片

(影片出處:Sport Elite運動王者)


責任編輯:Joanna

【本篇授權轉載自 Sport Elite運動王者,原影片出處:《【事件】 90年代席捲世界的紅色風暴 風光的背後卻是 不為人知的秘密 馬家軍事件 | Sport Elite 運動王者》】

*跑步大事,盡在運動筆記